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原本就在外面守着的冉小玉,一把拎着他的后领,将他拖了过来,骂道:“你瞎晃悠什么?!”

    叶诤捂着眼睛道:“我什么也没看到,哎哟,谁在撒辣椒粉,辣死我了!”

    亭子里被打断的两个人都气笑了。

    祝烽揽着南烟,走了出来,狠狠的瞪了叶诤一眼,那目光好像在说,怎么没辣死你?

    问道:“什么事情,跟没头苍蝇似的?”

    叶诤这才嘿嘿一笑,然后正经的说道:“皇上,魏王殿下醒了。”

    魏王醒了。

    祝烽一听,面色又微微有变。

    南烟知道,虽然自己劝慰了很久,但这十几年来根深蒂固的感觉,不是那么轻易能从祝烽的心头拔除的,他还需要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但面对就是最好的药。

    南烟轻轻说道:“皇上,妾陪你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魏王在牢里呆了那么久,心中应该有很多话想要对皇上说,皇上去看看他吧。”

    祝烽终于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又回头望承乾宫走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大门就看到皇后已经来了,正坐在床边,手里拿着一张凉水浸润的帕子,轻轻的给魏王擦脸,而祝成轩的小脸仍然苍白无血色,气息奄奄的说道:“母后,父皇他,她不生我的气了吗?”

    这孩子,这个时候想的还是祝烽有没有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祝烽叹了口气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把南烟站在门口,看着他的背影慢慢的走到床边,自己退了出去,让人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父皇!”

    祝成轩原本因为高烧而精神涣散,突然看到祝烽走到床边,急忙就要从床上起来:“父皇,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许妙音也回过头来,急忙起身向祝烽请安。

    祝烽伸手扶住了她,又刻意放缓的声音,对祝成轩道:“好了,身体还没好,就不要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眼睛都红了,只能靠坐在床头,轻声说道:“父皇,多谢父皇赐儿臣清白。”

    祝烽到:“清白,是因为你自己清白,不是朕赐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给你清白,都不如你自证清白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含泪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轻声说道:“父皇,儿臣听说这次的事是宁妃她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突然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孩子从小在祝烽的厌恶情绪中长大,是非常敏感的,话没说完就感觉到了,祝烽和一旁皇后身上猛然散发出的那一种强烈的感觉。

    似乎他们都不想她问这件事,更不想他提起某个人。

    祝烽冷冷道:“这件事朕有主张,你不必多问。既然已经出来了,就好好的调养身体,反正还有很多事要交给你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祝烽都已经这样说了,祝成轩自然不敢再有二话。

    祝烽又转头问许妙音:“太医来看过了吗?怎么说?”

    许妙音道:“太医说了,殿下的烧已经退了,暂时并无大碍,只是身体虚弱,需要一段时间调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祝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跟祝成轩之间,终究还是感情淡薄,即使这样相对也有一种无话可说的干涩感。

    倒是祝成轩又想起了一件事,抬头轻轻说道:“父皇,还有一件事,就是那些大臣们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父皇可以把他们放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儿臣之前听说父皇已经放了一些出来,但还有一部分仍关在牢中,”他小心的说道:“既然儿臣已是清白,那他们也是无罪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沉默了下来,只用深沉的眼睛看着祝成轩。

    祝成轩原本就身体虚弱,此刻更是被他那犀利的目光看得有些承受不住似的,气息都变得不匀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轻声说道:“父皇,儿臣,儿臣说错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祝烽冷冷的看着他:“你既然知道这些人都是‘无辜’,也知道朕已经放了一部分出来,那你为何不再往深处想一想,朕为何单单放一些人,而仍旧关押剩下的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祝成轩一愣,似是真的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许妙音站在一旁,立刻感觉到了祝烽身上的变化,她急忙伸手扶在祝成轩的肩上,柔声说道:“成轩,既然父皇这么说了,你就想想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成轩皱着眉头,真的低头认真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他们好像都——

    他身体虚弱,又刚刚退烧,自然头脑有些混沌,好像想到了什么,但总是抓不住那一点。

    只喃喃的说道:“他们好像都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早已有些不耐烦,但心里想着南烟的话,还是尽量的让自己耐心一些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这些人都是前段时间联名上折子,又要求证朕停止营建北平,迁都北平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祝成轩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的确,仔细想一想,还留在脑中的那些人,可不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而这时,他也有些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父皇,简大人——”再一想,又立刻改口:“简若丞,父皇将他抓到牢中,也是这个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他已经被罢官了呀!”

    祝烽沉沉的看了他一眼,眼中不易察觉的闪过了一丝光亮,一闪即逝,甚至连许妙音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他只说道:“对他,朕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还是壮着胆子说道:“父皇,儿臣还是请求父皇饶了他。他早已没有在朝为官,又出身清流,父皇这样抓他起来,对迁都一事并没有任何好处,反倒会引起清流的不满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也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。

    急忙低声道:“成轩!”

    祝成轩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大胆,低着头,脸色苍白的道:“请父皇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倒是没有发火,也没有立刻说话,只是看着他。

    也许自己真的太忽略这个儿子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性情仁柔,身上也有自己看不惯的文人气息,但转念一想,这些特质未必是错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说道:“朕,可以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惊喜的道:“多谢父皇!”

    许妙音在一旁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陆风对祝成轩的冷落甚至厌恶,她早就熟悉,现在祝烽却突然转变了态度,刚刚对祝成轩说的那些话,竟然像是在教导他。

    就好像——

    在教导一个接班人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