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94章 冉小玉入狱
    在来这里之前,南烟就已经隐隐猜测到,凤姝肯定是要报复昨天的事。

    而她,也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她都没有想到,是心平!

    这个恶毒的女儿,她没有办法动自己,竟然把脑筋动到了心平的身上,她竟然要让祝烽把心平带走,交给她!?

    绝对不行!

    南烟咬着牙说道:“谁也不能把我的心平带走!”

    一听她这样说话,祝烽的眉头立刻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凤姝的眼珠骨碌一转,立刻笑了起来,说道:“贵妃娘娘,你这话说得,妾差一点以为,心平公主是你一个人的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贵妃娘娘别忘了,公主殿下,是皇上的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要如何安排,贵妃娘娘你怎么能说——‘不行’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南烟急得眼睛都红了,而站在她身后的冉小玉,这个时候再也按捺不住,怒道:“你这个贱人!”

    说完,竟然直接冲上前去,就要对着凤姝动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一看到她冲上去,南烟也急了,生怕她在祝烽面前做出什么傻事,忙要伸手去拉她。

    可是小玉的身手又快又急,南烟只来得及抓住她的衣袖,不但没有拉住她,却反倒被她拉得一个趔趄,险些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而祝烽一看到此情形,立刻起身:“放肆!”

    他一声怒吼,震得整个御书房好像都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冉小玉一怔,又回头看到南烟差一点跌倒,犹豫着,还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

    冉小玉急忙伸手扶住南烟:“娘娘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说不出话来,这个时候,又急,又气,加上原本就有病在身,整个人喘得几乎直不起腰来;而再一抬头,看到祝烽站在他们面前,铁青着脸的样子,心头更是一沉。

    凤姝已经像一条无骨蛇一样靠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委屈的说道:“皇上,吓死妾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奴婢,她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在皇上的面前,在这御书房中动手,根本就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,她是刺客吗?”

    祝烽怒目瞪视着冉小玉,一个奴婢,竟然敢在皇帝的面前,敢在御书房中对着嫔妃动手,这就已经不是后宫争宠的小事了。

    她竟然如此大胆,无视君威!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祝烽怒道:“把冉小玉给朕抓起来,打入天牢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南烟一听,急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皇上不要!”

    祝烽慢慢的走到她的面前,低头看着她,怒道:“朕真的是太宠你了,宠得你无法无天。让你把心平公主交出来,你不交;你的人,甚至敢在朕的面前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来,你是不是也要对朕动手!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南烟跪在地上,整个人因为痛,因为难受,不断的颤抖着,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绞成了一团,甚至,已经快要粉碎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看着祝烽:“皇上,真的这样看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真的要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就算你真的变了心,就算你真的已经喜欢上了别人,可是,你就真的这么快,就厌恶了我,甚至,连我们曾经仅剩下的一点甜蜜,都要被你毁灭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她这个样子,祝烽的心里突然又升起了一点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——

    眼看着他眉头微蹙,像是在犹豫什么,凤姝又靠了过来,几乎是将自己全身都贴在了他的身躯上。

    柔声说道:“贵妃娘娘,不是皇上如何对你,是你如何对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纵容一个奴婢在皇上面前动手,这,可不是贵妃所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眼看着她还在火上浇油,南烟咬着牙,怒目瞪视着她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她也不能再用贵妃的身份去压她,因为现在,祝烽就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若自己再说什么,那心平——

    还有身边的冉小玉,只怕就都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冉小玉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对着祝烽磕了个头:“请皇上恕罪,是奴婢有罪,皇上将奴婢打入大牢,甚至杀了奴婢都可以,但请皇上,不要夺走心平公主,她——她是娘娘的命!”

    祝烽没有说话,只是低头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那种熟悉的,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撕扯的感觉,又一次在体内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半晌,道:“来人,把她押下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外面立刻走进来两个侍卫,将冉小玉拖了下去,南烟急得忙说道:“不要,皇上——!”

    她要伸手拉住冉小玉,可冉小玉却对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她已经被人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烟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去了神魂一样,脸色惨白,微微颤抖着,转头看向祝烽。

    眼中的悲,还有痛,深深的刺入了祝烽的眼中。

    还有心里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看起来,悲痛欲绝的是她,但自己,却好像也有了同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甚至,有一种——异样的,喘不过气的沉重感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就在他对自己身上那种奇怪的感觉有点莫名的时候,凤姝又上前一步,轻声说道:“皇上,那心平公主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说完,南烟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虽然,已经感觉到自己胜券在握,但这个时候,被南烟这样一瞪,凤姝竟然莫名的感到一阵恐惧,话也没有说完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一个温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父皇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抬头,就看见祝成轩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他看到御书房内的情形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但立刻,就平静的走了进来,对着祝烽拜倒:“儿臣拜见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皱着眉头看着他,半晌,道:“你手里拿的什么?”

    祝成轩的手中,捧着一只香炉。

    里面,正焚着香。

    一阵袅袅青烟慢慢的蒸腾而起,萦绕在他的身边,很快,就在整个御书房当中弥散开去。

    祝成轩微笑着说道:“刚刚内侍那边说,父皇的御书房内,香已经用完了,正要送过来。正好儿臣有事要禀报父皇,所以,就顺路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