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906章 今晚,朕就在这里歇了
    凤姝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想要去找祝烽哭诉一番的,谁知走出去,却见外面吵吵嚷嚷的,拉住一个人一问,说是皇上病倒了。

    把她吓坏了。

    而更让她怒不可遏的时候,“病倒”的祝烽没有在他自己的房间里,却是在贵妃的房中。

    虽然她立刻赶过去,在半路的时候就听说,皇上并不是真的生病,只是有些晕船,只要休息一番就好,但,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就听到他们说,太医嘱咐,让皇上留在贵妃的房中,暂时不要离开。

    这样,对他的身体有好处。

    凤姝的脸都气歪了。

    她冲到了贵妃的房间,可是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了刺眼的一幕。

    她看到——

    摇篮里,小公主心平已经睡着了,梦中发出奶声奶气的嘟囔。

    祝烽靠坐在床头,虽然脸色的确很不好看,但他并没有闭上眼睛睡觉,而是睁开眼,看着前方不远,睡在卧榻上的贵妃司南烟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竟然透着几分温柔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日子,凤姝已经得到了不少他的温柔,甚至,也因为他的温柔而神魂颠倒,甚至有些不知所以,但,在心底深处,她还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“假”的。

    或者说,“暂时”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些茶,如果没有自己身上的体香……

    如果,她不能在这段时间内让祝烽真正的爱上自己,忘记司南烟……

    一切,都会像是转瞬即逝的云烟。

    当时,她几乎不顾一切的就想要冲进贵妃的房间里,将祝烽叫到自己的房间中去,不让他们两再有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,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魏王就出现在她身后了。

    “丽嫔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听到祝成轩的声音,让她惊了一下,凤姝一回头,就看到祝成轩,这个少年一向都非常的温和,这个时候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是,在他的笑容中,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,让人不舒服的气息。

    凤姝皱了一下眉头,但还是很快恢复了平常的样子,对着他也行了个礼:“魏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丽嫔是来看望父皇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,父皇要在贵妃娘娘这里歇息,母后,还有太医都已经打了招呼,让他静养,最好不要有人过来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“打扰”这两个字,祝成轩还特地的加重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明明知道,他并不得宠,如今宁王已经有了亲王尹京的身份,对他来说也是很大的冲击,可是,两个人这样面对面,凤姝当然还是讨不到任何的好处。

    她只能勉强笑了笑:“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忍着气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中,她实在有些按捺不住,转头看着卧榻旁边小几上的茶杯,那是她特地在金陵的皇宫中就制好,特地带上船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,船上不能再像皇宫中一样,每个宫的娘娘还能独自开火,他们在船上,就只能吃御膳房那边送来的东西,所以,她提前制好了这些水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,自己实际上已经不需要茶水的作用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为了让他依赖,她还是去做了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胸口一阵火起,凤姝按捺不住,猛地一挥手,将那一杯茶扫到了地上,哐啷一声摔得粉碎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旁的小蛮吓了一跳,忙说道:“娘娘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正好这个时候,吴菀和高玉容路过了外面。

    听到响动,转头一看,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冷笑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下可好,皇上留在贵妃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狐媚子,以为靠一点手段,就能勾引皇上,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娘娘说得对,狐媚子就是狐媚子,上不得台面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边说着,一边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凤姝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对小蛮道:“把东西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小蛮急忙上前来收拾了地上的狼藉。

    凤姝坐在卧榻上,感觉到两边窗户吹进来的风,呜呜直响,冷冽的空气虽然冻得人手脚发僵,但,也好歹让她冷静了一点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,已经不是在宫里了。

    她在养性斋说什么做什么,都只有自己的人知道,可现在,在这艘船上,对门就住着惠嫔黎盼儿,上上下下的人都可能路过门口。

    自己,要小心。

    她握紧了拳头,咬牙说道:“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,是我的,是我一个人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让他回到我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都不能阻止,哪怕是你——司南烟!”

    |

    休息了一阵之后,南烟睁开眼睛,看到祝烽还躺在床上睡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这么累,睡了这么久还没醒,倒是一旁摇篮里的小心平已经醒了,正举着两手两脚在闹腾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小心的抱起心平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动,就惊醒了床上的祝烽,他睁开眼:“唔?”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南烟急忙对着他行礼。

    祝烽揉了揉眼睛,看清了视线中的她,眼神倒也不自觉的温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倒是很久,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。

    之前那一段时间在养性斋中,虽然有那种让人心神荡漾的香味萦绕着,凤姝也一直守着他,但不知道为什么,梦境中是让他感到非常的难受,睡得越沉,越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倒是刚刚这一觉……

    睡得格外的舒服,好像四肢五体都重新舒展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有点熟悉,又好像很遥远似得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御膳房那边就送来了膳食,也是之前太医吩咐过的,比较清淡的东西,正好南烟也一天没吃东西了,便与他对坐下来,一起用了饭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会儿之后,外面天色就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祝烽却还抱着小心平不撒手。

    南烟迟疑着,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祝烽感觉到她心不在焉的,便说道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妾在看,天色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皇上是否要回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祝烽将小心平放进摇篮里,说道:“今晚,朕就在这里歇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