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64章 越痛苦,越解脱
    南烟离开承乾宫之后,并没有立刻回自己的翊坤宫,而是转头走向另一个萧索的地方。

    冷宫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已经是春意盎然了,但这个地方依然显得那么萧索冷清,就好像被世人遗忘了一般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里也的确是一个被世人遗忘的地方。

    冉小玉陪着南烟走进去,原本是打算先去苏嬷嬷的居所,但才走到半路,就遇到苏嬷嬷径直朝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直接过来叩拜道。

    南烟点头道:“嬷嬷快请起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站起身来,然后抬头,神情复杂的看了南烟一眼,说道:“娘娘此番前来,是为了见宁——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才想起宁妃的封号已经被废除。

    “您是来见她的。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南烟倒也毫不奇怪,她会猜到自己的来意,问道:“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苏嬷嬷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她就在前面,不过她说,她不想见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让奴婢过来,请贵妃娘娘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南烟的眉头都皱紧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说道:“她为什么不想我?”

    但这句话一说完,她自己似乎也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谁都有独自舔舐伤口的权利,若是她沦落到现在秦若澜的境况,她一定也不想见任何人,尤其不想见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她的心里还有很多疑惑,想要问秦若澜。

    比如,当初,她到底是不是真的从一开始就在骗祝烽,甚至不惜毁了自己的清白之躯,委身祝烽,也要让他在跟太子的争斗中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她对他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?

    虽然现在说这些早已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但同身为母亲,想到他这些年来面对着祝成轩,相对却不能相认,这其中的苦楚;还有这一次,她为了儿子,甘愿献身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解开这一点心结,想办法把她放出来,也——

    正想着,苏嬷嬷又说道:“娘娘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她自己的选择,对她这些年来说,也许越痛苦,越解脱。”

    南烟没有想过,人需要这样的“解脱”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秦若澜的痛苦。

    也许是自己不管怎么去想,都无法体会分毫的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好吧,我走,那她这些日子了——”

    苏嬷嬷淡淡的笑了笑:“有奴婢在冷宫,这些事情,娘娘还是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南烟自己也笑了。

    是啊,苏嬷嬷好歹也是秦贵妃留下的人,对秦若澜自然比自己更亲厚,怎么会让她在冷宫受苦呢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那我过些日子再来,若是她想见我,也劳烦嬷嬷让人过来传个话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点头道: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冉小玉走在他身后,轻声说道:“娘娘为什么对她这么好?”

    南烟回头看了她一眼:“怎么?”

    冉小玉到:“她对娘娘,和娘娘对她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”

    南烟笑了笑,他知道冉小玉是在为自己抱不平。

    过去,秦若澜在自己面前的态度,的确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但,自己对别人的态度很少,取决于别人对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大多数时候,取决于自己怎么想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就并不想对她落井下石,相反,面对这样一个母亲,她反倒对秦若澜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没有忘记祖母临终前的话。

    秦家跟自己的渊源,现在还没有查明,但她隐隐感觉到,自己和秦若澜,和秦家之间是有些关系的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这个案子——

    她一路跟冉小玉闲话着,不一会儿就回到了翊坤宫。

    这时,听福走上前来说道:“娘娘,刑部那边派人来,要把这一次案子的卷宗收回去,封存归档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想起来自己从刑部那边拿回来的卷宗还没还回去呢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案子“水落石出”,刑部那边自然要记录在案了。

    南烟想了想,对听福道:“你传话过去说本宫还要再看一天,让他们明天来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听福立刻便跑出去传话了。

    冉小玉看着南烟走到桌边,开始整理桌上的卷宗却不是收捡起来,而是拿起纸笔,开始抄录上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疑惑的说道:“娘娘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南烟道:“这个案子还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我,其实皇上也很清楚,宁妃是为了救魏王而挺身认罪,但真正的幕后主使者,我们还没有抓到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,冉小玉的眉头也拧起来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这个人藏的好深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现在宁妃已经认罪了,还能再抓到他吗?”

    的确,在宁妃已经认罪的情况下,就算查出来也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南烟咬了咬牙,坚定的说道:“不管有没有用,我还是要辨明是非对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怕这个人藏得再深,只要我心里想着,总有一天我会把他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站在旁边,见她这样坚定,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走过来帮她一页一页的整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当她把所有的卷宗都抄录了一遍,自己放好之后,才让刑部的人过来取。刑部派来了一个新晋的刑部主事,叫刘越泽,是顾亭秋的门生。

    他是个皮肤白净,眉清目秀的青年。

    一走进来,先就规规矩矩的向南烟请安,南烟打量了他一番,然后说道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让冉小玉把整理好的卷宗交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刘越泽道:“劳烦贵妃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行了个礼,便要退出去。

    南烟道:“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又立刻站住:“贵妃娘娘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这件案子已经水落石出,那之前抓到天牢里的那些官员呢?放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皇上已经放了一部分,还有一部分,还羁押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?哪些?”

    这个刘越泽将关押着的官员的名字,一个一个的背了出来。

    南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一来,她已经听出了,祝烽是将之前反对迁都的官员全都一网打尽;二来,有点吃惊,这个年轻人竟然把每个人都记住了。

    是个可造之材。

    不过,南烟听过之后,发现少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问道:“简若丞公子呢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