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南烟心里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她当然相信,简若丞不会加害自己。

    不管发生了任何事,不管他们的身份地位如何转变,他,一直都是当初那个霁月清风的简二公子。

    她轻声说道:“这件事,让你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摇了摇头,说道:“在下受累,没有关系,只要魏王殿下能够无恙,就好。”

    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简若丞缓过一口气,又抬头看向她,说道:“娘娘这一次,奉旨来彻查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本宫知道,”南烟说道:“你早已经赋闲在家,这件事跟你根本就没有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叹了口气:“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又要把你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南烟低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他是苦笑,可是一看之下,发现他笑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而那双明亮的眼睛里,闪过了一丝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南烟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,而简若丞已经轻咳了两声,然后又抬起头来看向她说道:“很遗憾这一次,在下不能为娘娘提供什么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”南烟摇了摇头,只当自己刚刚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本宫会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也要记得,不管怎么查,娘娘一定要先以自己的安危为念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多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对着她点了点头,又看了一眼她身后,然后苦笑着说道:“这个地方阴冷潮湿,又污秽不堪,娘娘,还是不在这里停留太久。”

    南烟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外面那些狱卒,都还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南烟多少也知道,自己跟简若丞,和别人不同,不能走得太近,虽然祝烽做别的事情算是冷静理智,但在有的事情上,他又幼稚得可怕。

    最好,不要有任何的把柄落在别人手里。

    于是,南烟轻声说道:“这些日子,本宫不会再让他们来碰你,二公子你保重,本宫尽量早日为魏王殿下昭雪,也把你们都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南烟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间牢房的大门,很快又被铁链锁了起来,南烟最后看了一眼,然后慢慢的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那些狱卒都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南烟走到大牢的铁门前,突然又停下脚步,回头道:“本宫问你们,除了简公子,和那几位大人之外,之前还有承乾宫的几个太监宫女都被抓进来了。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几个狱卒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上前,陪笑道:“娘娘,那几个人受刑不过,都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南烟怒道:“你们,竟然敢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那狱卒陪笑道:“娘娘千万不要误会了,我等怎敢滥杀无辜?不过是用刑拷问,这些人孱弱不堪,连一轮拷问都没挨过去,就这么死了。咱们,也没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的眉头都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自己发火也没用。

    在大牢中,要弄死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,当初,差一点被活剐的三千宫女,还有吃尽苦头的自己,哪一个不是如此?

    南烟沉沉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那,审问的卷宗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交到刑部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最后看了他们几个一眼,然后愤愤的离开了大牢。

    在走之前,她又冷冷的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不准你们再对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用刑,本宫是奉旨调查这件事,你们违抗了本宫的话,就是抗旨不尊,到时候,让你们自己尝尝这种滋味!”

    几个人倒也被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急忙拜倒在地:“小的们不敢。”

    南烟回到翊坤宫中,没多久,就让人去刑部传话,把审问的卷宗,还有牵涉到这件事的所有的东西都传到翊坤宫来让她看。

    而卷宗——

    她看了一遍,果然,没有任何的价值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听福也从外面回来了。

    南烟问道:“如何,打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听福说道:“娘娘,奴婢已经去仵作停尸房打听了,听说那几个名宫人在狱中死了之后,尸体很快就被处理焚化,现在,已经什么都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?!”

    南烟的眉头一下子就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冉小玉惊道:“怎么会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快,”听福皱着眉头,说道:“奴婢也问了,他们说,正好遇上昨天晚上,是集中焚化尸体的日子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真的这么巧?”

    南烟咬了咬牙,道:“时间是固定的,但幕后的人,可以先算准了这个时间来办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转头看着她:“娘娘,你是不是怀疑,事情出在那几名宫人身上?”

    南烟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魏王身边一直跟着的几个人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——当然,除非这些人潜伏得深,藏了那么久的时间都没有发现,但本宫怀疑,事情就出在这一次,皇上下令多给他的那两名宫女和一名太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中间搞了鬼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道:“可是,现在人已经死了,我们要查,也查不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没有说话,只用力的咬着牙。

    她现在,只是有点后悔,自己管这件事,管得太晚了。

    让幕后主使者有足够的时间清理这些痕迹,现在,让她几乎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南烟想了一会儿,突然说道:“小玉,你觉不觉得,这种感觉,有点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冉小玉愣了一下,道:“娘娘你是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有点像,金楼别苑。”

    南烟喃喃道:“明明知道是他,但,就是没有办法找到线索,定他的罪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道:“娘娘怀疑,是成国公?还是康妃?”

    南烟没有说话,突然拿起刑部那边的卷宗,翻开其中一页,是记录了之前祝成轩过堂的时候,交代的一些话。

    那些天,有哪些人进出过承乾宫。

    南烟一只手点着上面的名字,一个一个看下来——

    有礼部尚书。

    有简若丞托简老进宫。

    有宁王。

    有皇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她的手指点到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,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成国公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