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南烟一听她这话,脸色有些苍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明白了,这叫——剪除党羽。

    祝烽已经将这些魏王监国期间提拔的官员视作了他的同党,既然现在,开始剪除这些人,也就是说,祝烽已经将之前魏王的行为,视同谋反!

    南烟蓦地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处理魏王的人,那还是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但是,要处理朝中的官员,那这件事,牵连就大了!

    冉小玉说道:“最重要的是,有一个人,也被下入了大牢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简二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南烟瞪大了眼睛——简若丞?

    他,都已经被罢官了,赋闲在家,怎么又被这件事牵连进去了呢?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南烟也明白过来,简若丞之前可是东阁大学士,在身份上,已经近乎于少师,甚至可以说,如果这一次他不被罢官,如果魏王成功的成为太子,他肯定就是太子少师!

    所以,他跟魏王之间的关系,比朝中任何一位大臣的关系,都更深厚。

    魏王出事,他即使被罢官了,也跑不了。

    但,这样不行!

    南烟皱紧了眉头,看着怀里的小安平还在茫然的睁大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己,她小心的将孩子放回到摇篮里,然后反手拉起一边的衣服,准备穿上。

    冉小玉说道:“娘娘,你这是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本宫要去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走过来,按住了她的手:“娘娘,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玉?”

    南烟诧异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之前,她还忧心忡忡,那么担心魏王,甚至流露出希望自己去帮魏王的意思,但为什么现在,情况变得更糟糕了,她反倒不让自己去了呢?

    冉小玉说道:“刚刚叶诤过来说了那件事,也说了,让娘娘千万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简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的眉头蹙了一下。

    对了,简若丞……

    从很早以前,祝烽对自己和简若丞之间的关系,就一直很在意,虽然南烟自己知道,他们之间清清白白,没有任何见不得人,但,上一次祝烽吃醋,被打入大牢的,不就是自己吗?

    冉小玉说道:“叶诤说,他之所以来告诉我们这件事,就是怕,这个消息是别人传到娘娘耳朵里,娘娘会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来告诉娘娘,还希望娘娘一定要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,把自己陷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说,若将来,事情真的发展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,唯一可以让皇上停手的,可能就只有娘娘。所以,娘娘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,贸然让自己陷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没想到,叶诤还这样通透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一想,他的确说得没错,虽然,自己也未必真的有那个把把握,能让祝烽停手,但的确,如果自己过早的陷进去,事情可能真的不好收拾。

    她忧虑的说道:“可是,大牢里,不是常人能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轻叹道:“奴婢知道。”

    南烟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冉小玉道:“所以,奴婢不能让娘娘再有那样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担心,万一自己去求情,祝烽又会联想到当初自己跟简若丞的关系,可能会迁怒……

    这,应该不会的。

    但,也的确要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南烟想了想,说道:“好吧,那我先不去。你也去休息吧,让我想想,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重新给她挂好衣裳,然后出去了。

    南烟却没有躺下去睡觉,而是一只手摇晃着摇篮,让小安平快一点睡着,自己则靠坐在床头,听着小安平无意识的发出的嘟囔声,脑子里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为什么突然,就闹出了反诗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,不到两三天,就闹得那么大。

    如果说,这是一阵波涛,那感觉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,在背后推波助澜似得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现在还感觉不到,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,总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情况就很麻烦了。

    南烟皱着眉头,渐渐的,在烦乱的心绪当中睡着了。

    |

    “皇上,皇后娘娘求见。”

    御书房桌上的烛台刚刚熄灭,玉公公给祝烽送来了一块浸润了凉水的帕子,他擦了一把脸,继续低头,看向桌上自己刚刚拟好的圣旨。

    这时,小顺子就进来禀报了。

    “皇后?”

    祝烽一听,眉头就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又来了?

    祝烽看了一眼桌上的圣旨,慢慢的合上,然后说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很快,许妙音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走到御案前,拜倒在地:“妾拜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祝烽沉着脸,在不算太亮的光线下,依旧能看清他这两天彻夜未眠,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的样子。

    隐隐的,透着一种野兽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你又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已经说了,让你好好的待在永和宫,不要出来!”

    许妙音跪拜在地,轻声说道:“妾这一次来,是想要请皇上答应,让妾也下入大牢,陪着魏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下入大牢,陪着魏王?”

    祝烽听到这里,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:“你想要让朕放他出来,就不惜以这样的手段来要挟朕吗?”

    “妾不敢!”

    许妙音急忙说道:“妾只是在永和宫中面壁思过,想得很清楚。魏王从小就是在妾的教导下长大,如今,他做错了事,惹皇上生气,是妾管教不严之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况且,天牢那种地方,阴冷潮湿,魏王年纪还小,身体又弱,妾实在担心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妾自请皇上让妾下入大牢,照顾魏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皇上准允。”

    祝烽的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求皇上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服侍的小顺子和玉公公,这个时候也都震惊不已,毕竟,他们都很明白,皇后只是魏王的嫡母,但没想到,她竟然能够为了一个不是亲生的儿子,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皇帝,真的会答应吗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