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90章 你不该冲动
    凤姝呆立在原地,一时间都忘了反应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司南烟,才第一次发现,这个看来平平无奇的女人,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她呆呆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敢正面其锋,回头一想,立刻转头看向祝烽,轻声道: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在惊惶中,还是没有忘记,加上几分娇媚。

    却见祝烽也皱着眉头,看着司南烟。

    司南烟,竟然在这个时候,对凤姝说那些话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毕竟是在他的面前,不管谁是后宫之主,谁又是协理六宫的人,但,只要皇帝在的时候,没有任何人,胆敢这样发脾气。

    可是,她,竟然当着自己的面——

    祝烽只感觉一阵火气直冲头顶,立刻就要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突然,他的心里又冒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,好像有什么东西,将他身体里直窜头顶的火气硬生生的往下拉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好像要把自己的身体,连同脏腑,都扯裂一般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凤姝又娇声道: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沉静的声音说道:“凤昭仪,贵妃的话没错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众人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竟是一直坐在角落里,从来都不声不响的德嫔新晴!

    她也开口了。

    祝烽更是皱紧了眉头,身体里那股撕扯的感觉也更甚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新晴平静的说道:“不管你有没有册封,贵妃娘娘都不容冒犯。今天的事要如何定夺,是皇上说了算,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还懂后宫的规矩,就应该安安静静的呆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新晴平静的站起身来,对着祝烽和许妙音道:“是妾多嘴了,还望皇上,皇后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不等别人开口,许妙音先说道:“德嫔的话有理。”

    而此刻,虽然周围的嫔妃都不敢说话,但听到德嫔都这么说了,皇后也这么说,都纷纷的点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养性斋的气氛,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祝烽道:“够了!”

    一声,所有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有些惊惶的抬头望着他,只见他捏着眉心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,那双眼睛微微的有些发红,不知道是没有休息好,还是因为什么痛苦所致,当看到他的时候,大家总有一种感觉,好像他整个人,变成了一根绷紧的弦。

    祝烽皱着眉头,一摆手:“都下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家都以为,今天必然是要惩治康妃,甚至还有些担心,连贵妃可能都要连罪。

    但,皇上竟然松口了!

    凤姝有些急了,上前一步: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说了!”

    祝烽沉沉的道:“都下去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个时候也不敢怠慢,都纷纷起身,尤其是康妃,仿佛死里逃生一般,急忙对着祝烽行了个礼,脸色苍白的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南烟,她的动作有些慢,甚至有些迟缓,走到祝烽的面前,对着他轻轻的一拜:“妾,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。

    在走出养性斋的时候,她的脚下一软,差一点跌倒,幸好冉小玉一把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

    “我,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,但是,满头冷汗的样子,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冉小玉几乎是半扶半抱着她离开的养性斋,可是走了一会儿之后,感觉到她还是不太舒服,便在御花园中的一处小亭子里坐下。

    冉小玉拿着手帕给她擦拭汗珠,轻声道:“娘娘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南烟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而身后,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是同样脸色苍白,神情凝重的皇后许妙音。

    一看到她,主仆两立刻起身来请安,许妙音摆了摆手,然后坐到了南烟的对面,看着她,说道:“贵妃怎么如此冲动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该这样。”

    南烟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皇后说的,是她刚刚那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原本,她只要不声不响,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牵连不到她的身上,可是,她的一声冷笑,就让凤姝像是蛇缠身一样缠上了她。

    甚至差一点,就把战火也引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许妙音道:“贵妃太不冷静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道:“皇后娘娘教训的是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她自己,也后怕。

    因为她没有忘记,之前在御书房跟祝烽起了争执,再那之后,她几乎就见不到祝烽了,唯一的一次“交锋”,就是祝烽威胁她,要将心平公主从她身边带走。

    事实上,皇帝要处置一个妃子,手段太多了。

    自己贸然的引火烧身,也的确,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许妙音看了她一会儿,说道:“你如此的冲动,是不是因为——茶的关系?”

    南烟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许妙音道:“其实,本宫跟你一样,以为那杯茶一定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没想到,居然没有。”

    南烟听着,也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的确,当时对于如何处置康妃这件事,许妙音不像过去那样游刃有余的打太极,而是显得有些狼狈,显然,她也被这件事震惊了。

    自己,当然也是。

    从查找起居注,发现凤姝一直给祝烽送茶,南烟就一直坚信,祝烽这些日子的改变,是因为茶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茶,竟然真的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他——是本心如此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南烟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,好像被刀绞一般,她有些憋气的伸手捂着胸口,轻声道:“也许,是妾错判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妙音看了她一会儿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才说道:“这件事,怕是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过来,也只是想跟贵妃说,有的事情不要太着急,更不要轻易的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保护自己,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南烟抬头看了她一眼,沉默了一会儿,轻声说道:“妾知道了,多谢皇后娘娘教诲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淡淡的一摆手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离开,冉小玉立刻转头: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南烟苦笑了一声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