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南烟凄然一笑:“若我没有听到,皇上还要瞒我多久?”

    祝烽的脸上透出了一丝难过。

    他很少有这样的神情,哪怕再难过的时候,他的脸上也不会有难过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样,就知道他的内心是真的煎熬。

    而南烟也才知道这些日子,他只怕每看自己一眼,都是这样煎熬过来的。

    原来,阿希格劫走自己那一路,自己就已经受到了很沉重的创伤,虽然不是表面的伤害,但腹中的胎儿,已经受到了很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难怪这些日子,渐渐的感觉不到胎动。

    御医说的,快要停止妊娠了。

    如果一回来就催产,可能孩子还能顺利的生下来,但那个时候自己的身体非常虚弱,只怕熬不过去,祝烽就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身体,所以这些日子一直不让自己乱动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一来,对孩子——

    他是那么的渴求这个孩子啊!

    南烟的眼睛都红了,却对着他一笑,轻声道:“皇上,我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失去了一个亲人,我不能再失去这一个。”

    祝烽抓紧了她的手,沉沉的道:“可朕更不能失去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的眼泪几乎没有停止过,可听到这句话,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这一句话,她觉得,就算真的死了,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于是,她也抓紧了他的手,说道:“就让我任性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我和你一样,期待着这个孩子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撑得下去的!”

    祝烽看着她,这一刻他的心好像在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撕裂一样,而南烟说完那句话,眉头突然一皱,痛苦的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祝烽急忙道:“南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南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身后的御医也不敢再怠慢,急忙上前来说道:“皇上,真的不能再耽搁了。若再不为贵妃娘娘催产,只怕胎儿真的会有危险,而贵妃娘娘也——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,祝烽的脸色苍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南烟痛苦的样子,终于说道:“好,催产!”

    一得到他的允许,两个御医立刻大喊着外面的人,让他们去准备药和银针,还有大量的热水。

    祝烽半蹲在床边,抓紧了南烟的手:“你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南烟痛得气都穿不过来了,却还是对着他说道:“我和孩子,都会没事。”

    等到东西都齐备,御医他们便请祝烽先离开。

    祝烽沉着脸道:“朕要在这里陪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两个御医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南烟大汗淋漓的抬起头来,对祝烽勉强笑道:“皇上太凶了,御医会怕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还是第一次听到人当面说自己凶。

    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南烟道:“皇上出去吧,让他们也自在行事。妾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祝烽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两个御医,终于沉沉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好,朕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退到了门外,御医正要过来关门,他突然又说道:“记着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朕要贵妃安然无恙!”

    御医连连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大门终于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药房那边也已经熬好了药送来,是催产的药,冉小玉端着送到了南烟的嘴边,虽然这个时候,已经难受得连气都穿不过来,可南烟还是咬着牙,将那一碗又腥又苦的药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喝完之后,她对御医道:“听着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要让本宫的孩子安然无恙!”

    那御医一听,心都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,不是跟皇上的交代正好相反吗?

    南烟厉声道:“听到了没有?!”

    那御医只能点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南烟这才松了口气,慢慢的倒回到枕头上。

    热热的汤药喝下去,不一会儿,就让她出了一身的汗,渐渐的,感觉到肚子里一阵动静,好像,有什么东西,开始慢慢的往下压。

    南烟立刻皱起了眉头: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一个御医忙道:“药起效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急忙将银针拿了出来,小心翼翼的对南烟说道:“娘娘忍着些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将银针扎进了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已经很难受了,可是,这个时候,全身仿佛比平时更敏感了一些,银针刺入皮肤的时候,南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种冰冷,和随之而来的刺痛感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吟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门外的祝烽也是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叶诤站在一旁,脸色也显得很紧张,但还是尽力的安慰他:“皇上,不会有事的。皇上先到那边去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朕不坐!朕要在这里陪着她!”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!”

    叶诤虽然平时敢在祝烽面前胡言乱语,可这个时候,事涉贵妃,他也知道,祝烽跟平时不同,便也不再多话。

    只听着房间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就在他无意识的一回头,就看见益寿堂大门外,站着一个纤纤丽影。

    一看就辨认出来,是宁妃。

    叶诤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祝烽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他顺着叶诤的目光往前一看,顿时,脸上浮起了复杂的神情。

    秦若澜远远的看着这一幕,听着益寿堂内传来的一声一声低沉的声音,眉心也微微的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房中,南烟死死的咬着牙。

    头顶上已经扎了好几根针,但这不算什么,因为肚子里那种往下坠的感觉已经越来越重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扯着她的五脏六腑往外拉。

    内脏都要被扯碎了。

    好痛!真的好痛!

    原来生孩子,是这么痛的吗?

    她两只手胡乱的挥舞着,想要抓住什么东西,但什么都抓不住,便反手抓住了身下的床单,用力的拧着。

    耳边,响起了御医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娘娘,你得身上用力,不能在手上用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混沌了好一会儿,有点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,听从御医的指挥,慢慢的在身上用力,随着自己的呼吸,一次一次,那种剧痛好像要从身体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她的发出了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御医大声喊道:“出来了,出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像是给她漆黑的眼前点亮了一点光明,南烟咬紧牙关,全身一挣,就感觉下身猛地松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她整个人都空白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听见冉小玉在耳边说道:“娘娘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她混沌着,慢慢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却见那两个御医,怀里抱着一个裹起来的襁褓,可是,脸上的神情却显得很复杂,甚至有一点惊恐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试探着,轻轻的拍了一下襁褓。

    毫无声息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的祝烽终于按捺不住,猛地推开了门,刚刚,他明明已经听到御医在说“出来了”,可是半天都没有孩子的哭声,也没有让他进来。

    他索性自己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看到他进来,两个御医顿时吓得白了脸,急忙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朕问你们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祝烽看着他们手中的襁褓,急忙就要伸手去抱,可是,那个御医却拼死的后退了一步,说道:“皇上,皇上不能抱,这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的脸色更难看了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御医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这,是个死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南烟睁大了眼睛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喃喃道: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祝烽的心,仿佛也被人扎了一刀。

    他还是一伸手,将那襁褓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里面,是个面目已经非常清晰的婴儿,鼻子,嘴,耳朵,都长得非常的完好。

    可是,他安安静静的,连一点声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两个御医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:“皇上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皇子,他——他是早就胎死腹中了。”

    祝烽踉跄着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而南烟,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哀戚的低吟,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汩汩而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的孩子……为什么……?”

    冉小玉跪坐在南烟的身边,听着她哀戚的哭声和绝望的话语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眼中盈泪。

    自从她怀孕,所有的人,都在期盼着这个孩子的降生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祝烽低头看着孩子,他咬着牙,忍着眼睛一阵一阵的滚烫,慢慢的抬起头来:“南烟。”

    南烟抬起双手,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泪水,又从她的指缝中不断的流淌下来,不一会儿,将枕头都濡湿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放声大悲,痛哭不已的时候,突然,她的哭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却见她两只手慢慢的放下来,脸上又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眉头紧皱,说道: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急忙上前:“南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南烟看着他:“我,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为什么孩子已经生出来了,还疼?

    祝烽急忙道:“快去给她看!”

    两个御医连滚带爬的爬到床前,一查看,也惊了:“皇上,贵妃娘娘怀的是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腹中,还有一个孩子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