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67章 祸国殃民的妖妃
    她轻轻道:“要那么多孩子来干什么嘛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祝烽挑了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他可从来没有想过,生孩子要干什么,他就只是想要一个像她,又像自己的儿子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原因,就是想。

    于是道:“怎么,你以为朕还指望着这些孩子能干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孩子嘛,不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南烟睁大眼睛望着他。

    祝烽道:“为了玩吗。”

    “玩?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祝烽说着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难道不是吗?孩子很好玩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好像也对。

    南烟不由得想起了肉嘟嘟的小心平,又会闹又会叫,放在床上也会不停的折腾,咯咯笑的声音能将整个屋子都充满。

    胜过了世间所有好玩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也对,小孩子真的很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对吧,生孩子要是不用来玩,那多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南烟忍不住抬头望了他一眼:“皇上,你是把心平当玩具了吗?”

    祝烽只抿着嘴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南烟趴在他怀里,轻声说道:“皇上不能光想着玩,等她长大了才麻烦呢,要教她做人,做事,再大一点,还要考虑她嫁人——”

    听着前面,祝烽倒也轻轻的点头。

    但一说到“嫁人”,他立刻皱起了眉头:“嫁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唉?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,谁配得上朕的心平?”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“朕的女儿不用嫁人,一辈子舒舒服服的就好。朕把世上最好的都给她,嫁给谁,都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顿时有些无语:“总不能让她一辈子呆在宫里吧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祝烽瞥了她一眼:“宫里那么大,还不够她折腾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发现,跟一个护犊子的爹说这件事,根本就说不通。

    反正,现在心平才几个月大呢,等到她长大了,真正到了该嫁人的年龄,祝烽的心态恐怕就会改变了。

    于是,只笑了笑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相拥在一起,虽然现在天气已经渐渐的开始热了起来,两个人这么抱着,难免汗腻腻的,有点热,可是,谁都不愿意松开。

    就这么四肢交缠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外面的天光越来越亮,也能听到宫女太监们来回走动,开始做事的声音。

    祝烽叹了口气:“朕真是不想动。”

    南烟将脸贴在他汗湿的胸膛上,抬眼望着他:“皇上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要上朝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那就不能留他了,毕竟,南烟可不喜欢他落下了“不早朝”的美名,不然到时候,自己就成了祸国殃民的妖妃了。

    于是轻轻的说道:“那皇上起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却抱着他,不动。

    过去,祝烽也算是力能扛鼎的,可眼下,这么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女子趴在他身上,他竟然有一种推不动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腻乎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了小顺子跟听福说话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皇上还没起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别问我,我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,早朝的时辰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们心急如焚的声音,南烟忍不住笑了起来,然后轻声道:“好了,皇上该起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自己主动的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她刚一撑起身子,却又被祝烽一把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,南烟跌到了他坚实的胸膛上,被撞得生疼,还没来得及抱怨,又被他扣住后脑,用力的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!嗯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所有的话都被他吞噬了下去。

    祝烽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,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吞下去似得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才终于放开她。

    南烟被吻得气都要喘不过来了,脸颊微微的发红,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真的该起了。”

    祝烽贴着她的唇瓣,笑了一下: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终于起了床,听福他们立刻进来服侍,吃早饭的时候,外面又送来了一封文书,祝烽看了一眼,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南烟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祝烽淡淡的合上那文书,说道:“这一次,罢了一批人的官,就得再把这些坑都填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南烟想了起来,这一次他借着“反诗”一案,抓了那么多南方的官员,尤其是反对迁都的人,把反对的声音按了下去,那么接下来,当然就要让另一部分人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,就得是在北方得用的。

    南烟之前也听说,除了拔擢一些燕王府的旧部,包括北方的一些名士,比如顾亭秋的门生刘越泽这样的年轻人,都在提拔之列。

    南烟给他又添了一碗粥,道:“皇上还要提拔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宁王给朕推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?”

    南烟想起来,之前因为解救自己,包括诛杀北蠡王阿希格等事,宁王立了大功。

    听叶诤说,祝烽都将那边一大片土地赐给了他。

    现在,还要拔擢一批他举荐的人。

    看来,宁王的势力,在朝中渐渐的坐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没办法的,祝烽要迁都北平,目前所倚重的必须得是北方的人,吴应求,宁王祝煊,都是他的基石。

    南烟想了想,说道:“如果顺手,皇上用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祝烽看了她一眼,淡淡的勾了一下唇角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“老夫老妻”了,他也知道,南烟这句话不要紧,要紧的是下面没说出来的半句。

    若不顺手,就要及时止损。

    几口吃完了饭,祝烽又叮嘱了她两句,昨晚没睡好,让她留在翊坤宫休息,不要出去乱跑了,南烟红着脸,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祝烽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等到他一走,南烟这才坐回到卧榻上,的确,腰酸背痛。

    下次不能再这样了。

    似乎自己昨晚也有点,太过热情,否则也不会让祝烽这么失控。

    绝对,不能再这样!

    于是,她一半养身体,一半养精神,懒懒散散的过了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而这一天,听福跟随宫中的采买出宫去采办了一些东西,回来的时候,带来了简若丞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告诉南烟:“简大人已经离开金陵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