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祝烽看到这个房间,眼睛仿佛亮了一下。

    南烟也转头看着他,却不知道为什么,他脸上会有这样放松的,甚至带着一点仿佛是错觉的笑影。

    祝烽道:“他们为贵妃布置的这个房间……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刚刚,似乎听到有几个小宫女往舱房里面跑,好像在说,丽嫔对她的房间不甚满意。

    总不会,要让自己跟她交换吧。

    所以,她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而祝烽转头看了她一眼,见她一言不发,倒也没有说什么,只抱着小心平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有一扇窗户,因为开的方向正好,所以让整个房间都显得非常的明亮通透,又不至于太冷,他将孩子放到床边的一个特制的摇篮里,将小被子轻轻的盖在了心平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,心平却没那么乖。

    这个月份的孩子,能站起来,能在大人的牵引下走两步,正是最精力旺盛的时候,祝烽虽然将她放下了,她却立刻抓着摇篮的围栏站了起来,对着祝烽格格直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道:“闹了一天了,还不肯歇息吗?”

    “父……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叫朕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孩子这个时候还并没有完全的懂事,就算能叫人了,也根本没有自己的意思,只是裂开嘴,露出两个白生生的小门牙,一边笑,一边叫,似乎这就是她全部的快乐。

    祝烽原本是打算放下孩子之后,就转身离开的,但这个时候,竟然有些走不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坐到了床沿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坐下来,南烟的眉心都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站在房间的一边,离床有一些距离,但又不能太远,因为心平还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矛盾极了。

    祝烽将一只指头递给小心平,这孩子揪着他的指头不就撒手,甚至,几乎就要沿着他的手指头爬起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祝烽道:“这孩子这么有力气吗?”

    南烟道:“啊?”

    “她很有力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彤云姑姑他们,也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她,有的时候能自己抓着椅子脚爬上椅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祝烽倒是有些惊讶了,记忆中,即使身为男孩子的祝成轩,在这个年龄的时候,也没有这么活泼好动。

    反倒是小公主心平,活泼得像一只猴子。

    祝烽回头看着南烟,眼中荡漾着一种似笑非笑的波纹:“她,像你小时候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其实,从来都不太愿意跟别人谈起,自己备受欺凌的童年。

    因为,将自己的伤处给人看,就意味着,将自己的弱点,完全交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她只在祝烽的面前说过。

    因为是他,因为是自己倾心相待的人,才愿意把自己的伤处展现给他看,别的人,她是绝对不会愿意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——

    看着祝烽,想着这些日子以来他是怎么对自己的,原本已经要出口的话,这个时候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感觉到她的气息沉了一下,祝烽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南烟故作平静的说道:“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,让祝烽的眉心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他,好像是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又好像是,被触怒了,再低头看了小心平一眼,将手指头从那小肉手里抽了出来,然后起身,说道:“行了,孩子也抱回来了,朕要——”

    他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走过来,南烟后退了一步,毕恭毕敬的对着他行礼:“恭送皇上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祝烽的脚步突然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南烟诧异的看着他,整个人踉跄了一下,要跌倒了一般,南烟虽然心里警惕,甚至还防备着,可是身体却不受自己控制的,立刻上前一步,直接伸手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祝烽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皇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皱着眉头不说话,脸上都能看到咬牙的痕迹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道:“朕,头晕,有点想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南烟一愣,但听到他这么说,还是立刻扶着他走到床榻前坐下,说道:“皇上先躺下吧。”

    祝烽躺到了床上,南烟又拿过枕头来,垫在了他的身后,让他靠坐在床头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心平扒着摇篮边站着,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喔……”

    等做完这一切,南烟立刻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祝烽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南烟回头看了他一眼,道:“皇上,妾,要去找太医过来。还有,皇后娘娘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迟疑了一下,又看了他一眼,轻声说道:“那,皇上要妾去请丽嫔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在说完这句话之后,南烟感觉到手腕上一沉。

    祝烽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的脸色有点不对劲,南烟话也不说,急忙将旁边的一只盆子拖过来,刚刚拿到床边,就听见祝烽“哇”的一声,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,真的把小心平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她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,呆呆的。

    而南烟也没有说话,一只手扶着祝烽的肩膀,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,给他顺气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搜肠刮肚的都吐完了,祝烽仍然难受得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南烟看着他难受的样子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手腕却还是被他紧紧的抓着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,又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呕吐了,不舒服的原因,他说话的时候,口气中也带着三分火气。

    若是在过去,南烟当然是不怕的。

    祝烽大发雷霆的时候,她也不怕。

    可现在,即使他安安静静的在自己的身边站着,不说话也不动,也让她竖起全身所有的寒毛,像是戒备的猫一样。

    南烟回头看了他一眼,轻声说道:“妾,去给皇上倒一杯茶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你得漱漱口。”

    祝烽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目光,似乎有缓和,但手还是没有放开。

    幸好这个时候,彤云姑姑和听福他们进来了,一见此情形,都吓了一跳,急忙过来,帮着收拾的收拾,去叫人的叫人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太医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皇后也来了。

    还有康妃他们。

    原来,大家虽然说是进了舱房,但眼睛耳朵却都还跟在祝烽的身边,南烟自然而然的退到了一边,看着大家拥挤在床边,等待着太医的诊治。

    只有许妙音最安静,她静静的等着太医为祝烽诊了脉,然后看着太医。

    旁边已经有人问:“太医,皇上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太医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又问了祝烽几个问题,问他此刻感觉如何,眼睛模不模糊等。

    一旁的康妃不悦的说道:“皇上到底是生了什么病,说清楚!”

    南烟站在旁边,平静的说道:“皇上,应该是晕船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众人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太医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,他也察觉出,应该就是晕船的症状,只是,这个阵仗那么大,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断症,生怕有一丝遗漏,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祝烽躺在床上,闭目蹙眉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大家一时间,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许妙音轻声说道:“太医,皇上真的是晕船了吗?”

    太医忙说道:“是的,皇上此刻的状况,就是晕船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——要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这,暂时不要动弹,刚刚皇上有呕吐的迹象,呆会儿得让厨房那边送一些清淡的饮食过来,服侍皇上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宫立刻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”太医看了看周围那些嫔妃,轻声说道:“皇上现在有些疲惫,最好是——能让皇上安静的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明显,就是在赶人走了。

    大家不免都有些不悦,毕竟,现在是在船上,跟在后宫中大家都离得很远不同,现在舱房都是紧挨着,开门就能看见,大家其实一直都期盼着能让皇帝到自己的舱房里来。

    毕竟最近,皇上忙于政务,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丽嫔那里。

    所以,让大家又动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更何况,刚刚太医也说了,让皇上静养不要动弹,那就是让他待在这里不动了。

    吴菀不由得咬牙——

    怎么这个司南烟,运气就这么好?

    如果皇上是到自己的房间里,开始晕船,那现在不就可以留在自己的房间里了吗?

    众人当然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只有南烟,脸色有些苍白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这时,许妙音回头对着南烟说道:“贵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迟疑了一下,才轻声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太医的话,你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,皇上就先留在你这个房间里,要好好的服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知道,你这里人手不够,若有什么短缺,立刻让人到那边来告诉本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南烟还有些走神,下意识的抬头,看了一眼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但闭着眼睛,显得心情不太好的祝烽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,终于轻声道:“是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