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是祝烽!

    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,身上的痛楚一瞬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,就只有滚烫的眼泪,拼命的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阿希格也看到了祝烽。

    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过来,但,又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抬手指着祝烽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似得,发出了一声长笑,而笑声刚出口,一股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在南烟的眼前,化作了一道血雾!

    然后,他整个人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背上,插着一支箭!

    直穿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那些原本护在他前面,要为他挡住朵颜卫的弓箭的侍卫,一看到他竟然被身后的冷箭射中,全都惊呆了,立刻就要冲上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,朵颜卫的弓箭手全都上前一步,齐声大喝!

    那吼声,在山川之间回响,震得江水都微微的激荡了起来,船身也随之摇晃。

    几个人,被这样的声势,硬生生的震慑得不敢再动。

    南烟站在阿希格的身前,低头看着他,却见他的脸上还露出一点冷笑,但眼睛已经看向头顶,好像看到了其他的什么,慢慢的说道:“好心机,好计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便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南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时,祝烽已经从船上跃了下来,重重的踏上了舢板,几步朝着自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船上,还有其他的一些护卫,也都跟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立刻围上来,将南烟团团围住,手中的刀剑对着阿希格的那几个侍卫,他们失去了主人,此刻也就失去了再拼下去的动力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,一时间都不动了。

    祝烽一直走到了南烟的面前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她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也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水雾,在两个人的眼中迷漫着,在南烟的眼中,已经完全的凝结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再浓的雾气,也遮掩不住祝烽通红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盯着南烟,看了很久,说道:“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又传来了几声尖锐的响声,他们下意识的回头一看,是阿黑和阿勿,跟那两个叫甜儿和动人的少女动手,双方原本势均力敌,但这个时候,阿希格的死,明显已经影响到了战局。

    再加上朵颜卫的弓箭手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,一声声的呼喝,仿佛在心头给他们压上的沉重的石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最终,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祝煊拿着扇子,一点一点的敲着自己的掌心,走过去,模样像是一个闲逛过来的富家公子。

    说道:“你们也不要再做困兽之斗了,你们的北蠡王已经死了,再打下去,又是为谁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回过头,看着躺在地上的阿希格的尸体,脸色都变得煞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两当然知道,刚刚阿希格让他们冲上来,是为了吸引祝煊的注意力,然后自己能慢慢的往船上退,事实上,他们作为他麾下一花堂的人,使命也就是保护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他还是死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祝煊又说道:“本王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人,只要你们放下武器,本王也不会为难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在一阵沉默之后,那个阿黑,一双老鼠眼看了看周围,终于明白,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他慢慢的将手中的刀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个阿勿,紧握的拳头,也终于慢慢的松开了。

    祝煊的嘴角微微的一翘,然后说道:“本王也不愿意为难你们,毕竟,都是各为其主。你们先下去,听候发落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挥手,朵颜卫的人便走上来,将他们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押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人的身影走远,祝煊这才转头来,看向岸边的祝烽和司南烟,他慢慢的走了过去,说道:“皇兄。”

    祝烽一双满是血丝的,通红的眼睛,一直盯着南烟,这个时候才抬眼,看向了祝煊。

    祝煊说道:“皇兄的箭法果然还是和过去一样,百发百中,令臣弟佩服。”

    祝烽沉着脸,说道:“老七。”

    “臣弟在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那些话,是谁让你那么说的!”

    南烟听了,也忍不住转头看向祝煊。

    刚刚那些话,真的将她两条腿都吓软了。

    她差一点真的相信,祝煊根本不顾她的死活,就一定要杀了阿希格。

    祝煊立刻笑着说道:“请皇兄恕罪,刚刚臣弟也是为了诓骗这个北蠡王。再说了,臣弟也知道,他就指望着贵妃娘娘做他的人质,哪怕上了船,他也还得过北平城那一关,他不敢杀贵妃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沉着脸,看了他好一会儿,才说道:“今后,不准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在任何时候,因为任何事,朕都不想任何人拿她的性命做赌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你最好记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煊抬头看了祝烽一眼,原本笑容可掬的脸上,笑容慢慢的褪去,露出了严肃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臣弟明白了,请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祝烽又看了他一眼,才说道:“你护驾有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去鹤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祝煊又看了南烟一眼,微笑着说道:“刚刚只是情急之下的胡言乱语,请贵妃不要计较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计较也没用的。

    南烟只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祝煊大概也知道,他们还有话要说,立刻便转身往后面走去,一边走,一边让人将远处的马车赶过来。

    显然,还要护送他们去鹤城。

    周围这一切,又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南烟慢慢的抬起头来看向祝烽,就感觉到眼前黑影一晃,是他伸手过来,轻轻的扶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才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祝烽皱着眉头,又说道:“伤到哪里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还是没有说话,只是抬头看着他,过了很久,才轻声说道:“皇上……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让朕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一路,是追着你留下的东西,才赶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祝烽抬起手来。

    掌心,放着一颗红艳艳的珊瑚珠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