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她说道:“不知,娘娘有什么要问奴婢的。”

    南烟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,然后说道:“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,嬷嬷曾经说,你当初在高皇帝身边服侍,所以见过本宫的大伯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就是高皇帝的贴身宫女了?”

    苏嬷嬷的目光微微的闪烁了一下,才说道:“原本是,后来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是?后来不是?”

    “原本,奴婢是跟在高皇帝身边服侍的,但后来贵妃——秦贵妃入宫之后,奴婢就被拨到了翊坤宫服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奴婢是秦贵妃的贴身宫女。”

    南烟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这,倒也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从之前她把一些秦贵妃的东西交给宁妃来看,南烟就隐隐猜到,她就算不是服侍秦贵妃的人,也一定跟秦贵妃是有来往的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南烟微笑着,问道:“那,秦贵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
    苏嬷嬷看了她一眼,然后说道:“贵妃娘娘……秦贵妃,为人非常的谦和,虽然她出身江湖,不是什么名门闺秀,但坦荡又大气,是很多小姐们都比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想起宁妃曾经说,当初高皇帝与骆星文联合抗击倓国,秦惜兮在中间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能做到两大势力的联合,这个女子,可不仅仅是坦荡大气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必须还要有胆有识,心细如尘。

    能做到这些,称得上是个奇女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奇女子,最终却只落得在星罗湖上一座荒冢。

    南烟想了想,说道:“既然嬷嬷是服侍秦贵妃的人,那你知不知道,她后来是如何——如何死的?”

    苏嬷嬷看了她一眼:“你知道她死了?”

    南烟道:“本宫在星罗湖上,见过她的坟冢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苏嬷嬷点了点头:“宁妃娘娘,每一年,都会去拜祭秦贵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看了南烟一眼,才说道:“其实,奴婢并不知道秦贵妃是如何离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你不是她的贴身宫女吗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是她的贴身宫女,但有的时候,我也没有办法随时跟在她身边。”

    倒也是。

    就像冉小玉对自己那么忠心,能力也那么强,也未必时时都能出现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更何况,苏嬷嬷这样,想来不是像冉小玉那样的练家子。
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嬷嬷的意思是,秦贵妃离世的时候,你不在她的身边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是什么时候离世的?”

    “她是在,册封贵妃后不久,高皇帝建国的第二年。”

    南烟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么早?

    那这位贵妃,在后宫几乎没呆什么时间,就早早的过世了。

    “那,她是在什么地方过世的?是在宫中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若是在宫中,奴婢一定会守在她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的神情看起来有些黯然,道:“她是跟随高皇帝前往北方,跟倓国使者进行最后一次谈判的时候,染病离世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南烟的心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跟倓国使者谈判?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想起了在金楼上,看到的吴应求画的那幅画。

    应该呈现的,就是那一场谈判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的是,秦贵妃也跟随高皇帝去了。

    照理说这样的大事,嫔妃是不会参与的,但考虑到秦惜兮当初为高皇帝,还有骆星文立下过那么大的功劳,想来,她的长处,应该不是相夫教子。

    而是在外交上很有手段。

    所以,在谈判的时候,高皇帝会将她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可惜,她却染病离世。

    南烟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她离世之后,就——”

    “就埋葬在了星罗湖上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的神情更黯然了一些,说道:“虽然,奴婢也不明白,为什么高皇帝不为贵妃娘娘修筑陵墓,她毕竟是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她本身,也不喜欢被这些红墙围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概,埋葬在她出身的地方,也许对她而言,是一件好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没想到,当初还有那样一段故事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虽然是一段很久远的故事,可南烟听着的时候,心情却一直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好像有一点,淡淡的哀伤似得。

    奇怪。

    她虽然很有同情心,但别人的故事终究是别人的故事,她很少陷入到别人的情绪里,也很少受到这样的影响。

    苏嬷嬷说完,又安静了一会儿,似乎也是在平复情绪,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她,说道:“贵妃娘娘为什么突然想要问到秦贵妃的事?”

    南烟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本宫的祖母,前些日子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节哀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她临终前,曾经有几次,提起过秦贵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是不是因为她跟秦贵妃又旧,所以,本宫想来打听一下。若是有什么未尽之事,本宫想要去做,也算是,为祖母尽一份孝心。”

    “司老夫人……?”

    苏嬷嬷听了之后,想了想,说道:“奴婢倒是记得,秦贵妃和司老夫人,似乎的确是相识的,有的时候谈话间,也会谈起司老夫人,还有博望侯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贵妃自幼失怙,似乎曾经在一段时间里,得到过司老夫人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在她离世之前,也就是跟随高皇帝去参加那一次谈判之前,自己亲手做了不少的衣裳,夏衣冬衣都有,是给司老夫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来,也是把老夫人当做半个娘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微微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真的没想到,秦惜兮跟佟玉华之间,还有那样一段过去。

    也难怪,佟玉华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,都病糊涂了,却好几次的提起了“秦家的丫头”。

    甚至,对宁妃,都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想来,也是因为秦贵妃的关系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两的感情那么好,自己跟秦若澜,之前却闹得几乎快要撕破脸,想来,也真是汗颜。

    都是因为祝烽吧。

    男颜祸水!

    南烟忍不住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又问道:“嬷嬷,关于宁妃娘娘和皇上过去的事,你知道多少呢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