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48章 小公主灭火器
    “是不是,”她小心的,轻声说道:“还是魏王的事?”

    祝烽也没有看她,只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安平,淡淡的说道:“这件事,你就不要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祝烽说这样的话,一定是冷着脸,硬着声音,让人不敢再开口,但这个时候,因为抱着小安平,他的脸上还是浮现着笑容,声音甚至也是不由自主的温柔。

    给人一点余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于是,南烟又小声的说道:“后宫都已经闹得成这样,妾也听说,康妃他们都来请求皇上彻查这件事,还魏王清白。妾身为贵妃,有协理六宫之权,怎么能不闻不问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他大概就要生硬的命令她,不要再说。

    但,恰好在这个时候,怀里的小安平奶声奶气的“嗷呜”了一声,祝烽一听,眼角眉梢又是止不住的笑意涌了起来。

    低下头:“怎么了?安平又怎么?”

    “嗷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啊,嚷嚷什么呢?”

    南烟趁机说道:“皇上当初给了妾协理六宫的权力,是权力,但也是责任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,康妃他们希望彻查这件事,那,妾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祝烽抬头看着她,似乎已经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,要查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请皇上应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的眉头皱了起来,但刚皱起来,怀里的小安平,又用小手扒拉了一下他的下巴,他的神情立刻又缓和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道:“你真的要管这件事吗?可你要知道,这件事,原本跟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管了,就跟你有关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这么说,但南烟立刻从他的话语当中,听出了一点疼惜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轻声说道:“皇上是不想让妾受累,受连累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皇上,妾是贵妃,皇后娘娘已经入狱陪伴魏王了,这件事,妾责无旁贷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况且,皇上也知道,妾跟这件事里的人,关联都不大,由妾来查明真相,皇上应该能够相信妾,不会对任何人有所偏颇吧。”

    祝烽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感觉到怀里的小安平用小手抓着他的衣裳,在胸前蠕动的感觉,好像在轻轻的挠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让他怎么都硬不起心肠。

    半天,他才说道:“那,安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当娘的,就不管她了?”

    南烟急忙打蛇随棍上:“皇上之前不是说了嘛,皇上也是安平的父皇,不能她生下来,皇上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她黏着皇上,比我这个娘亲,亲近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祝烽的嘴角又忍不住微微的翘起了一点。

    南烟轻声道:“皇上,就多照看照看安平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抬头嗔了她一眼:“你啊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南烟立刻知道,他是准许了。

    急忙起身对着他行礼:“多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祝烽却又板着脸道:“朕跟你说清楚了,这件事与你的关系不大,你查是可以查,但,要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妾明白,那,妾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哎?你去哪儿?”祝烽抱着怀里眼皮已经开始一耷一耷的打瞌睡的安平,声音不由得低了一些:“孩子就不管了?”

    “皇上既然让妾去彻查这件事,妾,当然要先去牢中,问一问魏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大牢里?”

    “对啊,那个地方那么阴冷潮湿,当然不能让安平进去。”

    南烟说着,又轻声道:“小孩子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祝烽道: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南烟忙又道:“那,妾能带一点暖和的衣裳,给魏王吗?”

    祝烽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皇后之前已经带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南烟点点头,转身便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祝烽仍然坐在座位上,低头看着怀中已经慢慢睡着了的小安平,脸上浮着温柔的微笑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再回过头,看向刚刚桌上那份还没有来得及加盖玉玺玺印的圣旨时,眼中又透过了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这时,鹤衣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刚刚看到了南烟出去,但是两边没有打照面,只停了一下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嘴角噙着一点淡淡的微笑走进来,当俯身向祝烽行礼的时候,那一丝笑容已经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之前让微臣所拟的那一份圣旨——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看向御案上,还放在那里,道:“就是,让成国公的儿子吴定公子去北平,接替许大将军的圣旨,还需要发到尚书省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鹤衣低着头,平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时候,他的内心也远远不像他看上去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毕竟,这次这件事要比以往他们遇到的任何的事都复杂得多,严重程度,也远远的超过了一首反诗。

    因为,这首反诗,还牵扯出了外戚,武将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,祝烽自己,就是当初镇守在北平的,手握重兵的王爷,通过靖难之役,夺取了王位,他能这样的做,其他的武将,也能这样做。

    这,原本就是他心中绷得最紧的一根弦。

    现在,这件事把这根线,几乎要绷断了!

    如果,真如皇后所说,那首反诗不是魏王写的,是别人写的,诬陷了他,那么,这个背后的操纵者,不是普通人!

    把每一个人的身份,每一个人的性格,甚至,将祝烽心中最不能示人的,阴暗的一面,都算准了!

    这个人,太可怕了!

    之前,鹤衣甚至都担心,祝烽会借着这一次的机会,血洗朝堂,将那些原本就与他的新政作对的官员全部杀尽。

    现在,就只能寄希望于贵妃娘娘,还有皇上怀里那个粉扑扑软嫩嫩的小婴儿——安平公主,将这簇火焰,按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护着小安平,另一只手将微微有些松散的襁褓给掖了掖。

    这模样,妥妥的慈父无疑。

    开口的时候,声音也低沉温和,但说的话,却让鹤衣微微的惊了一下:“你认为,朕该把那道圣旨发下去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