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南烟忍不住问道:“国公,这幅画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吴应求走上前来,看到这幅画,脸色似乎也有些微微的凝重,那目光盯着画上的人,好像一下子,回到了很多年前。

    南烟回头看着他:“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应求迟疑了一下,才将心神从画作上抽离了出来,然后勉强笑了一下,说道:“娘娘不知,这幅画并非名家作品,而是老臣的拙作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的手笔?”

    南烟倒是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名家作品,但看得出,笔法纯熟,显然不是一个生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身为朝中重臣的吴应求,还有这样清静的爱好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“国公,这画的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这幅画上所画的,是当年高皇帝与倓国国君谈判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“谈判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吴应求微笑着说道:“当年高皇帝起事,将倓国的势力驱逐出中原,这是最后几次谈判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毕竟跟在祝烽身边这么久,她对当年的战事也有一定的了解。当年高皇帝建国的时候,也是跟倓国打到末期的时候,双方都已经打疲了。

    国内,也出现了其他势力跟他作对。

    如果再打下去,大炎王朝尚在襁褓中,只怕就要毁于一旦,而倓国在中原的失误,也有可能拖垮他在本国的威信。

    所以那个时候,谈的时候要比打的时候多。

    据说,旧长城那一段地域,也是在最后的几次谈判当中,高皇帝放弃,而归于了倓国。

    这一幅画,显然就记录了其中一次谈判的情形。

    没想到吴应求记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南烟轻声说道:“国公当年——”

    吴应求淡淡笑道:“那个时候,老臣不过是一员小将,有幸出席此次谈判会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多年过去了,仍不能忘怀,所以付诸笔墨。”

    南烟笑道:“国公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能够参与到两国谈判的会议中,吴应求当年绝对不可能只是一员小将,况且在祝烽登基之前,高皇帝在位时期,他就是少数几个还能活下来的开国功臣,并且被任命为河南布政使。

    不管他的女儿跟自己闹成什么样,他对自己又做了什么,但至少在建国这件事上,吴应求是立下过汗马功劳的。

    南烟一边想着,又一边上前一步看着画上的人。

    这幅画的中心自然是高皇帝,南烟看着画中的这个人高大威猛,相貌英挺,祝烽与他颇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,都是站在他的身侧或身后。

    突然,南烟的目光聚焦到了其中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他是离高皇帝最近的人,身材修长,容貌俊秀,透着几分书卷气,但又并不显得文弱。

    要知道,能出现在这幅画上的,也就是当初能出席谈判会议的,都是高皇帝身边的精英,而这个人在其中毫不逊色,甚至在众人中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。

    南烟下意识的道:“他是——”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人,吴应求的眉毛也微微的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南烟,口气复杂的说道:“他就是令——”顿了一下,才又说:“博望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南烟的呼吸猛的一沉。

    博望侯司伯言,也就是她的——

    难怪刚刚吴应求说话顿了一下,这个时候连南烟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,才能理清这个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当然是博望侯,但她跟自己的关系,就有点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过去南烟是先认定了塔娜公主是自己的母亲,在通过塔娜公主和他的关系,怀疑他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而现在听了佟玉华临终前的话,似乎她已经确定了司伯言是自己的父亲,但自己的母亲却又变得飘渺无踪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烟神情复杂的看着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博望侯……”

    吴应求说道:“贵妃对他应该不陌生。”

    南烟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画,说道:“不,很陌生才对,我没有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又说道:“国公,这幅画还有副本吗?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想要?”

    “想要一幅,作为纪念。”

    “副本倒是还有,但不在这别苑中。”

    南烟知道,他可能放在河南自己的家里了。

    于是说:“如果国公愿意割爱的话——”

    吴应求倒是爽朗的笑道:“只不过是老臣的拙作,而且是副本而已,能得贵妃娘娘青眼,是老臣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等老臣回去找寻一下,等寻到了,便送到娘娘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国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又闲话了一会儿,直到安平公主在冉小玉的怀中闹腾了起来,他们才下楼。

    出了金楼,吴应求恭恭敬敬的对着贵妃行了个礼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冉小玉一边拍着襁褓,一边走上前来,轻声道:“娘娘为什么跟他说这么多话?”

    南烟回过头来看着她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怀疑,他跟阿日斯兰可能私底下有来往吗?”

    “怀疑是怀疑,但找不到证据,面子上还是要敷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梁小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:“连皇上都抓不到他的狐狸尾巴吗?”

    南烟轻轻地说道:“这个人能从高皇帝的手中活下来,就证明他定然有过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要营建北平城,还要迁都,处处都离不开他,既然现在皇上不打算跟倓国撕破脸,那他也就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有些不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对吴应求,还有吴婉的敌意是很深的。

    南烟到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都过得很平静,又过了将近半个月,他们便要启程回金陵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走水路。

    路线也跟之前阿希格劫持她走的路线差不多,离开金楼别苑后往东去,到运河,在城运河上船,转水路往金陵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次在走这条路线,心情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怀里还有一个不断蹦哒,对周围一切都感到新鲜好奇的安平小公主。

    当时走到门口,看到门外彩旗飘飘,车水马龙的样子,小安平就兴奋不已,厚厚的襁褓裹在她身上,几乎都要被她挣扎散了。

    南烟苦笑着道:“这一路,她又要折腾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前方传来了一个带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