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75章 一夜春风, 春风十里
    小顺子一看到他皱眉,立刻问道:“皇上,怎么了?有何不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抿着嘴,沉默了一下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将茶杯放回到桌上。

    摆了摆手:“行了,下去做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顺子这才出了御书房,往御膳房那边去传膳,不一会儿,那边就送了一些粥和爽口的小菜过来,祝烽对吃的东西向来不在意,端起碗来,两三口就扒干净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道他是不是不再口渴,那杯茶,没有再动过。

    用过晚膳之后,他又伏案许久,终于将这一天的事情处理完了,自己去洗了个澡,然后穿着一身清凉的衣袍,直接就去了翊坤宫。

    才走到门外,就听见翊坤宫中传来一阵响亮的嬉笑的声音,不仅是南烟的笑声,更有心平小公主的笑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又清又脆,十分又感染力。

    祝烽只是听着,嘴角就不由自主的上扬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看到祝烽推门进来,南烟立刻道:“皇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上前来请安。

    祝烽一伸手就扶住了她,然后说道:“在玩什么呢?”

    南烟起身,笑嘻嘻的道:“玩心平啊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,自然是借祝烽之前所说的,生孩子就是用来玩的那句话,祝烽听着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看大床上,小心平摊着小肚子,四脚朝天,圆滚滚的,正奋力的要翻身坐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,因为太胖,手脚又短,翻了半天都翻不动。

    急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笑了,走到床边去,祝烽低头看着女儿:“心平,加油啊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!”

    一看到祝烽来了,小心平又兴奋了起来,奋力用肉肉的小手在床上撑着,慢慢的,竟然真的撑起身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南烟惊喜得睁大了眼睛:“她,她会坐了啊!”

    祝烽也高兴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急忙坐到床边,扶着小心平肉呼呼的小胳膊,笑道;“朕的女儿,真是个好样的!”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小心平竟然凭着自己的力气坐了起来,自己也兴奋不已,坐在床上,两只手不停的挥舞,两条小腿也用力的蹬着。

    祝烽直接抱这孩子起来,在她的脸上香了一口:“真棒!”

    南烟也凑上来亲了孩子一记。

    却被小心平推开,又两手扒着祝烽的衣裳,小嘴撅着:“么么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则气得七窍生烟:“好你个小妖精,白天不是我带着你玩吗?你父皇一来你就翻脸不认娘了,你个白眼狼!”

    说完,伸手去拧着心平的肉脸。

    顿时,拧成了一张大肉饼。

    小心平被她拧得小嘴裂到了耳根,话都说不清楚了,只能含糊的发出委屈的呜呜声。

    祝烽哈哈大笑起来,伸手将她的手拿下来,然后顺势揽到自己的怀里,低头在她额前亲了一下,笑道:“好了,别跟女儿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“么么。”

    怀里的小心平被母亲拧了脸,委屈巴巴的扒着祝烽。

    祝烽也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登基几年了,自己也有了三宫六院,但好像,只有此刻,才真正有了左拥右抱,身陷花丛的感觉。

    还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南烟却还是对着女儿道:“小妖精!”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

    “妖精!”

    “嗷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彤云姑姑站在门口,隐隐的看到里面的情况,也不敢进来,只轻声说道:“皇上,娘娘,奴婢来接小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祝烽笑着起身,自己亲自将小心平抱过去递给她。

    大门关上,小心平仍然不舍的对着里面伸手,彤云姑姑笑道:“小公主不要任性哟,皇上还是要陪你母妃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祝烽走回到床边,看见南烟盘腿坐在床上,一脸不悦。

    笑道:“怎么了?还跟女儿吃醋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多醋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南烟抬头,瞪了他一眼:“我陪她那么久,都不如皇上晚上来一趟,太不公平了!”

    祝烽坐到她身边,笑道:“你这么大的人了,还计较这个?”

    “就计较!”

    祝烽凑到她的耳边,轻轻的咬了一口她的耳垂,低喃道:“那朕,补偿给你。”

    南烟被他这一咬,立刻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补偿?补偿什么?”

    话甫落,转头看着祝烽脸上的坏笑,就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,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祝烽一翻身,便将她摁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南烟低呼了一声,唇舌已尽数沦陷,被祝烽擒住,顿时,炽热的吻夺取了她所有的呼吸,和言语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能在唇舌交缠间,流出一丝丝甜腻的嘤咛。

    帷幔晃晃悠悠的落了下来,将床上的融融春色顿时掩盖,只能间或,听到里面传来一两声甜美,却模糊的呢喃声——

    “哪有这样,逼着人要补偿的……”

    |

    一夜春风。

    春风十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,祝烽倒是极力的克制了自己,没有折腾到天亮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到最后两次,南烟还是全身瘫软,就像是被热得化在床榻上的糖稀一般,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还被祝烽抓着逼问:“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有什么要不要的?

    这“补偿”,她说不要,不也被抓着硬塞了大半夜么?

    最后,汗湿的细腰微微的发颤,被祝烽揽过去,轻轻的搂着。

    才囫囵的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天还没亮,她就隐隐的感到身边的人动弹了一下,抬起沉重的眼皮,就看见祝烽下了床,往另一边走去。

    自己倒了一杯茶喝。

    他精赤着上半身,结实的肌肉上滑着汗珠,衬得背上那些纵横的伤疤,性感得让人口舌发干。

    南烟侧卧在床上,看着他的背影,都觉得好看。

    这时,祝烽倒了茶,自己喝了一口,却微微的蹙眉:“嗯?”

    南烟立刻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祝烽转头看向她:“你醒了,朕弄醒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,就是自己醒的。”

    南烟仰着头,看着祝烽慢慢的走过来,又问他:“皇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祝烽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只喝了一口,就放回去的茶杯,道: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,茶味有点淡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