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84章 我们,来日方长
    凤姝涂着红蔻丹的指甲,在祝烽的脖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,然后起身笑着离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阵熟悉的香气飘来。

    凤姝端着一杯制好的茶,袅袅婷婷的走进来,送到了祝烽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皇上请用。”

    祝烽原本在御书房的时候就口干舌燥,等走到养性斋呆了半天,早已经渴得不行,接过来便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长舒了一口气,道:“这茶——”

    凤姝缘就站在他身边,这个时候便是伏下身去,几乎将大半个身子都贴在了他的肩上:“皇上茶味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祝烽又喝了几口,之前紧绷的情绪,这个时候就像是放松的弦一样,渐渐的,整个人都舒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长叹了一声,靠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凤姝轻声说道:“皇上累了吗?若累了,就在妾这里睡一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的确感觉到了困倦,这是过去精力旺盛的他很少感觉到的状态。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,然后轻轻的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凤姝急忙扶着他躺下去,又蹲下身来,为他脱下鞋子,将他的脚抱到床上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祝烽就沉沉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凤姝坐在床边,看着他英俊的睡颜,过了好一会儿,也慢慢的躺下去,躺在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英俊的脸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来到炎国之前,她是真的没有想到,炎国的皇帝竟是一个如此英俊,如此有男子气概的男人。

    在金楼别苑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,她简直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虽然对于她来说,不管对方是谁,她都得侍奉。

    但,侍奉一个如此英俊的男人,总比侍奉一个形容猥琐的糟老头子要好,更何况,他是曾经镇守北平的燕王,令人闻风丧胆的战神祝烽。

    他比她想的,还要英俊的多。

    只是,当她的眼里满满都是他的时候,他的眼里却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这让凤姝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以为是自己不够美貌,不够在他姹紫嫣红的后宫当中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但很快她就发现,即使倾国倾城,如宁妃秦若澜,他也不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,只有司南烟。

    而更让她沮丧,甚至有些气恼的是,自己提出要合作,可是司南烟竟然一步不让——她那样平凡的女人,竟然想要独占祝烽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凤姝又有些得意,低头看着已经睡在自己身边的祝烽。

    你不让又如何?

    你舍不得又如何?

    现在他不是照样睡在我的身边,睡在我的床上?

    虽然这些日子,祝烽似乎心中还有犹豫,始终没有与她走到最后一步,但——

    没关系。

    她轻笑着,在他耳边轻轻说道:“没关系,我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正,这也是迟早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|

    南烟坐在翊坤宫内。

    虽然旁边的小桌上就摆着刚刚送来的冰盘,可是阵阵凉意却丝毫无法消退她心中的火气。

    这两天,她想要弄清祝烽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却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像之前一样,随时见到祝烽,甚至连祝烽身边的人都不能轻易见到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只能等一个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时,冉小玉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她大汗淋淋的说道:“娘娘,在御花园。”

    南烟一听,如获至宝般的立刻站起来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冉小玉也跟在她身后,两个人出了翊坤宫,一路匆匆的到了御花园。

    亭子里,一个熟悉的人影在那里等待着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有日子没见的叶诤。

    “叶诤。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叶诤一听到她的声音,急忙转过身来,对着她行礼。

    南烟摆了摆手:“不必多礼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这才退了一步,坐在亭中的椅子上,南烟说道:“最近出了什么事?我听小玉说,要见你很难。”

    叶诤苦笑道:“因为皇上说了,让我少在后宫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当然,照规矩来说,外男不应该在后宫中随意走动,只是因为叶诤特殊的心腹身份,祝烽给了他这样的特权。

    而现在很明显,这样的特权没有了。

    南烟慢慢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连叶诤也……

    南烟想了想,还是先说正事,便说道:“那这一次,皇上让宁王担任北平京兆尹,这件事你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看?”说到这件事,叶诤的脸色也沉了下来,道:“我早就上书反对了,可是,皇上的旨意已经颁布,让尚书台那边发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平时,我还能多进宫走动走动,现在也不能了。这一次来见娘娘,也是冒着风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想想办法吗?”

    叶诤叹了口气,道:“若是平时,我还能找找鹤衣,偏偏,前些日子宁王迁移大祀坛的东西去北平的时候,向皇上借了他,说是他熟悉这些,让他去帮忙,他现在人在北平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喃喃道:“哪怕,简大人在,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过去,祝烽身边一个鹤衣,一个简若丞,一个慧,一个贤,再加上一个滑得像油似得叶诤,不管什么事情发生,他们都能很好的处理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一下子就走了两个。

    叶诤,也不能随时进宫。

    事情真的就有点糟糕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忧虑的样子,叶诤轻声说道:“娘娘,我听说最近皇上一直在凤昭仪那里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沉默的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叶诤沉沉的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,后宫的荣宠只是女人的小事,但对他而言,这,似乎是比亲王尹京更大的事。

    皇上,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开始宠幸凤姝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——好吧,他也承认,凤姝的确是很美,而且这种美非常的特别,带着异域风情,的确让很多男人都难以抗拒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还是想不通。
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那,我让你帮我去起居注那边查的,皇上这些日子的起居事宜,有什么发现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