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85章 茶有问题?
    叶诤一听,立刻从袖中拿了一摞纸来,递给她,轻声说道:“娘娘,这个可千万要保密,要是让皇上知道,我偷偷跑去查阅起居注,我就不是被打断两条腿那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说道:“不过,你查了之后跟我说一下就好了,怎么还特地抄录出来?”

    叶诤道:“你看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听闻,便接过来展开一看。

    顿时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她不过随意的翻了一页,长平三年八月二十四日这一天——

    辰时,御膳房送早膳……

    巳时一刻,皇后至御书房,与上共商迁都一事……

    巳时三刻,康妃至御书房求见,未果;

    午时,刘昭仪为皇上送来果品;

    午时,上小憩一刻。

    未时,户部主事求见,共商讨西边贸易等事务……

    申时三刻,惠嫔至御书房,为上奉茶,上赞许,小憩片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烟一连串的看下去,顿时忍不住苦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怪,叶诤要抄录下来给她了,就在这大半天的时间,后宫前前后后就有数十人为皇上送来茶果,也有向康妃一样来求见的,但祝烽除了跟皇后商量了一点事情之外,几乎都没有见其他人。

    这是南烟第一次知道,原来,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,后宫的嫔妃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为了见他一面,为了跟他说一句话,来来回回。

    而自己,似乎很少这样。

    除了真正有事会来求见,她很少因为想见他,而去见他。

    因为,每当自己想见他的时候,他也是想见自己,会到翊坤宫来。

    所以,她几乎不知道,被冷落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也几乎,没有尝过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心里苦笑着,将那些纸叠起来收好,然后说道:“好了,那本宫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叶诤点了点头,又往周围看了一眼,道:“下官也要走了,免得真的被皇上撞见,怕又要挨骂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南烟想了想,道:“小玉送送他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冉小玉原本安静的站在身后,突然听到这句话,愣住了:“为什么要我送他?”

    叶诤一听,高兴的说道:“哎呀,我路不熟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路不熟?”

    “来嘛来嘛,娘娘吩咐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高高兴兴的上前来拉她的衣袖,冉小玉气恼的甩开他的手:“少给我拉拉扯扯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嚷嚷着走开了。

    南烟看着他们的背影,淡淡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在最近,这愁云惨淡的日子里,大概也只有看到他们两,能给自己一点没那么难受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南烟自己拿着那些只回到了翊坤宫,坐下之后,便开始一张一张的翻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祝烽是从一个多月以前开始没有到自己的翊坤宫,所以叶诤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给他抄录的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的时间,他每天做的事还真是很多。

    南烟一天一天的看,一件一件的记。

    甚至,将每个人出现的时间,和他们做过的事都单独的列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忙,就忙到了大半夜。

    冉小玉陪在她身边,看到她这样,有点心疼的说道:“娘娘,要不要叫人来帮忙,你这样做,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且不说,这是皇帝的起居注,记录了他每天的言行,算是机密,不管祝烽现在变成什么样,她都不能让人人都来看他每天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再说,这也是叶诤冒着风险给自己抄录过来的。

    不能让别人知道。

    于是,她摆了摆手,说道:“给我倒杯茶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立刻给她端了一杯茶来。

    而南烟正伸手接过茶杯,突然,心里咯噔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低头一看,那纸上,记录了一处,是祝烽喝茶。

    照理说,皇帝喝茶这件事,只是小事,就跟他打嗝放屁一样,起居注再是详尽,也不必连这样的事都记录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,却好像专门记了一笔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又翻了几页。

    发现接连好几页上,都专门有一行小字,记录了皇帝喝茶。

    难道这茶,有来历?

    南烟这样一想,立刻将桌上的纸一一排列出来,终于找到了有一天,起居注上的记录——

    凤昭仪为上奉茶。

    是凤姝,专门来为皇上奉了茶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些日子以来,起居注上所注明的,祝烽喝茶的地方,都是她送来的茶吗?

    若是这样的话,难道,茶有问题?

    这样一想,南烟的心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蓦地想起,凤姝是西域那边来的。

    她也曾经听祖母提起过,在西域那边,有一些幻术,甚至还有一些秘药,是会摄人心魄的,难道,凤姝是这样做的吗?

    而且,她是南蠡王送来的。

    经过了之前在鹤城诛杀北蠡王阿希格的事,所有的人心里都心知肚明,她的出现,也就是为了那件事,所以在那件事之后,不管是自己,还是大家,基本上都对她不再注意。

    甚至,前些日子,自己都忘了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祝烽,自然也不会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而偏偏,她就在这个时候,开始在祝烽身上动脑筋了吗?

    一个在后宫中,谁都不注意的人,要做什么,的确要比别人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这还只是自己的猜测而已。

    毕竟,从现在祝烽的行为举止来看,并没有什么被摄魂夺魄的症状,他说话做事的脾性,还是和以前一样的。

    只是,对自己冷淡了而已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,若是不爱了,若是心走了,也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南烟突然觉得,心头一阵乱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出了问题,还是,只是纯粹的,厌倦了自己,不再爱自己?

    到底,是哪一种情况?

    看着她眉头紧皱,整个人纠结得仿佛心肝都绞缠在了一起,冉小玉在一旁看着,心疼不已,轻轻的说道:“娘娘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抬头看了她一会儿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才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不能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可能,发现了一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冉小玉惊喜的睁大眼睛:“怎么样?是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南烟抬手,说道:“只是,我还不能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得让人,帮我去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让谁,叶诤吗?”

    冉小玉一听,立刻自告奋勇的说道:“我去跟他说,他要是敢偷懒,我就揍他!”

    南烟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件事,当然不能再找叶诤。

    事情既然已经牵涉到了现在祝烽最宠爱的凤昭仪,那就不能归到前朝去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道:“有一个,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|

    第二天,天气比往常更炎热。

    但是,却不见太阳。

    这种闷热的感觉,好像整个金陵城都被笼罩在了一个蒸笼里,而皇宫中的每个人,都被憋得出不了气。

    南烟接到消息,便带着冉小玉走到御花园。

    果然看见吴菀和高玉容,还有一个徐婕妤,一个王选侍在里面纳凉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御花园中,也不怎么凉快。

    吴菀一脸阴霾,不断的回头斥责身后的宫女巧云:“用力一点扇,没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巧云自己也满头大汗,急忙加大力道,给她扇风。

    高玉容看出,她是因为最近的事而烦恼,只轻声说道:“娘娘还是先不要着急,有些事也急不得——”

    吴菀咬牙道:“我就是看不得那个狐媚子得意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算什么东西?也配来侍奉皇上?”

    南烟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看到她来,亭子里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,大家都纷纷起身向她行礼,吴菀皱了一下眉头,也勉强行了个礼:“贵妃娘娘怎么也有此雅兴,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南烟笑了笑:“反正,本宫闲的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,”

    吴菀冷笑道:“听说最近,皇上天天都在养性斋那边歇着,贵妃娘娘,的确可以不那么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都安静了一下。

    南烟的气息也一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若是过去,这种话她根本听也懒得听,但现在,这话却好像真的扎进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身后的冉小玉顿时有些忍不住,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但,南烟立刻伸手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然后也笑了笑,说道:“是啊,看着这御花园中,百花齐放,美不胜收,后宫不就是这样,一茬开过,一茬再艳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歹,也是盛开过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转头看向吴菀,道:“其实,这样清闲对本宫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,毕竟,本宫已经有心平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孩子的事,吴菀的脸色又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的确,好歹,她已经有了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可她,他们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南烟接着说道:“像是端茶倒水这类的事,就交给凤昭仪好了,反正这些日子,她也做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完这句话,便微笑着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留在亭中的几个人,却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半晌,高玉容皱着眉头,说道:“刚刚贵妃娘娘说,这些日子,凤昭仪一直在为皇上端茶倒水?这——我们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吴菀的脸色一沉:“这个狐媚子,难道趁机对皇上做了什么手脚不成?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