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不一会儿,祝烽就跟着小蛮到了丽嫔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进门就看见凤姝躺在床头。

    她神情黯然,脸色苍白,两颊又泛着一点不正常的红晕,眼睛也微微发红,布满了血丝,一看就是没有休息好,生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祝烽走到床边,低头看着她:“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,”凤姝原本奄奄一息,抬头看是他,脸上立刻露出了近乎幸福的微笑,挣扎着要起身,但无奈身上发软,只一动又软软的瘫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,恕妾不能向皇上行礼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祝烽伸手扶着她的肩膀,将她按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因为靠的很近的关系,他立刻又闻到了一股熟悉的,让人心神荡漾的香气,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似乎比平时要浓郁得多。

    平时闻到这股香气,祝烽只觉得心神一荡,但这个时候,他隐隐有种眩晕感,但意识还是很清醒的。

    只是手脚一阵一阵的发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眉头一皱,而丽嫔见他这样,立刻双手伸过来,攀在他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也不舒服吗?皇上若不舒服,不妨就在妾这里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说是病着,但手上的力气却一点也没少。

    像一条无骨的蛇,看似柔软,却缠得人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丽嫔娘娘。”

    是太医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凤姝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,手一软,祝烽便直起腰来回头道:“太医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太医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凤姝的脸色都有些难看,说道:“我,我没让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太医微笑着说道:“丽嫔娘娘自然没唤微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魏王殿下去贵妃娘娘那里探望小公主,听贵妃娘娘说起丽嫔娘娘生病了,魏王便吩咐微臣过来为娘娘看诊。”

    凤姝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事,不用看诊。”

    那太医赔笑道:“丽嫔娘娘,不能讳疾忌医呀。”

    祝烽已经走到一旁的椅子前坐下,说道:“不错,让太医给你诊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经开口了,凤姝自然无话可说,只能咬了咬牙,将手腕伸出来。

    太医走上前,用小垫子放在她的手下,又用一块丝帕盖在了她的手腕上,小心翼翼的为她诊脉。

    诊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祝烽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那太医直起身来,说道:“丽嫔娘娘,这是心火太旺,抑郁所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了看这个房间,走过去将两边的窗户打开,顿时一阵江风灌进来,吹得大家都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有祝烽,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苦寒天气,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可是,这阵风一吹进来,也将房间里的香味一下子吹散了。

    凤姝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她立刻说道:“太医,你这是做什么?我身体不好,你还把窗户打开,是要让我着凉病的更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丽嫔娘娘此言差矣。”

    太一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娘娘来自倓国,早就习惯了苦寒天气,江南这个地方的冬天是不会让娘娘着凉的。但娘娘如今病着,房间里门窗紧闭,不通风,反倒会让娘娘的病症加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凤姝的脸色又是一沉: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“丽嫔娘娘,请放心,”太医认真的说道:“微臣再下去,为娘娘开一剂药,娘娘吃两帖,再安心领养一段时日,就能好了。”

    凤姝还想说什么,一旁的祝烽已经说道:“这种事你应该听太医的。”

    刚刚虽然感觉到有点眩晕,但当太一推开窗户,冷冽的江风吹进来,他不仅不觉得冷,反倒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再看向凤姝,人也更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凤姝咬着下唇,只能忍气说道:“妾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祝烽说完,对着太医道:“你下去办你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太医应着出了这个房间,而祝烽也站起身来,转身准备走出去。

    一见他要走,凤姝急了:“皇上要走?”

    祝烽说道:“太医说了,你要静养,正好,朕还有些事要办,你就安心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走出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就在祝烽走出去没几步之后,又停了下来,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,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但,没有惊动任何人,他又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留在房中的凤姝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祝烽竟然就这样离开了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过去,他是一定不会走的,他一定会留下来陪着自己,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?为什么现在他竟然对自己这么平淡。

    难道,难道自己的香——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下意识的抬起手臂,自己闻了一下自己的身上,但立刻又回过神来——

    没有用药,怎么可能闻得到?

    当然自己闻不到是正常,可是祝烽他——难道他也闻不到了?

    不可能,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失效过!

    但若没有失效,为什么祝烽的态度会转变?

    凤姝一时间陷入了无限的惊恐和胡乱的猜测当中,越想心里越像是火烧一般的难熬。

    这时,小蛮看到她这样,说道:“丽嫔娘娘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小蛮,”凤姝紧张的说道:“我的香是不是失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娘娘的香又不是普通的药,怎么可能会失效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凤姝自己也有些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这又不是药,是不可能失效的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她有些慌乱的说道:“既然没有失效,那皇上为什么会走?他为什么会离开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,一定是我的香失效了!”

    小蛮想了想,说道:“可是娘娘,这些日子,奴婢已经让人密切的注视了皇上那边的动静,连同叶大人,还有贵妃娘娘,奴婢都让人瞧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的确派了人到咱们养性斋里,可是,她当然是什么都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还有叶大人,他也想了很多办法,当然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些日子,皇上并没有召太医为自己把过脉,也没有服用过任何的药物,他不可能拜托娘娘的控制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应该放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的确应该放心,可是,只要一想到祝烽会抛下自己离开,凤姝整个人就都静不下来,内心里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走?

    他走,不就代表自己的香失效了?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疑神疑鬼,简直就要疯了一样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个样子,小蛮也有些忧心忡忡,急忙上前来安慰道:“娘娘也不用担心,反正现在娘娘该做的都做了,咱们也已经上船了,等到了北平,一切就都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凤姝狠狠的一拳砸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小蛮被她吓得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凤姝恶狠狠的咬着牙,因为咬得太用力,脸颊几乎都有些狰狞变形,她一字一字的说道:“他是我的,他是属于我一个人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,都不能夺走他!”

    |

    南烟坐在窗边,看着外面的风景。

    江面上波光粼粼,江水不断的起伏翻涌,就好像此刻自己的内心,虽然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,但她自己知道,自己的心,没有停止过跳动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跳动,是带着痛的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走上前来,轻声说道:“娘娘怎么就把饭菜撤了呢,你自己还没怎么吃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南烟摆了摆手:“我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”南烟淡淡的说道:“我想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叹了口气,正要转身离开,却见祝烽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顿时惊讶得睁大了眼睛:“皇——皇上?”

    南烟一听她的声音,也愣了一下,转过头来,顿时也傻眼了。

    而祝烽走进来,看到已经收拾一空的桌面,立刻皱起了眉头:“饭菜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一时间都失去了反应,直到彤云姑姑过来扯她的衣袖,她才勉强起身,对着祝烽:“妾——拜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朕问你,饭菜呢?”

    “妾,让他们撤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撤下去?”

    祝烽的脸色沉下来,瞪着她:“朕不是说了,朕要回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那一碗饭,朕还没吃完!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是又喜,又怕,急忙跪下说道:“请皇上息怒,奴婢这就让御膳房的人送来。”

    她真的害怕,祝烽一怒之下,就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祝烽沉着脸看着他们,半晌,怒道:“那还不快去?难道还要朕饿着肚子等?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起来,急忙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南烟站在原地,却还有些回不过神似得。

    只呆呆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祝烽走过来,看着她瘦得削尖的下巴,脑子里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来,一伸手,就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:“朕的话,你是当耳旁风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突然觉得,眼睛有点发烫。

    她呆呆的望着他,眼睛有一些滚烫,又湿润的东西涌上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