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899章 父——皇——
    丽嫔下药,皇上对贵妃的态度大变,亲王尹京的圣旨,再加上这一次鹤衣在大祀坛上的一卦,迁都将会面临劫难……

    难道这一切,都是有关联的?

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,那对方要图谋的,就不是皇帝的宠爱,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叶诤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立刻就要起身离开,但想了想,又回头看向南烟,说道:“娘娘……好好的保重身体,千万不要遂了歹人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又说道:“叶诤,让小玉吃点苦头是对的,但还得让她回来。我担心她,我的身边也不能没有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会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叶诤离开之后,念秋端着药走进来奉给南烟,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轻声说道:“娘娘,小玉姐姐能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南烟只淡淡的说了一句,接过药碗来,忍着苦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|

    接下来的近半个月时间,倒是没有什么事发生。

    毕竟,在即将迁都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到了这件大事上,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,大家都没有了多余的精力。

    这一天,魏王祝成轩又将迁都的流程修改了一遍,然后呈到了祝烽的面前。

    祝烽坐在御案后面,接过文书,仔细的看着。

    祝成轩自然的站在他的面前,恭恭敬敬的低着头,只是目光小心翼翼的看向御案上的香炉。

    香炉还点着。

    袅袅青烟,从里面慢慢的蒸腾而起。

    其实,他直到现在也不能确定,到底自己的父皇是不是真的中了什么迷药,毕竟从那一天之后,他再没有再祝烽的身上,或者宫中的任何地方闻到那股味道。

    但是,香炉中的香,有清心解郁的功效。

    哪怕常人闻了,也有好处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正想着,就听见祝烽沉沉的说道:“你安排得,不错。”

    难得听到祝烽竟然会对自己说“不错”,从小到大,这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夸赞,祝成轩立刻高兴的笑道:“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祝烽说道:“不过,你安排的启程的时间是十月下旬,朕知道的是,十月之后,江上都吹北风。能在预定的时间到达北平吗?”

    祝成轩正要说话,这时,外面传来了禀报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皇上,丽嫔娘娘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说丽嫔求见,祝成轩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祝烽一听说丽嫔来了,倒是展了展眉心,正要抬头让她进来,祝成轩急忙说道:“父皇,关于这件事,儿臣要向父皇禀报。只是有些事——还暂时不能对外公布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御书房内,最好不要有“外人”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祝烽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眼看着门外,丽嫔的身影正在晃动,他想了想,说道:“让丽嫔先回去,朕现在有政务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补了一句:“朕晚一些,会去养性斋。”

    外面立刻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耳听着外面传来轻轻的一跺脚的声音,然后,一阵脚步声走远了。

    祝成轩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祝烽道:“嗯?还不说?”

    祝成轩急忙说道:“哦,父皇恕罪,儿臣是要向父皇禀报,之前父皇让船厂设计的一些特制的船,目前已经设计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祝烽一听,面色一霁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哄骗父皇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说道:“那些船,由专人设计,即使在逆风的情况下,速度也不会太慢。他们已经先造出了一些比较小的江船,试运了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儿臣打算,这一次迁都北上,就使用他们的船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祝烽听了,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向面前这个已经长高了不少,虽然还是少年,但已经褪去稚气,透着一点英气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,对他,有了满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祝烽也不会吧满意的表情就放在脸上,看了他一会儿,才说道:“这样的安排可以。行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祝成轩轻声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小心的退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一走出去,他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这个父皇,他终究还是敬畏,而且畏惧居多,只是在他面前说两句话,就已经满身冷汗。

    但是,一想到刚刚丽嫔又要来求见,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,只希望能早一点把这件事解决,可偏偏,叶诤之前来说的,恐怕丽嫔,还只是摆在台面上的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小心的退下了。

    祝烽坐在御书房中,又看了折子,才想起自己要去养性斋看丽嫔,便丢开奏折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十月中旬。

    天气变凉,一抬头就能看见一行一行的大雁飞过,宫中的萧瑟之景,也越发的深沉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从来也不留恋百花齐放的春夏。

    毕竟,在北平那样的地方度过了那么多年,对他而言,再美的景致,也只是风景而已。

    经过御花园的时候,他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嬉笑声。

    顿时,急促的脚步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转头,就看见另一边的亭子里,贵妃司南烟正带着心平公主在里面,她两只手牵着心平的两只小手,小心平竟然已经能站起来,而且跌跌撞撞的走两步了。

    祝烽停住脚步,看着这一幕,愣住了。

    在养了几天的病之后,南烟总算康复,而这些日子,前朝后宫没再出什么事,她便也没有再在祝烽的面前出现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那天在御书房中的经历,让她产生了后怕的心情,她生怕自己一眨眼,小公主就会被人带走,所以这几天,她自己带着心平公主,一刻都不分开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样,彤云姑姑他们,也只有更心疼的。

    幸好,苦中有乐的是,心平公主已经能扶着东西站起来,甚至,能在大人的引领下,走两步了。

    她小心的在亭子里走了两步,兴奋得嗷嗷直叫,突然抬起头来看向前方,更是裂开嘴,格格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父——皇——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