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58章 将宁妃,打入冷宫!
    众人听到她这句话,有的立刻点头称是,连连附和,也有的人不屑一顾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而许妙音,嘴角微微勾起一点,道:“是啊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来,本宫看人,也不能只看人说什么,要看她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吴菀被她别有深意的目光又看得心中一颤,莫名的有些心虚似得,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而正在这时,小顺子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奴婢拜见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抬起头来看着他:“皇上有何吩咐吗?”

    小顺子又对着周围的诸位嫔妃行了礼,然后对许妙音说道:“皇后娘娘,皇上在御书房那边,已经亲自审问了宁妃,现在将宁妃发过来,听后皇后娘娘的处置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又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件事,竟然还是发回后宫,让皇后处置?

    原本以为,这件事涉及到陷害皇子,皇帝应该会交由刑部大理寺审理,明正典刑,毕竟之前,发现反诗之后,祝成轩立刻就被打入大牢了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案子查清了,反倒让许妙音来处置宁妃。

    有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许妙音的眉毛微微的挑了一下,因为疲惫倦怠而满是红血丝的眼睛里蓦地闪过了一道精明的光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顺子对着外面一挥手,立刻,两个嬷嬷带着秦若澜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到她,都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,谁都知道,现在在宫中,皇上最宠爱的是贵妃,可是,身为女人,后宫的人最妒忌的,却是这个秦若澜。

    妒忌她绝世的美貌,妒忌她任何时候都高高在上的清冷的气质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经历了昨夜,她至少应该狼狈一些。

    而现在看来,她的眼睛里也满是红血丝,眼角透着淡淡的乌青,嘴唇也是苍白的,脸上脂粉不施,清淡得就像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的确,是狼狈的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走到永和宫的中央,面对每个人的审视的时候,目光却又变得清冷,甚至悠远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像这些人的审视,对她而言,都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样的她,吴菀又忍不住有点想要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她立刻说道:“宁妃,你好恶毒的心肠,为了一己之私,竟然不惜陷害魏王殿下,你该当何罪?!”

    秦若澜冷冷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,对着许妙音说道:“皇后娘娘,难道皇上将惩治妾的权力交给您,您,又交给康妃娘娘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然,她怎敢僭越至此?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话,吴菀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旁边的高玉容立刻伸手轻轻的拉了一下她的衣袖,眼看着许妙音冷漠的目光看过来,吴菀急忙起身:“皇后娘娘,请千万不要听信她的挑拨。妾,妾只是为了魏王殿下,为了皇后娘娘这些日子的苦难而心疼,所以,情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妙音淡淡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说道:“康妃如此心疼本宫,本宫又怎么忍心怪罪你呢?”

    吴菀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,自然也不敢再轻易的开口,只是将怨毒的目光投向了站在永和宫中央的秦若澜,恨不得用目光在她的身上看出两个洞来。

    许妙音这也才看向秦若澜:“宁妃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秦若澜慢慢的跪拜在地,平静而淡漠的说道:“妾深知自己罪孽深重,无话可说,请皇后娘娘惩罚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竟然都有一种无话可说的感觉。

    的确,虽然事情闹得那么大,但她认罪认得这么痛快,的确让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似乎跪在那里,打杀随意。

    许妙音道:“既然如此,那本宫也就不跟你多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你在后宫的所作所为,已经是德行尽失,你,不配再做皇上的妃子!”

    秦若澜原本是平静的跪在中央,好像一尊冰雕的像。

    但是,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她还是微微的震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像寒冰,在烈日下被融化似得。

    许妙音道:“来人,废黜秦若澜‘宁妃’的封号,剥下她的衣裳,打入冷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原本站在后面的两个嬷嬷立刻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秦若澜道:“慢。”

    众人立刻看向她。

    许妙音道:“你,还有什么冤屈吗?”

    秦若澜平静的说道:“衣裳,我自己脱。”

    说完,慢慢的站起身来,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,将身上这一件属于宁妃的华服慢慢的脱下来,衣衫逶迤于地,一瞬间,就好像失去了生命,只余一地没有生命的金丝银线而已。

    秦若澜抬头看向许妙音,道:“谢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个嬷嬷立刻跟上前去,将她押送到冷宫。

    永和宫中,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,大家都盯着地上那件华美的衣裳,可是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大家原本都是涌过来看“热闹”,也是来看宁妃的下场的,但是突然,事情就这么解决了,大家反倒有点不敢置信似得。

    这件事,真的就这么完了?

    |

    承乾宫中。

    房中的烛台微微的闪烁着,几个小太监走进来,将最后快要燃尽的蜡烛盖上。

    外面的阳光,照在这个有些寂寥冷清的宫殿里。

    床上的祝成轩,嘴唇毫无血色,脸色几乎和墙壁一样雪白,而脸颊中央,又因为高烧,而泛起了一点病态的嫣红。

    连他呼出的气,都带着滚烫的温度。

    祝烽低头看着他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在御书房“审问”完秦若澜之后,他便到了这里,看着自己这个多灾多难的儿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,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脚步声很轻,但他一下子就听到了。

    甚至,也听出来了,那是司南烟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脚步声走到自己的身后不远,就停了下来,然后,听见她沙哑得有些异样的嗓音说道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慢慢的回头,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你忙了一整夜,都没有合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休息?”

    “因为,案子还没有完全的结清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弄清的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