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14章 我们的孩子,没事吧?
    祝烽一把抱住了她,紧张的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抬头望着他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没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在得到了祝烽那一句仿佛是誓约的话语之后,她紧绷了几天的精神,终于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放松,就像是身体里的堤坝坍塌了。

    力气,在那一瞬间流失殆尽,而有一些东西随之狂涌而至,有累,有倦,还有说不出的沉重感,压得她几乎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靠在祝烽的怀里,气息微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祝烽的眼睛都通红了,抱着她用力的喊道:“南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在南烟的视线中,她甚至已经看不到祝烽的样子,只能在模糊中,看到他的轮廓,听到他愤怒的声音,也渐渐的变远了。

    “南烟——!”

    南烟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|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南烟才终于醒过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,就看到了头顶华美的帷幔,金丝银线闪烁着动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有些懵懂,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旁已经传来了冉小玉的声音:“娘娘醒了!”

    南烟转过头去,果然看见她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的祝烽,他坐在椅子里,一只手撑着额头,好像在闭目养神,一听到冉小玉的声音,整个人都从椅子里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立刻走过来:“南烟!”

    一看到他,南烟的脸上直觉的就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,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,还是一直没喝水的缘故,嗓子干得要命,才说了这两个字就干涩得咳嗽了起来,祝烽立刻让冉小玉倒了温水过来。

    自己抱着南烟,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,把水一点一点的喂到她嘴里。

    喝了一点水,南烟清醒多了。

    她的第一个动作,是轻轻的抚向了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然后说道:“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祝烽抱着她,低头看了她好一会儿,才说道:“太医说,你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眨了眨眼睛,这才回想起来,自己在昏迷之前,的确就是被铺天盖地而来的倦怠给压倒的。

    那一路上,马车颠簸,阿希格他们并没有好好的照顾过自己,而自己因为紧张,担心腹中的孩子出事,所以一直精神紧绷,连觉都没怎么睡,还要用全副精力,去抵抗随时涌上来的妊娠反应。

    真的太累了。

    南烟轻轻道:“那我们的孩子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又看了她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把孩子保护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她总算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一旁的冉小玉看到这一幕,悔恨不已,跪下说道:“娘娘,都是奴婢的错,奴婢应该在你身边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南烟这才回头看到她。

    看到她愧疚的样子,南烟急忙说道:“小玉,错不在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天,是我让她去通知外面的人,金楼失窃,才给了阿希格的人可趁之机,这不是你的错。对了——”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来,转头看向祝烽:“东西拿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祝烽点了点头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南烟松了口气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祝烽又抬头看了冉小玉一眼,然后说道:“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得到了皇帝和贵妃的原谅,但冉小玉的心里还是悔恨不已,出了房间,关上房门,她慢慢的坐在门前的台阶上,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低落。

    这时,彤云姑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还带着药香,因为这两天,贵妃昏迷不醒,她和太医一直在积极的为贵妃诊治。

    也几乎是没合过眼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温柔的说道:“小玉,不要自责了,娘娘不是救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都怪我没有保护好她,让她一路上受了这么多的苦,现在还——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的眼中,也流露出了一丝哀伤。

    她柔声说道:“好了,别自责了,这件事也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,只希望贵妃娘娘吉人天相,老天能保佑她,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眼睛通红,轻声说道:“姑姑,贵妃娘娘的孩子……会没事的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被她问得,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才有些干涩的,重复道:“吉人……天相……”

    冉小玉低下头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|

    房间里,司南烟又喝了几口水之后,人更精神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轻声说道:“皇上,那个盒子打开了吗?”

    祝烽看了她一眼,显得面色凝重的说道:“你还有空关心那些有的没的?你为什么不关心关心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”
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阿希格偷那个盒子,他以为盒子里是玉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祝烽的眉毛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玉玺?倓国玉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南烟却又补了一句:“真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祝烽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说道:“如果真的是倓国玉玺,如果真的是被高皇帝得到了,他怎么可能放在一个平时都不来的行宫里,还不派重兵把守,让那些人那么容易就得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话,差不多也就是自己之前跟阿希格说的。

    现在,反倒还要祝烽来跟自己说。

    大概,自己也有点生病了吧,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南烟伸手摸了一下额头,祝烽立刻就说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的?”

    南烟摇了摇头,说道:“倒也不是不舒服,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点饿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字,祝烽才好像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你已经睡了三天了,这三天,只能给你灌一些米汤和稀粥,当然会饿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起身走出去,吩咐外面的人叫厨房送吃的来。

    南烟倒是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自己竟然睡了三天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,这里已经是金楼别苑的益寿堂了,之前她都跟着阿希格到了运河边了,那么远的距离,回来也要一两天啊。

    很快,吃的送来,祝烽扶着她用了一些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人也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,身子还是有点发虚,手脚虽然还是能动,但明显的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南烟试了好几次,都觉得身上软绵绵的,祝烽说道:“好了,你就不要乱动了,御医已经说了,你——你需要好好的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不能再乱跑,更不能再有任何的颠簸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听了,乖乖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次,她自己都觉得是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被阿希格抓到倓国去——且不要说去了倓国之后会怎么样,单说这一路的颠簸,就真的足够要她的命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心里还是挂着那个盒子。

    躺在祝烽的怀里,抬起头来看着他:“皇上,那个盒子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沉了一口气,说道:“打不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高皇帝并没有留下钥匙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阿希格的手下说,好像那个盒子的锁是特制的,如果要强行打开盒子,可能会毁坏里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但,到底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祝烽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既然是放在吴家的金楼别苑的东西,自然是跟吴家有关。否则,高皇帝也不会没有只言片语留下来,钥匙也不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,钥匙已经给了成国公?”

    “若给了,成国公又为什么不打开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下,南烟是真的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一用脑子,就感觉到头昏脑涨,刚刚还觉得精神了一点,但现在,整个人立刻就虚了下去。

    实际上,是体力不行。

    她这一次,真的伤到了元气。

    看着她又是一阵气喘吁吁,祝烽环着她的肩膀,抱着她慢慢的躺回到床上,说道:“你就不要再去想那个盒子的事了。朕已经下令,让人去想办法,开启那个盒子。”

    “打开它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引出了这么大的事,不如把那个盒子打开,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。正好,这一次抓起来的人里,有一个人说,他也许能打开那个锁。”

    抓起来的人?

    南烟道:“一花堂的人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好像,是一个叫阿勿的人。”

    南烟眨了眨眼睛,立刻想起了那个沉默寡言的国字脸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他会开这种锁?

    祝烽又说道:“不过,还是需要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喃喃的道:“也许,能够打开这个盒子的锁,他也就能打开高皇帝留下的,那一把锁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南烟之前就有感觉,祝烽对金楼中的那个盒子,实际上并不关心,因为早就知道,高皇帝留下的,是跟吴家有关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,高皇帝一定在另外的地方,还锁了其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祝烽真正想要打开的,是其他的地方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其实很想问。

    但是,高皇帝留下来的锁,不用问,也知道,是刻在祝烽心上的伤。

    她又怎么能去再把他的伤口撕开呢?

    祝烽过了好一会儿,低头看着她,看到她的目光微微闪烁,轻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事。”

    南烟摇摇头,靠进了他怀里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