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一听到“宁妃”两个字,祝烽身上立刻散发出了一阵冷意,那么强烈,连南烟坐在旁边都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却见祝烽的脸色也沉静了下来,又伸手拿起碗筷,淡淡的说道:“他要见朕,说是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,宁妃娘娘没说。”

    小顺子小声的说道:“只是,娘娘满面愁容。”

    祝烽的眉心又是一蹙。

    那阵寒气,却比刚刚更甚一筹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既然不说,那想必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,让她回去吧。朕,不想见她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虽然很冷,甚至透着一点冷酷,但南烟却清清楚楚的感觉到,这其中有一些矛盾的情愫在纠缠着。

    即使他做出了冷酷的样子,但那双拿着碗筷,却微微颤抖的手,就能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南烟的心突然好像被什么压了一下。

    呼吸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她轻声说道: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却并不看她,只淡淡说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宁妃求见皇上,是为了魏王一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又沉沉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与她无关。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带着一种斩钉截铁,甚至有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。

    南烟隐隐的感觉,并不是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甚至,从祝烽的态度来看,与宁妃的关系还很大。

    可是祝烽什么也不说,而且看样子也不让她说话,南烟便也只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到最后有些沉闷,大家都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祝烽放下碗筷,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南烟鼓起勇气,又说道:“皇上,魏王的病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发烧而已,”祝烽冷冷的说道:“这世上的人,谁不生一场两场病,发一两次高烧?若人人被打入牢中生一场病便要出来,那朕还设牢狱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再说,他是朕的儿子,若是如此孱弱不堪,也就不配做朕的儿子!”

    说完便冷冷的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他这态度让南烟想起当初在北平城,第一次看到他们父子相处时的情形,这一段时间来,原本以为父子关系缓和,现在看来,好像一夜之间又回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南烟坐在原处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等祝烽走了,她找了念秋再一问,被祝烽拒绝之后,秦若澜便回到了延禧宫,又一次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南烟不由得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秦若澜到底为了什么一定见祝烽呢,祝烽又为什么,完全不肯见她呢?

    但现在最要紧的还是祝成轩的病。

    虽然祝烽的话也没错,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,但许妙音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,她也不是个小题大做的人,她会从牢中传出消息来就证明,祝成轩应该是病的比较严重。

    于是南烟立刻让念秋去太医院,叫了两个太医,到天牢中去给祝成轩看诊。

    幸好身为贵妃,这一点权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过了大半个时辰,太医回来复命。

    南烟问:“魏王的身体如何?”

    却见陈太医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回娘娘的话,魏王殿下的情况,不是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从来都知道当官的会打官腔,尤其是他们太医。

    把不好说成不太好,把糟糕说成不好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们直接说魏王的情况不太好,那应该就是很糟糕了。

    南烟急忙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陈太医说道:“微臣到了天牢,魏王殿下施诊,也放奉了药,但殿下的情况并没有一点好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南烟眉头紧锁:“不就是发烧吗?”

    “微臣也觉得奇怪。”

    陈太医说道:“皇后娘娘说是魏王殿下,心事太重,压在心头,郁气不能解,这种情况再拖延下去,不仅会伤到魏王殿下的脏腑,甚至有可能伤到——”

    “哪里?!”

    陈太医小心的指了指自己的脑子。

    南烟的眉头顿时拧紧了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得更快一步,早点弄清真相,把魏王救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陈太医回了贵妃的话,离开翊坤宫。

    出了宫门不远,刚走上一条小道,就看见前方秦若澜拦住了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陈太医急忙俯身下拜:“拜见宁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秦若澜面色惨白,对他说道:“陈太医,请起吧,本宫到这里来,只是想问你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刚刚贵妃娘娘把你叫去,是去为魏王殿下看着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秦若澜的声音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颤迹,说道:“那,魏王殿下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陈太医心中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要知道前朝后宫,谁都知道宁妃娘娘是个冷美人,对谁都漠不关心,怎么这一次她居然会半路拦下自己问魏王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了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宁妃的脸色比刚刚更惨白了一些。

    最后,她有些神魂颠倒的对着陈太医摆了摆手,道:“本宫知道了,你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脚步凌乱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一转眼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南烟还在翻看刑部的卷宗。

    但心里却总是有一点淡淡的念头,始终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当然,就是魏王的病。

    不仅是魏王的病重,让她忧心,更要紧的是,说起魏王的症状,皇后娘娘似乎比太医还更熟悉。

    发高烧,真的会烧坏脑子吗?

    皇后娘娘知道的这么清楚,难道她以前经历过?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,那留给自己的时间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南烟揉揉酸痛的眼睛,又继续伏案工作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冉小玉从外面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神情显得有点奇怪,说道: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南烟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冉小玉用一种奇怪的口气说道:“宁妃娘娘来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南烟诧异的从桌前站起身来,走过去一看,只见大门外,宁妃秦若澜正站在冉小玉的身后,见她过来,对着她一抬手:“妾拜见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下,才后退一步,将宁妃让进房内。

    冉小玉将大门关起来,但显然她也是站在外面的。

    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俩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