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19章 你的母亲,不是倓国人
    南烟有些好奇的看着他:“母后也没有教过皇上吗?”

    她说的母后,当然是指先陈皇后。

    不管是在皇族,还是在平民之家,饭都是要吃的,做母亲的,自然也要教给自己的小孩吃到鱼的时候要拨刺,吃到辣的时候要喝醋。

    可是祝烽看了她一眼,却沉沉的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南烟有些茫然:“嗯?”

    半晌,听见祝烽有些沉闷的声音:“夜深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伸手将她抱了抱紧。

    南烟感觉到他心情似乎不是太好,便也没有再追问,乖乖的窝进他怀里,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他们是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随之而来的敲门声惊醒的。

    南烟还有些迷茫,而祝烽一听到声音,便立刻从床上弹坐起来,望着门外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了小顺子慌张的声音。:“皇上,贵妃娘娘,司老夫人的情况,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司老夫人四个字,南烟也一下子从混沌的梦境中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猛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正要做起来,却感觉到手臂一软,整个人又塌了下去,幸好祝烽及时伸手护住了她。

    身体怎么还是这么弱?

    她微微喘息了一下,也来不及跟祝烽说什么,便对着门外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顺子大概也不敢乱说,只说:“御医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隐隐感觉到,事情有点严重。

    她急忙起身,粗略的梳洗了一下,便跟祝烽一同赶到了祖母的厢房。

    一走进去,就看见两个御医已经站在床头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正把一根银针从祖母的头上抽出来。

    南烟急忙走过去:“祖母!”

    两个御医紧张得脸色发白,回头一看,倒是皇帝和贵妃来了,慌忙跪下请安,祝烽一抬手,便说道:“先说清楚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御医说道:“回皇上的话,微臣今天循例来,为老夫人请脉,就发现她情况不对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脉象微弱,虚不可探。”

    祝烽眉头一皱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两个御医对视一眼,更吓的纷纷抬手擦拭额上的冷汗,竟不敢答话。

    南烟听了他的话,再低头看向老祖母。

    佟玉华的脸色也是苍白,甚至在苍白中透着一种青灰,就好像——

    好像,死人的脸。

    只这样一想,她立刻颤抖了一下,用力的甩了一下头,像是想要把这种不安的想法,远远的抛在脑后。

    不,不会的。

    祖母不会的,她还会健健康康的活下去,不会就在这个时候——

    见两个御医不回话,祝烽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司老夫人到底得了什么病?你们说清楚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:“皇上,司老夫人她,她无病……”

    无病!?

    这两个字,让南烟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若是有病,还可以治,病治好了,人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若没有病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他们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南烟也有点急了,她忍耐着小腹传来的阵阵隐痛,俯下身去,轻声说道:“祖母,祖母你怎么样?你跟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在她一声比一声亲却一声比一声颤抖的厉害的呼唤声中,佟玉华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那双混沌的眼珠好像看不到东西,茫然的往上望了很久,才慢慢的聚焦到了南烟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南烟?”

    她虚弱的声音好像风中残烛:“是我的南烟吗?”

    “祖母,是我。”

    南烟急切的握住了她的双手:“祖母你怎么样了?好一点了没有?”

    佟玉华有些茫然的望了她一会儿。

    苍老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点微笑,虚弱的说道:“我好,看着你好好的,我也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南烟更是难过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佟玉华虽然病得糊涂,但心里对孙女的爱,却始终半分未减。

    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哀哀的叫着她,眼泪已经忍不住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一滴泪水,啪嗒一声,滴落在佟玉华满是皱纹的脸上。

    佟玉华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又慢慢的抬手摸向了她已经被泪水润湿的脸颊,微笑着道:“哎,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说哭就哭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是贵妃娘娘了,不能再随便哭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她明白,这个时候的佟玉华是清醒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年来,佟玉华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,她突然在这个时候这样清醒,是否代表着——

    想到这里,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外涌。

    祝烽在旁边听着这些话,仿佛也明白过来,他慢慢的走到床边,一只手抚在南烟的肩上,像是在给她力量。

    这是佟玉华也看到了他,轻声说道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司老夫人,你有什么要跟朕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,”佟玉华的脸上浮着一点笑容,轻轻说道:“老生这个孙女儿,从小吃了不少苦,望陛下多疼她些,她是个好姑娘,又善良,又温柔。”

    祝烽沉沉的道:“朕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朕会的。”

    佟玉华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然后她又转向了南烟,这个时候的南烟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明明身体就已经很虚弱,但这个时候,她完全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佟玉华道:“南烟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孙女儿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前些日子你去倓国,是去找你娘去了是吗?”

    南烟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时候,佟玉华突然说起这个来,但她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佟玉华叹了口气:“为什么要去找呢?都这么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从小就没有娘,我想找到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佟玉华长长的叹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我也知道你心里苦,可是找归找,你不要被人骗了。”

    被人骗?

    南烟听着这话,心里咯噔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祝烽一眼,而祝烽也皱起了眉头,立刻吩咐道:“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立刻,房中的御医和其他服侍的人全都退了出去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南烟哽咽着道:“祖母,你为什么说我被人骗?”

    佟玉华长长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的母亲又不是倓国人,为什么你要去倓国找母亲呢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