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799章 林中的异响
    祝烽和他一起往下走去。

    而坐在那边帷幄当中休息的凤姝,一看到他们两下来,也立刻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先走到他们面前,对着他们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祝烽好像对了她说了一句什么话,那凤姝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又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,三个人一起走到了赛道上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其中两个是高大英俊的男子,中间是一个美艳动人,却毫不柔弱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一幅画面显得格外的养眼,很多人都忍不住赞叹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三个人一起翻身上马,利落矫健的身手,南烟有点羡慕。

    忍不住伸手摸着自己高高突起的肚子,不由自主的想,如果没有怀孕,是不是自己也可以这样呢?

    应该也不行。

    凤姝的骑术是真的很厉害,连叶诤都赶不上她。

    而自己,也就是在去倓国的那段时间练习了一下,并没有真正的卓越的骑术,可能,刚刚连一场比赛都赢不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刻,全场所有的人都注视着赛道上的三个人,他们所骑的马,也仍旧是他们之前参加比赛的时候骑的那匹马,南烟才发现,虽然凤姝身形最娇小,但她的马,却是最高大的。

    听着司令官让他们准备的声音,三个人都俯下身去。

    双手,紧握着缰绳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变得有些紧张,好像连风声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的人也都屏住呼吸,看着这一刻的时候,司令官一声令下——

    开始!

    就看见三匹马如同离弦的箭一般,飞快的从起点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烟忽的一下就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,睁大眼睛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三个人,完全齐头并进。

    当然,从一开始出发的时候,齐头并进是很常见的事,因为马匹的爆发力往往是在跑了一段路之后才会显现出来,持久力也是在后面才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一般开始的时候,大家都是很难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可是渐渐的,在跑了一段之后,两边的两匹马,明显的开始往前蹿,而凤姝在中间,又有些落后,几乎落后了半个身位。

    这跟她之前的那一场比赛,几乎一样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祝烽和阿日斯兰,并不像之前那两个参赛者一样去夹击她,他们两只是一直策马向前,在感觉到身边的那个人慢慢的落后了一点之后,两个人都朝中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看到的,也就是彼此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两个人的目光相交,好像在空中,都击出了火花一般。

    再回过头去,看向前方,两个人都扬起了手中的马鞭,在空中甩开,啪啪的声音刺激得座下的骏马更加奋力的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越跑越远,但南烟已经隐隐的看到,凤姝落后了将近一个马身的位置。

    然后,在扬起的一片雪尘当中,他们越过了那条干涸的河流。

    南烟道:“他们——”

    冉小玉还勉强能看到远处的情形,轻声说道:“他们,进了那片树林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的呼吸不由得一紧。

    这一下,谁都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甚至,在雪尘慢慢散去的时候,连凤姝的身影,也消失在了桦树林中。

    |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天色已经有点暗了。

    桦树林中的光线,要比外面还更暗得多,黄灿灿的树叶落在地上,加上积雪,马蹄一踩上去,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速度,自然也就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阿日斯兰小心的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在草原上,从来都是一马平川,很少看到这样的树林,这样的地方,也的确很大的限制了他在速度上的优势。

    而旗杆——

    在这样的密林里,要找到一根旗杆,完全靠眼力。

    偏偏现在,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,加上到处都是树木,更让他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看了周围这一片,确定没有什么旗杆。

    他便策马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祝烽也减缓了马的速度,慢慢的在林中穿行着。

    他和阿日斯兰几乎同时冲进桦树林的,但是,这里面树木林立,为了避免撞到树上,两个人都调开了方向,等再回头的时候,就已经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只能隐隐的听到林中,传来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再走一会儿,就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祝烽也并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知道,让部下将那根旗杆安置在何处,所以,他勒着缰绳,策马在林中小跑着,四下望去。

    暮色降临,周围那些树木,隐隐的看着,就好像无数的人影在晃动。

    他策马,朝着林中的深处踱去。

    马蹄踩在几乎及膝的落叶当中,每走一步都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往林中深处走了一段路之后,祝烽突然勒住缰绳,让马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立刻,那沙沙的声音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整个桦树林中,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眉心,却慢慢的出现了一道悬针纹。

    从几乎懂事以来,他就拥有着如同野兽一般的敏锐觉察力,这个时候,他突然感觉到,林中好像有人。

    不由得抬起头来,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当然,茂密的树林挡住了他的视线,但他知道,这一片桦树林背后,是一片高山。

    高山的背面,是陡峭的悬崖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地方,几乎是不可能进入其他的人的。

    但是,刚刚那一瞬间,他却好像在周围,感觉到了别人的注视,甚至在自己的马匹停下的一瞬间,听到了别的动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低头看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地方常年没有人来,所以落叶堆积得很厚,加上昨晚刚下了雪,没有人清扫,周围都能看到积雪。

    可是,前面这一段,积雪和落叶的中间,却出现了一道浅浅的沟壑。

    好像,有人走过。

    祝烽蓦地明白了过来什么,立刻策马向前。

    远远的,视线中仿佛出现了一个彩色的东西,等到走近了一看,果然,是一根旗杆矗立在前方的林中,旗杆上飘扬着五彩的旗帜,正被风吹得猎猎飘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突然也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踏过树叶,停在了祝烽的对面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