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79章 你是在跟朕闹脾气吗?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祝烽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而凤姝,原本已经闭上眼睛,等待那甜蜜一刻的到来,但突然听到司南烟的声音,眉心顿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南烟?

    她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?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小顺子,这个时候也有些为难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他倒也并不真的觉得御书房内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但,凤昭仪在里面,现在贵妃娘娘却又来了,难免让他有些难做。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道:“贵妃娘娘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南烟从毒日头底下走过来,脸被晒得微微发红,她说道:“本宫有些事,想要求见皇上。皇上现在在御书房吗?”

    “在,倒是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的眉心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小顺子一看到自己来,立刻就会进去通报,甚至有的时候,都不用他通报,祝烽听到自己的声音,直接就会叫自己进去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——

    看着小顺子脸上有些复杂的神情,她感觉到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于是问道:“怎么了?是,有什么不方便吗?”

    小顺子道:“没,没有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结结巴巴的话,南烟心中的疑惑更深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往门内看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,南烟立刻抬起头来,却感觉到一阵带着脂粉香的风吹到了脸上,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别人,而是凤姝。

    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妾拜见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凤姝对着她盈盈拜倒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一时间有些诧异,凤姝,怎么会在御书房的?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就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凤姝抬起头来,柔声笑道:“回贵妃娘娘的话,妾不过是过来向皇上请安罢了。对了,妾也该走了。皇上让娘娘进去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起身走出来,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虽然,身为贵妃,她一个做昭仪的,的确是应该退让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为什么,这个时候,她的退让,和她退让时脸上那种莫名的笑容,给南烟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好像——

    好像一种挑衅?

    南烟诧异的看着她远去的身影,过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的踏进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祝烽正坐在御案后,此刻,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或许是自己敏感,还是自己的错觉,南烟感觉到,祝烽的眼中,一闪而逝的,是一点淡漠和不耐。

    南烟走进去,轻声说道:“皇上,妾拜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,毕恭毕敬的拜倒。

    祝烽低头看着她,突然又觉得心里升起了一点奇怪的感觉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他抬了抬手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南烟这才站起身来,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,目光仿佛有了一瞬间的凝滞。

    祝烽又道:“大热天的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这里明明是宽敞的御书房,却突然变得压抑闭塞,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种感觉,是御书房给自己的,还是眼前的人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,明明是最熟悉的枕边人,不是吗?

    南烟看了他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皇上,刚刚妾在门口看到凤昭仪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祝烽原本一只手正要拿过桌上的文书,听到这句话,手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抬眼看着她:“说?你要朕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南烟索性说道:“她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的眉心,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在皇帝面前这样质问,可以说是无礼了。

    但,就在他要隐隐有些火气上涌的时候,突然,看到那双熟悉的,清秀,充满了灵气的眼睛,又觉得火气好像降下去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种矛盾的感觉,让他一时间,有一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他沉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?那她怎么会进入到御书房?”

    “朕让她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让她进来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,好像进入了一个怪圈。

    祝烽不想说,而南烟却一定要刨根究底的问。

    南烟睁大眼睛看着祝烽,那双眼睛原本是格外的清静,总是透着温柔,又灵秀的光,而这个时候,却突然又一种犀利的感觉。

    祝烽突然感觉到心头一阵燥热,好像被这种目光看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拧,沉声道:“朕让她进来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他说得并不大声,但却像是一道惊雷,一瞬间打破了什么东西,在这个御书房当中炸响开来。

    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南烟蓦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里,满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,更不敢相信这句话,是祝烽说的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祝烽的脾气并不好,即使两个人那么相爱,他也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温柔情人,但即使如此,她也没想到,祝烽会对自己这样说。

    这一根刺,来得太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一下子,就扎进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南烟突然被扎得心脏都收缩了一下,安静的御书房内,能一下子听到她呼吸停顿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说完这句话,祝烽的自己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被追问得不耐烦,心中那股心烦气躁不断的翻涌,想要一句话截断,像快刀斩乱麻一样,让她不要再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什么,虽然是斩断了,但那一刀,却好像也斩到了自己的心上。

    他莫名的,就感到一种奇怪的痛楚。

    抬头看向南烟:“南烟——”

    “妾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他的话说完,南烟深吸了一口气,对着祝烽轻轻的一福。

    “妾,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南烟!”

    一看到她的背影,祝烽突然又有些急了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而南烟自己走到门口,脚步也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祝烽看着她的背影,明明那么瘦小,却从骨子里透出的一股硬气,一时间,让他心里又生出了一种矛盾的滋味。

    这是过去,从来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道:“你是在跟朕闹脾气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