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902章 让朕抱一抱
    终于,到了要出发的一天。

    在前几天,宫中的一些宫女太监已经先一批上了船,他们运送的是宫中的一些古董器皿。

    这一次走的,就是人了。

    当然,跟随祝烽一起的,还有宫中一些重要的文书,这些东西自然就要随身带着。

    他们坐着马车到了江边,一下马车,就看到江面上,几艘大船一字排开,几乎将整个江面都占据了,如同高山一般耸立在眼前,江风凛冽,将潮湿的水雾都吹到了他们的脸上。

    一下马车,南烟就伸手,遮在了小心平的脸上。

    可是,小孩子已经看到了眼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她从出生到现在,已经快一岁了,一直都是在皇宫中度过的,虽然周围暗潮汹涌,但一个小孩子当然是感觉不到的,她每天能看到的,就是红墙碧瓦,还有御花园中美丽的花朵,和对着他们恭恭敬敬的宫女太监,从来不知道,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风景。

    小眼睛瞪得溜圆。

    当南烟伸手挡在她的面前的时候,她顿时急了:“嗷嗷,不——”

    小胖手去拉着南烟的手。

    南烟道:“不可以,风大!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小心平嘴一瘪,就做出要哭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彤云姑姑走过来,微笑着说道:“娘娘,还是让小公主看看吧,其实小孩子是非常强壮的,比大人还强壮。这个时候的她,是最喜欢看周遭的人和事,娘娘挡也挡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彤云姑姑笑道:“娘娘,有的时候也要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有些愣愣的。

    她好像也发现了,自从之前御书房那件事之后,自己对小心平的保护就有点过分,其实彤云姑姑他们已经说过几次,但自己都当做耳旁风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看到小心平在怀里闹腾的样子,她想了想,小心的将手放下。

    顿时,看到前方高大如山的大船,心平兴奋的“哇呜”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看着她这样,都笑了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又劝了两句,南烟总算松了手,将孩子交给她抱着,然后便四下的转头去看,正好这时,叶诤也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叶诤,你来得正好。”

    南烟急切的说道:“小玉呢?我前两天就让人来问你,你一直没给我回应。这一次我们北上,小玉她——”

    “娘娘放心。”

    叶诤说道:“我将小玉的名单放到了一部分重要人物的名册上。这一次,会跟着我们的船一起北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这一次迁都,也并不只是他们这些宫中的帝妃,还有皇亲贵胄们去北平,自古以来,只要营建一个城市,或者迁都,都要将其他城市中一些豪强,或者说有钱人迁徙过去,才能保证那座城市的繁荣。

    既然从今以后,北平是都城,那么自然,北平就得像金陵一样繁华才行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,祝烽也迁徙了一大部分南方的富商去北边。

    叶诤就把冉小玉的名字,塞进了这部分人当中。

    南烟惊喜的道:“皇上没发现吗?”

    叶诤转头看了一眼另一边,祝烽正从他宽大的金车上走下来,小声的说道:“也不知道皇上是没看到,还是看到了,没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正,让小玉跟我们北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放心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着,叶诤又回头看了一眼祝烽,这一次北上,是大事,朝中的官员自然是全部随行,所以跟在他身边的,也不可能是前些日子一直腻在他跟前的丽嫔凤姝,而是皇后。

    这样看起来,也总算有一点正常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他轻声说道:“娘娘,你有没有觉得,这些日子以来,皇上好像……好像要好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吗?”

    南烟也抬眼,看了祝烽一眼。

    她,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日子,她没有再跟祝烽见面,唯一的一次,在御花园中,还是“不欢而散”的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这样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叶诤想了一会儿,自己也笑了笑——其实,祝烽具体怎么改变了,他也不知道,只是,跟在他身边很久,似乎有一种微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南烟的心情,也并没有因为他这么说,而变好。

    原本之前,魏王祝成轩说发现了一种可疑的香味,而且给祝烽送去了那个香炉,南烟也以为,一切可以改变,但这些日子,祝烽并没有多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也许,那股香味,真的只是祝成轩的错觉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日子,魏王因为忙于迁都的事,也没有办法继续顾及这件事,所以事情,也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而南烟自己,她当然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在听说了有那种可疑的“香味”之后,她也让人偷偷进入养性斋去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进去过的人都说,并没有任何的发现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是当初在养性斋中,康妃要查那一杯茶,却发现并无异样一样。

    又在自己的心上扎了一刀。

    在这种日复一日的煎熬中,南烟觉得,自己的心力,已经快要耗尽了……

    看着她有些倦怠的样子,叶诤不由的就有点心疼。

    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贵妃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皇上他,怎么就不心疼呢?

    他之前,是那么疼爱贵妃的……

    这时,要准备登船了。

    巨大的舢板从船上搭到了栈桥上,栈桥的两边,彩旗飘飘,随着江风吹拂而不断的猎猎作响,甚至,每个人的衣衫都被吹得在风中飘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辰已到。

    小顺子走上前来,对着祝烽和皇后跪请道:“请皇上,皇后娘娘登船。”

    祝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登船,当然也是有规矩的。

    就像是每一次大殿上的礼节,要按照后宫的品级而行,祝烽和许妙音走在前面,紧接着,就是南烟了。

    祝烽正往前走的时候,突然转头看到南烟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忽的一动。

    停了下来:“公主呢?”

    南烟抬头看向他:“啊?”

    “心平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有点不敢相信他在问这个,迟疑了一下,跟在后面的彤云姑姑急忙上前,抱着小心平:“皇上,公主殿下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看到小心平,祝烽的脸上浮起了一点笑意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好,上船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南烟似乎还有些发愣,看着他的背影,听到他的那句话,而许妙音回头看了她一眼,淡淡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激动得满脸通红,轻声说道:“娘娘,快走吧。皇上他,他问到小公主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没说什么,只点了一下头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,自然被后面所有的人都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跟在南烟身后的,就是康妃吴菀了,她冷冷的看着这一幕,冷哼了一声,暗暗道: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个公主吗?

    而同样,这一幕,也被另一个人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就是丽嫔凤姝。

    宫中的等级森严,不管她再怎么受宠,身为丽嫔,在这个时候,她也只能排在后面,当看到祝烽回头,问起心平公主的时候,她的眼睛微微的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忍不住,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站在她的身后的小蛮急忙轻声说道:“丽嫔娘娘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了船,皇上还不是要让丽嫔娘娘过去服侍么?他们,也不过就是在这里看一眼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丽嫔没有说话,只是用力的咬紧了牙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跟在祝烽身边的时间,的确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代表,祝烽就会脱离她的控制,对她冷淡,她的药,是可以持续很长时间的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不知是她自己太过患得患失,还是她的错觉,她真的觉得,祝烽有一点,有那么一点,脱离她所设想的。

    他竟然还是会去关心小心平。

    甚至,在对着司南烟的时候,眼中会流露出一丝,她都没有看到过的温柔。

    但是,不应该的!

    他应该不再具备对司南烟温柔的心性,而是将所有的温柔,都倾注到自己身上才对!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

    难道自己用了那么多的办法,铤而走险,还是不能将他的心完全的擒获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凤姝的气息更沉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时,前面的人开始催促:“请各位娘娘们继续前行。”

    凤姝沉沉的出了一口气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们都登上了大船。

    甲板上非常的宽敞,甚至,几乎和他们金陵宫中的一些大殿一样大小,这一只船上只有祝烽和他的嫔妃,还有服侍的人,大家站在甲板上,一点都不拥挤。

    风,凛冽的吹来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有点冷了,但是大家难得看到这样烟波浩渺,宽阔无比的江面,都很新鲜,大家谁也没有直接进船舱,而是站在甲板上看风景。

    祝烽扶着围栏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他突然说道:“心平呢?”

    南烟原本也站在他的身边,听到这句话,又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倒是旁边的彤云姑姑反应很快,她立刻将心平公主递过来,却不是直接递给祝烽,还是送到了南烟的怀中。

    祝烽一转头,就看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嘴角,微微的勾了一下。

    俯身道:“让朕抱一抱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