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道:“你是在跟朕闹脾气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没有说话,只是挺直了腰背,站着。

    祝烽的眉头一拧,身上已经散发出了让人感到极度不安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你,是真的要跟朕闹脾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已然没有转身,只是沉默了许久,才侧过脸来,轻声说道:“妾此次前来,其实是有事要跟皇上说的。”

    祝烽下意识的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刚刚在翊坤宫中,心平她,好像叫了‘父皇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,也可能是妾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妾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祝烽皱着眉头,看着她的背影,过了许久,撑在桌案上的手慢慢的攥成了拳头,而他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刚刚那一瞬间,自己心头涌上来的怒意,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有点,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?

    原本,听说小心平已经能叫人了,他是非常高兴,简直想要立刻飞到翊坤宫去看看自己心爱的女儿,可是,高兴的同时,心中那股说不出的阴郁火气,又沉沉的压在心头。

    不仅烧得自己,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,更像是烧得整个身子都有些发干了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,沉声道:“顺子!”

    小顺子之前也听到了里面传来了,近乎争执的声音,吓得他脸色发白,都不敢探头望一眼,只敢在门口小心的说道:“皇上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祝烽沉沉道:“茶!”

    一听“茶”这个字,小顺子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记,最近皇上都已经喝习惯了凤昭仪的茶,自己每一次沏茶,他都喝不惯。

    平时倒也罢了,这个时候,他可是在生气。

    自己要是让他不满意,岂不是——

    正在小顺子哆嗦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顺公公。”

    回头一看,是小蛮,手里端着一杯茶,笑盈盈的出现在他眼前,甜甜的说道:“我们家昭仪说,皇上可能今天心情不好,让奴婢特地过来,再给皇上送一杯茶。”

    小顺子如蒙大赦:“这可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接过来,对着小蛮点点头,然后将茶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祝烽喝了一口,感觉到心头那一点阴火慢慢的降了下去,但感觉还是不够,他又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一杯茶,两口就喝完了。

    总算,好像缓过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样,小顺子也松了口气,小心的退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|

    而另一边,南烟沉着脸,回到了翊坤宫。

    她的面色阴沉,即使头顶灿烂的阳光,也照不亮她眼中的阴霾,只是,走到翊坤宫门口,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小心平欢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和她奶声奶气的呼唤:“父——皇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对,公主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母,母——”

    “母妃,来,跟奴婢说,母——妃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女儿的声音,虽然心头已经被火烧得发红,但南烟还是深吸了一口气,让脸上恢复了一点笑容,然后抬脚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心平。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正护着心平公主在床榻上玩,一看到她回来了,立刻高兴的道: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下意识的往南烟的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身后,只有跟着服侍的念秋,并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道:“娘娘,不是去御书房,跟皇上说这个好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,皇上怎么——没来?”

    南烟原本就勉强维持的笑容,这个时候微微的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毕竟聪敏,一看到她脸上掩饰不住的阴郁之色,顿时明白,可能发生了什么,急忙起身,而南烟坐到卧榻边上,伸手抱着扑过来的小心平。

    女儿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高兴的望着她:“母……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妃”字可能难说,她还是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才九个多月而已,能说出这几个字,一般的小孩子都是做不到的,她已经非常的聪明厉害了。

    南烟抱着她满是奶香的小身子,轻轻的说道:“还是我的心平好。”

    孩子的身上有近乎动物一般的敏感和直觉,小心平似乎也感觉到母亲身上的喜悦渐渐褪去,有一丝淡淡的哀伤,她的小胖手抚着南烟的脸,撅着小嘴亲她:“母……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在一旁,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娘娘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皇上为什么没有过来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南烟眼中的阴郁更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念秋一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这个时候才小心的对彤云姑姑道:“娘娘刚刚在御书房,遇到凤昭仪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从御书房里出来,感觉,气氛有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皱起眉头,想了一会儿,看向南烟。

    她小声的说道:“娘娘,娘娘跟皇上,起了争执吗?”

    南烟沉了一口气,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会儿,小声的说道:“娘娘,奴婢知道,皇上对娘娘,的确是与后宫的众人不同,可是娘娘——皇上,终究是皇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跟皇上说一说,或者闹一闹,都无所谓,但,千万不要硬碰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因为魏王的事,后宫有些人,甚至前朝有些人,对娘娘都是虎视眈眈的,娘娘不能再与皇上生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知道,彤云姑姑是全心全意为自己着想,她的话,也的确有道理。

    南烟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我,我知道,所以,我也没有真的要跟他硬碰硬。”

    “那——”

    “只是,有些话,说得不太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挽回吗?”

    南烟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心平,然后说道:“临走的时候,我还是把心平会说话的事告诉了他,等到他气消了,晚上过来,我再跟他好好的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彤云姑姑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笑着说道:“这样就好。”

    连一旁一直小心翼翼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气的念秋,这个时候也露出了一点笑容。

    大家都放下一点心来。

    跟南烟不同,这些做奴婢的,在皇帝的面前没有任何的存在感,他们的生死荣辱,全都系在贵妃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只能希望贵妃好。

    只有贵妃好,他们才能有起码的安稳日子过。

    若是贵妃真的跟皇上硬刚起来,她,连同他们这些做奴婢的,一点好果子都吃不到,尤其做奴婢的,只会更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急忙说道:“那,奴婢让人下去准备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南烟看了她一眼,苦笑道:“现在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“呃,也对。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自己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烟淡淡的摆了摆手,说道:“好了,你们都下去吧,等到了傍晚的时候再去准备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她的脸色,知道她的心情还没有好起来,便也不烦着她,都纷纷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南烟抱着怀中肉嘟嘟的小心平,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怎么,会这样呢?

    她知道,这些日子祝烽很忙,忙得一个多月都没有来翊坤宫一趟,这在过去,都是很少的,更何况,现在这里还有一个他那么疼爱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好像,忙得连女儿都忘了。

    但,也知道他是皇帝,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她们母女身边,所以南烟也并没有像其他的嫔妃一样,时不时去他面前晃悠,她觉得,该他出现的时候,他自然会出现。

    只是,今天女儿第一次叫出了“父皇”两个字,他仍然不在场。

    所以,南烟还是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御书房看到了凤姝。

    她脸上,那种近乎“胜利者”的挑衅的笑容,让南烟觉得非常的刺眼,所以,当她走进御书房的时候,心头已经燃起了压抑不住的火气。

    两个人说话,自然,也就平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但其实,她还是想听祝烽的解释。

    她也不相信,不过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,他就会完全的改变,所以临走之前,她还是留下了那句话。

    算是,给他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按照她对祝烽的了解,也知道他对女儿的宠爱,他今晚一定会来翊坤宫,到那个时候,自己再冷静一些,跟他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低头对着怀里的小心平道:“我一定要弄清楚,你父皇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母,母——”

    看着女儿天真可爱的样子,南烟带着倦怠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一转眼,就到了傍晚,翊坤宫中灯火通明,御膳房那边接到了贵妃的命令,已经做了许多佳肴送来,满满的摆了一桌。

    香气四溢。

    南烟坐在桌边,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天色,渐渐的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翊坤宫的大门却一直没有动静,听福之前只在门口守着,后来,看着南烟逐渐蹙起的眉头,也有些按捺不住,一趟一趟的往外跑。

    仍然什么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即使天气炎热,到了晚上,桌上的菜,也全都凉透了,上面浮着一层薄薄的,透明的油,像是凝结的霜露。

    给人一种寒凉之感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他们的脸色,也有些苍白,看着南烟坐在那里的背影,小心的上前来,轻声说道:“娘娘,皇上他……可能忙,不能来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