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95章 盒子里的秘密
    祝烽看了他一眼,沉默了一下,道:“放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毕恭毕敬的走过去,将香炉放到了桌案上,然后再走回到原地,恭恭敬敬的站着。

    祝烽到:“你,有什么事要跟朕说的?”

    祝成轩道:“是这样的,之前父皇让那个倓国人想办法打开金楼别苑里的盒子。现在,已经准备就绪,可以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祝烽一听,目光一凛。

    顿时,脸上和眼神中那种茫然,一瞬间一扫而清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人和东西在哪里?”

    祝成轩道:“就在儿臣的承乾宫。若父皇现在不忙的话,而且就让他们都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去办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这件事,祝烽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正要转身,去对外面的人吩咐,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贵妃,轻声说道:“父皇,那贵妃娘娘她——是否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的眉心又是一蹙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南烟,想了想,便说道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凤姝一见此情形,顿时有一点急了似得,轻声道:“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淡淡道:“你们,都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看到他的样子,凤姝就知道,不能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个多月以来,祝烽对她的态度,对司南烟的态度,已经是天翻地覆的变化,但,还没有到对她言听计从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也是另一样,让她头疼的事。

    眼看着现在他们要做正事,凤姝也不敢再多话,只能轻轻的俯身行礼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烟,也几乎是如蒙大赦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那一刻,她以为,自己需要以死相逼,才能留住心平,却没想到,魏王把这件事暂时压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,算是死里逃生吗?

    南烟从地上慢慢的站起身,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受到的打击太大,她全身虚软,起身的时候,甚至还趔趄了一下,祝成轩急忙伸手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贵妃小心。”

    南烟抬起头来,对着祝成轩轻轻的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贵妃……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的目光闪烁着,但也为了避嫌,很快放开了手,南烟也不看祝烽,只沉沉的说了一句“谢,皇上”,说完,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祝烽走回到御案后,坐下。

    但,不知为什么,又抬起头来,往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南烟消瘦的背影,慢慢的消失在雨幕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伸手,揪着胸口的衣襟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刚刚,明明是她忤逆了自己,也是她的奴婢以下犯上,自己生气,惩治,都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,竟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好像觉得,她,很委屈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?

    他的气息沉了一下,但没说什么,只沉沉的出了一口气,将双手放到桌上,用力的捏着桌子边沿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那个叫阿勿的男人,和成国公,到了御书房中。

    阿勿,自然是来开盒子的。

    而成国公,这个盒子原本是高皇帝赐给他的,就算现在是皇帝要打开,当然,他也要在场。

    一走进御书房,他们都立刻朝着祝烽叩拜:“拜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吧。”

    祝烽淡淡的一挥手,另一边的小太监已经拿着那只盒子,走过来放到了御案上,祝烽的目光紧盯着这个小盒子,气息也变得沉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打开它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阿勿的男人也不二话,立刻走过去。

    盒子上,隐隐能看到多了很多横七竖八的细线,应该是他测量盒子里的机括留下的,最终,这些细线交汇,在盖子与盒身的缝隙上,留下了几个点。

    他用几根很细的钢针,从那几个点上插进去。

    众人屏住呼吸,能听到很轻微的“咔咔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好像有什么东西,被固定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拿出了一把特制的钥匙,小心翼翼的插进了钥匙孔。

    轻轻一拧。

    就听见“咔嚓”一声,盒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,然后,木盒的盖子一下子翻了上去。

    众人一惊,都睁大了眼睛,只见盒子已经打开了。

    里面,静静的躺着一卷明黄色的卷轴。

    是圣旨!

    祝烽伸手过去拿起那个圣旨,展开一看,顿时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甚至,比之前面对着司南烟的时候,脸色还要更难看。

    祝成轩轻声道:“父皇……?”

    祝烽的双眼几乎要喷火,死死地盯着那圣旨上的字,来来回回的不知道看了多少遍,突然,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应求也小心翼翼的道:“皇上,圣旨上——”

    半晌,祝烽发出了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,这就是他留给你的圣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高皇帝最后,留给朕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一听他的口气,都感觉到可能上面的内容不是什么好的内容,顿时大家都不敢喘气,而祝烽已经冷笑着,将那道圣旨丢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吴应求小心的拿起来一看,顿时脸上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,竟然是高皇帝留给他的圣旨。

    而圣旨上的内容却是,让他坚守河南,若有一天,燕王祝烽从北平举兵南下,让他务必要阻止祝烽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内容,吴应求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,天底下的人都知道,当初燕王祝烽起兵的时候,是自己归附了他,甚至是帮了他关键的一把,才让他没有在北方耗费太多的战力,直接南下,拿下了金陵。

    现在,这道圣旨出现在他们眼前——

    简直就是满满的讽刺。

    吴应求想了想,立刻将那圣旨卷了起来,收好,轻声说道:“皇上,这——”

    “罢了,朕不想再提。”

    祝烽冷冷的一摆手,好像要把所有的人东西,都这样一挥而散,抛诸脑后似得。

    但他的脸上,却完全不是那种能将一切抛之脑后的潇洒。

    反倒,更添了一股阴寒。

    高皇帝对他,从头到尾,一开始到最后,一直是防备。

    一直在防备!

    就好像,自己身为他的儿子——不是儿子,反倒是他的敌人一样。

    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他在心里狂笑,而脸上,也透着一种寒意彻骨的冷笑,那种寒意,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祝烽才抬起眼来,看了那个阿勿一眼。

    沉声道:“你,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谬赞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谬赞,”祝烽的眼中仿佛都淬了冰,但口气,被他硬生生的压成了平静,然后说道:“你先下去吧,别把这个手艺丢了,再过一段时间,朕,还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办。”

    阿勿有些愕然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打开这个盒子,自己的价值就用完了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还有——

    看样子,这个盒子,只是让自己“练手”而已,而皇帝口中的“还有一件事”,似乎才是他留下自己真正的目的。

    阿勿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从外面走进来两个小太监,将这个阿勿带了下去,带到了祝烽专门安排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祝成轩和吴应求看着那个阿勿的背影。

    然后,又回过头来,对着祝烽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,还有些褪不去的阴翳,那种阴翳让人心惊胆寒,要知道,祝烽生起气了,是带着血腥气的。

    吴应求小心的说道:“皇上,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,道:“国公,魏王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在。”

    祝烽道:“准备迁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惊了一下,虽然各怀心思,也都不由自主的对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其实,迁都,当然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,毕竟,连大祀坛的东西都已经迁了过去,只是,没想到祝烽会在这个时候,宣布正式迁都。

    难道,打开那个盒子……就是契机?

    可是,这道圣旨,对迁都来说,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。

    吴应求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再想起祝烽刚刚对那个阿勿说的话,他说,还有另外的事要交给阿勿去办,只怕那,才是真正的契机。

    祝烽,可能需要开启另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吴应求立刻说道:“是。老臣这就下去,让众人准备。”

    祝烽道:“明天早朝,朕会正式宣布,但,你们该做什么,自己应该知道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之前,因为祝成轩入狱的事,祝烽已经像割韭菜一样,将朝中一大部分反对迁都的官员都惩治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这一批,只要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他也就交给吴应求去办。

    很快,吴应求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祝烽抬眼,看着祝成轩: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成轩迟疑了一下,大着胆子走过去,不动声色的将桌上的香炉往祝烽的身边挪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父皇……儿臣见父皇这几日的气色都不太好,似乎有些疲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迁都大事在即,望父皇,保重龙体。”

    祝烽抬眼皮看了他一眼,突然冷冷道:“朕让你的七叔担任京兆尹,你——就没有什么不高兴的?”

    祝成轩吓得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急忙低下头,轻声说道:“雷霆雨露,无非圣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看了他一会儿。

    心头的淤塞,倒像是稍稍的有一点减缓。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:“你下去吧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