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49章 康妃他们……动手了
    鹤衣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祝烽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,眼神温柔得不像话,若是这个时候随便找一个人进来,告诉他眼前的这位是当朝皇帝,当初镇守北平的燕王,肯定没有一个人会相信。

    迟疑的时间久了一些,祝烽抬头看向他:“嗯?”

    鹤衣立刻说道:“这,微臣的职责是为皇上草拟圣旨,至于圣旨拟好之后要不要发,何时发,这些都是皇上圣裁,微臣不敢置喙。”

    祝烽淡淡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朕知道,你从来都是想得多,说得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今天,朕还是想要听你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鹤衣也大概明白,祝烽今天是一定要自己开口,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了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皇上,依微臣看,不变应万变,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变应万变?”

    祝烽挑了一下眉毛:“你的意思是,朕不应该下发这道圣旨?”

    鹤衣道:“微臣想,在这件事彻查清楚之前,皇上可以以不变应万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没有说话,而是看着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突然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鹤衣急忙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自从祝烽登基为帝之后,他们的关系,已经不像过去在北平燕王府,或者靖难之役在战场上那样,虽然祝烽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其他的意思,但鹤衣心里很明白,“皇帝”和“燕王”,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。

    他在细细思索,自己刚刚的话中,有没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而这时,祝烽怀中已经熟睡的小安平发出了一声很轻的咂嘴的声音,祝烽立刻低下头去,眼中的温柔立刻漫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轻轻的碰了一下小安平肉唧唧的脸。

    半晌,说道:“好罢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鹤衣道:“那圣旨——”

    “朕,再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鹤衣的眼中闪过了一点笑意,但也是一闪而逝,行了个礼,便转身退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祝烽怀抱着小婴儿,抬头看了一眼御案上的圣旨,便转身将小安平抱进了御书房一边休息的内室,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床上,还拉过一边的被子一角,给她盖上。

    |

    天牢之内,阴气沉沉。

    阳光几乎照不进这个地方,所以,空气中迷漫着一种说不出的,潮湿,又难闻的气味。

    长长的甬道,几只老鼠吱吱叫着,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在甬道尽头,是一间很大,也是唯一能看到一点阳光的牢房,因为这里开了一扇窗,虽然很高,但有一缕阳光,能勉强照进来。

    也照在了许妙音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坐在牢房冷硬的石床边,床上只铺着一些稻草,而祝成轩,就躺在上面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他刚刚过了堂。

    虽然许妙音也开口阻止了——之前,她就是这样阻止那些人来碰祝成轩的,但今天却不行,因为那些狱卒说,他们是奉皇命。

    皇上下旨,要彻查这件事。

    许妙音可以做任何事,但就是不能违抗祝烽的命令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祝成轩带走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当他再回来,几乎已经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并没有明显的伤痕,但许妙音知道,牢中这些狱卒要动手,多得是办法,让人看不见伤,但痛欲不生。

    祝成轩那张清俊的小脸上,汗水因为疼痛,不断的往下流淌。

    许妙音拿着自己的手帕浸了一点凉水,小心的给他擦拭,降温。

    睫毛微颤,祝成轩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母……母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成轩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低头看着他:“你,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被痛得皱起眉头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许妙音轻声说道:“他们问你什么了?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祝成轩咬着牙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他们问我,对父皇啊,对新政有什么不满,为什么要写出那样的反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,还把其他几位大人,连简大人,也都绑在刑室里用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后,我真的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瑟瑟发抖的样子,许妙音轻叹了口气,道:“母后当然相信你。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母后,”祝成轩说道:“他们问完了,我就可以回去了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回去,我想跟父皇说话,我想跟他说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他,因为疼痛,已经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许妙音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,才发现,他有些发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有人远远的说道:“贵妃娘娘驾到!”

    许妙音一听,急忙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就看见司南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拜见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南烟走到牢房的中央,看着她坐在石床边,还有祝成轩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:“殿下,殿下怎么了?”

    许妙音说道:“他,刚刚过了堂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南烟一听,顿时皱起眉头,回头看向领着自己走进来的几个狱卒,怒道:“你们怎么敢对魏王无礼?!”

    那几个狱卒陪笑着说道:“娘娘误会了,小人等只是奉命,带魏王过堂,询问一些案情罢了,这,也是皇上的旨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等并没有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娘娘请看,魏王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。”

    南烟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她走到床边,祝成轩也看到了她,急切的说道:“贵妃娘娘,你来看我……你是来传旨,让我回去的,是吗?父皇让你来的,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他虚弱的样子,南烟的心里一阵难受。

    她轻声说道:“殿下,殿下还得在牢中再耐烦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皇上已经下旨,让我彻查这件事情。殿下可以……可以放心,我一定会抓紧时间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,还殿下以清白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祝成轩又有点放心了。

    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,轻声道:“好,好。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人就虚弱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南烟再转头看向许妙音,两个人的脸上,都显得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他们两走到了牢房的另一边,许妙音低声道:“康妃他们……动手了,是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