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56章 是我,伤了他
    秦若澜说完那句话的时候,外面突然起了一阵大风,南烟听到大门被风吹得哐啷作响,好像这一刻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在乱跳。

    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又好像觉得,似乎就应该是如此。

    愣愣的望着秦若澜,不知过了多久,她又莫名的说了一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脸色骤然变得苍白的样子,秦若澜反倒又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平静的看着南烟,一字一字的说道:“魏王,是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从椅子里站起来,有些慌乱的往旁边走了两步,突然又停下来,又转身走回来,低头看着秦若澜:“你说,魏王是你的儿子?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,从出生没多久,就交给燕王妃,也就是皇后教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后,是他的嫡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我,谁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南烟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乱了。

    的确,这件事,应该只有这么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许妙音因为当初的意外,不能再生养,那么让她认养一个儿子,这是一般的大户人家,也是宫中最常见的事;而当初在燕王府作为侧妃的秦若澜,她的孩子生下来,不能留在身边,这也是很常见的事。

    实际上,祝烽让小安平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,这才是很少见的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南烟只觉得心绪都乱了,她看着秦若澜,目光纠结而矛盾,过了好久,才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问完这三个字,她自己也觉得有点莫名。

    什么为什么?

    是为什么,她生下的祝成轩要交给许妙音?还是为什么,她这些年来都不能亲近祝成轩?又或者是,祝烽为什么对这件事,从来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他甚至,也没有要告诉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还有,若真如秦若澜所说,他们之间,曾经有过甜蜜美好的过去,如果她对祝烽来说,曾经如现在的自己一样特别,那她生下的孩子,尤其,还是一个儿子,应该也能得到祝烽的疼爱才对。

    为什么,他那么不喜欢祝成轩。

    太多的疑惑,一瞬间涌上心头,甚至南烟觉得,自己的耳朵里都听到了那些嘈杂的声音,好像无数的人在追问。

    而那些声音,又好像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她盯着秦若澜,又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若澜的眼睛,一下子就红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她,过了好久,说道:“因为,是我,对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南烟的心,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她说的,是祝烽。

    她对不起祝烽?

    南烟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,她伸手扶着椅子的扶手,又慢慢的坐回了椅子里,然后低头看着她,道:“你说,你对不起皇上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,对不起他?”

    秦若澜低着头,那张原本艳若桃李的脸上,这个时候,已经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,也低沉得,好像是从心底深处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贵妃知道,我的父亲秦正奇,曾经的高皇帝一朝的东阁大学士,还有……太子少师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,南烟的眉头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,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若澜道:“我的父亲,是拥护太子的。”

    只这一句话,好像,就什么都说明白了。

    高皇帝一朝的太子,也就是祝烽的大哥,是最受高皇帝宠爱的,高皇帝不管走到哪里,都会带着他,亲自教他处理朝政,给他的每一封信,留存至今,上面的每一个字,每一句话,都在按照一个明君的规范教导他。

    而开国功臣秦正奇,成为太子少师,教导太子,更是给了他一个双保险。

    秦若澜说道:“当时,高皇帝膝下虽然子嗣众多,不过,太子的人选,并没有什么疑虑。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,皇上他……他还是有耀眼,过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沉默了一下,道:“这,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像他这样的人,不管什么时候,什么环境,他都是耀眼的,这是一个人的本质,无法磨灭。

    别的弟弟,或者无心皇位,或者已经看懂了高皇帝的心思,又或者,已经在之前的一些行动中败下阵来,当时,唯一能够争一争的,就只有祝烽了。
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他如果耀眼,他如果想要争,就是对人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令尊,身为太子少师,必然是要护佑太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,当然就要……与皇上对上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他,要用什么办法,去跟当时还是燕王的皇上对上呢?”南烟说着,目光慢慢的看向了眼前这位美人,道:“美人计,是最好用的,是吗?”

    秦若澜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而她这个举动,无疑,已经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南烟盯着她,一字一字的道:“你,到底对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若澜长久的沉默着,沉默到整个房间似乎都被那种沉闷的气氛所包围,让人,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她才干涩的道:“我,说不出口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整个人都微微的缩了起来,要知道,平时的她,仪态优美,是个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,而现在,她的样子,就好像被人在拿着鞭子抽。

    声音都在发抖:“是我,伤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不肯原谅我,这些年来,他一直都恨着我,不肯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也,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抬起头来,两眼通红的盯着南烟,道:“可是,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贵妃,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,不管我们曾经如何,但魏王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,什么都不想,我只想救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南烟的脸色,已然惨白。

    虽然,她什么伤害都没有受,似乎今晚秦若澜说的,也是她曾经伤害祝烽,而她这些年来,又自己被自己煎熬的事,明明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她会觉得那么痛?

    心口,好像有把刀,在扎着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