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70章 要面对更大的风浪了
    “成国公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当听说吴应求求见,南烟立刻让人将他请了进来,果然不出所料的,看到吴应求走进来的时候,手上拿着一卷画卷。

    正是之前在鹤城的金楼别苑时,她问吴应求要的那幅画的副本。

    他给带来了。

    吴应求走进来,倒也先规规矩矩的对着她行了礼:“老臣拜见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多礼了,请坐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念秋将吴应求请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吴应求坐定,然后抬起头来,对着南烟微笑着道:“之前在鹤城的时候,就答应贵妃娘娘要将那幅画的副本给娘娘送过来,不过这些日子因为俗务缠身,一直拖延至今,还望娘娘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南烟微笑着说道:“国公客气了。原本就是本宫提出的过分要求,国公肯答应割爱,已经让本宫不好意思,怎么能怪罪国公呢?”

    “娘娘千万不要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两个人背地里已经不知道对对方咬了多少次牙,甚至,南烟也知道,成国公,还有他那个女儿对自己出了多少次手,可是大家面对面的坐着,却还是笑容可掬,客客气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说起来,官场中人,不都这么虚伪的吗?

    吴应求又客气了几句,然后便将手中的画卷奉上。

    “还望娘娘不要嫌弃老臣的画丑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。”

    南烟对着念秋使了个眼色,念秋便上前,将那画卷接过来,走到南烟面前展开来。

    南烟留神的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的记性算是比较好的,尤其因为这幅画很要紧,所以她在金楼上看到的时候,格外的留神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看这个副本,的确是跟原作几乎一模一样了。

    于是对着念秋点点头,念秋立刻将画收了起来,放到内室去。

    南烟笑道:“多谢国公了。”

    吴应求笑了笑。

    然后,拿起旁边小桌上的茶杯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南烟微微挑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原本,他们两个人是没有什么好聊的,毕竟大家对对方的态度,都是心知肚明,即使这一次吴应求肯给这幅画,也是因为南烟贵妃的身份,的的确确是压在他们头上的。

    不过,给了画之后,还坐着不走,倒有点让南烟意外。

    难道,他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

    正想着,就听见吴应求笑了一声,说道:“对了,老臣这一次来,还听说之前魏王好像写出了什么反诗,被打入了大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。

    南烟不动声色的笑了笑:“是有这么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后来,好像是娘娘领旨彻查这个案子,查出幕后,是宁妃娘娘在作祟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宁妃娘娘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微微挑了一下眉毛,看向吴应求:“国公的意思是——”

    吴应求笑了笑,说道:“请贵妃娘娘勿怪,老臣只是觉得有点奇怪,宁妃似乎没有理由做这架势,陷害魏王,最终连累自己入狱,对她并没有一点好处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这其中,是否另有隐情?”

    南烟的脸上透出了“三分”不悦的表情,但还是笑容可掬:“难道,国公认为,宁妃是冤枉的,真正的罪者,还是魏王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老臣可没有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臣只是,心中存疑。”

    南烟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这件案子,的确是本宫彻查,找到了宁妃模仿魏王笔迹伪造反诗的证据,至于具体的审问,是皇上亲自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其中,到底有什么缘由,本宫知之不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许,是皇上为了保全宁妃的体面,没有将她的丑事公之于众,但事情已经盖棺定论,国公不应该怀疑皇上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这,是,是!”

    吴应求连连点头:“贵妃娘娘说得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站起身来:“老臣已经叨扰了许久,让娘娘费神了。老臣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慢走。”

    南烟也起了一下身,示意送他,吴应求连连说让她不用送,转身离开了翊坤宫。

    等到他走出去,冉小玉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脸警惕的看着吴应求的背影走远,然后走到南烟的身边:“娘娘,他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给我送一幅画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停留了那么久?刚刚奴婢在御花园那边就看到他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他还问了一下之前魏王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魏王的案子?”

    冉小玉的眉头一皱:“这跟他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南烟的脸上透着一抹轻笑,说道:“他,似乎对本宫彻查的这个案子的‘真相’,有些不满,而坚持相信,应该是魏王写了那首反诗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:“这跟他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关系,可大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慢慢的从椅子上起身,冉小玉急忙过去扶着,两个人一边往内室走,南烟一边慢慢的说道:“因为之前那个案子已经查明,皇上恢复了魏王名誉,而且,把之前监国的一些权力,仍然放给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,已经是很明显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南烟转头看了她一眼,知道她还没有意识到,于是淡淡一笑:“太子之位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睁大眼睛:“皇上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上应该已经准备了,要册立太子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好啊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下意识的笑了一下,但立刻,又小心的看了南烟一眼。

    南烟淡淡的一笑,道:“你不用顾忌我,其实,我也觉得这样是比较好的,魏王是个好孩子,我对他的将来,也是充满了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样一来,就让有些人,心里不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立刻回过神来:“国公,还有——康妃?”

    南烟点头,道:“康妃可是卯足了劲,想要在后宫拔得头筹,为皇上诞下皇子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冷冷道:“也要皇上肯搭理她啊。”

    南烟笑了笑,道:“是啊,皇上不肯搭理她,倒也罢了,更要紧的是,魏王可是皇后养大的,他做了太子,对国公他们一家,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仅没有好处,甚至——”

    “甚至什么?”

    “皇后的家族,之前一直很小心,尽量克制的没有扩大势力,免得背上外戚的恶名。但若魏王被册立为太子,皇上又要迁都北方,她的家族肯定会壮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而在北方,有一个大家族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说道:“娘娘的意思是,国公哪怕不为太子之位,只为他自己的家族,也不能让魏王当上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南烟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从他这一次,竟然会当面来问我,就看得出来,他对这件事,不仅仅是在意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他已经有点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怕接下来,魏王他们,更要面对更大的风浪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冉小玉眉头紧皱,露出了有些忧虑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娘娘既然知道了这个,要不要去提醒一下魏王?”

    南烟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这种事,轮不到我去说,我平时在皇上耳边,已经说了不少关于魏王的事了,再多说,就要变成后宫干政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“再说,皇上已经有了要册立太子的打算,他难道不会保护自己的继承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,”南烟说道:“魏王。”

    “魏王?”

    “他也大了,而且,如果要做太子,也就是将来,要成为大炎王朝的皇帝,他不能总是躲在别人的保护之下,他需要自己去察觉危险,并且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的事,该让他自己面对了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点点头:“娘娘说得没错。”

    南烟这才笑了笑,这个时候,他们已经走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她心里也很明白,虽然可能事到临头,自己还是会想办法帮助魏王,但,也只能是帮助而已,主要的问题,需要魏王自己去解决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不是她操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现在她要操心的一件事是——

    抬起头来,看向内室的墙上,正挂着那幅画。

    念秋刚刚接了成国公送来的画卷,让她拿进来,她居然就直接将那幅画给挂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,挂上了也好。

    南烟慢慢的走过去,抬头看着这幅画。

    跟之前在金楼别苑看到的这幅画的原本没有什么不同,上面画着的,就是几个人正襟危坐,坐在堂前讨论事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成国公虽然人不怎么样,但画技是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画上那么多人,主次分明,气氛恰好,甚至连每个人脸上的表情,他都刻画得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可见,当时这个场景,对他而言,是记忆非常深刻的。

    所以,才能几乎一笔部落的将整个场景还原到画纸上。

    南烟的目光,自然看向了其中那个熟悉的身影——

    博望侯。

    这个让自己捉摸不透,身上藏着太多谜团的“大伯”。

    他到底——真的是自己的大伯吗?

    还是,跟自己有着别的,更深的羁绊?

    而南烟更关心的,是这幅画上没有画出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秦贵妃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