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宁王笑了笑,没有接这个话。

    这时,大门的两边站满了人,都是前来接驾的,纷纷跪地,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祝烽只淡淡的摆了摆手:“都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转头看宁王:“朕只是在这里暂住一夜,明天就去北平,用不着这么大的声势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这话说的,皇帝陛下到此,声势不浩大怎么行呢?”

    “这,好吧。”

    祝烽倒是很好说话的样子,摆了摆手,便走进去。

    宁王跟在他身后,看着他的背影,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别馆,里面风景很好。

    虽然是北方,草木都已经凋谢了,但是皑皑白雪,将这里妆点成了另一番景象,入目一片银装素裹,就好像泼墨的山水画一般,清净又优美。

    祝烽走进去,一路看到这些风景,说道:“老七,你这个园子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能得皇上青眼,真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朕以前怎么不知道,你在这里还有个园子?”

    “以前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时候有的。”

    祝煊笑道:“就是前些日子,才刚刚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祝烽转头看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的手脚,倒是快。”

    祝煊的目光微微的闪烁了一下,似乎有一点不安,而祝烽又往前看着,说道:“这么好风景的园子,朕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煊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笑着说道:“皇上是怪臣弟先一步下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弟的就是皇上的,皇上要这园子,臣弟随时都可以献给皇上。”

    祝烽背着手一边往前走,一边说道:“看来,你是想跟朕,重新谱就金楼别苑的佳话了。”

    祝煊立刻笑道:“这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为皇上分忧解难,是臣弟之幸啊。”

    祝烽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平时很少这样的笑,几乎除了南烟之外,也没有人见过他真正开怀大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他在众人的眼中,都是严肃,又阴沉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看到这个样子的他,和过去相比有些陌生的他,祝煊眼中闪烁的光更亮了一些。

    走到里面一个风景宜人的所在,祝烽看了看周围,然后说道:“金楼别苑的佳话就不必了,不过,朕将来若要出巡,你这个园子,倒是一个很好的落脚点。”

    祝煊立刻说道:“臣弟会让人在此,时时恭候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祝烽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许妙音他们都跟在他二人的身后,听着他们的对话,大家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祝烽这才说道:“好了,你安排的居所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祝煊亲自引着他们往前走去,这个园子的确很大,柳暗花明,曲径通幽,走了好一会儿,就走到了园子的后半段,这里有一扇门,是专门将园子的前后隔开的。

    显然,也是为了这一次接驾准备的。

    祝烽住进的,自然是最大的一个院落,而且已经有侍卫在这里守护,皇后和贵妃的院落,在他的周围。

    等到安排了他们几个之后,祝煊这才又回头,对着其他的嫔妃说道:“诸位娘娘,这里可不比北平的皇宫,更比不上金陵的皇宫,诸位的居所,就要往西边再走两步了。”

    离皇帝他们的院落,要远一些。

    众人的脸上,不免都流露出了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但,毕竟是宁王安排,他们也不好说什么,且不说只在这里住一天,大家也并不急着在这一天晚上就一定要争宠,再说了,现在的宁王,可是北平的京兆尹。

    亲王尹京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,在举国上下,已经是无冕的“天下第二”了。

    谁又敢对他的安排指摘什么?

    宁王自然不会带着她们过去,而是让人领着她们往西边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祝烽站在自己的那个院落的门口,又看了看两边,然后对许妙音和南烟说道:“你们都各自回房吧,今天晚上好好的休息,明天就要去北平,到大祀坛祭祀,还有很多事要做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和南烟都答应着,行了个礼之后,便往自己的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,才是下午,阳光正好。

    就算到了休息的地方,他们也不可能马上就上床睡觉,再说了,到了一个新的地方,也难免都有些兴奋得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南烟的心里,自然还有更深的一层。

    明天,就要进北平城了。

    也要去往大祀坛,进行迁都后的第一次祭祀,这是举国上下都非常关注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——

    明天也是心平的生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让彤云姑姑把心平抱过来,到了一个新的地方,心平比他们还更兴奋,因为地板擦得很干净,油光发亮,又烧着地龙,很暖和,便索性将她放到地上,这孩子就像一只脱了缰的野马似得,在房间里爬个不停。

    南烟苦笑道:“你这个脏包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小小嫩嫩的声音,已经会顶嘴了。

    南烟笑道:“还说不,你看你爬来爬去的,呆会儿又玩一身的灰。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笑道:“娘娘别说,宁王殿下倒是有心,让人在这里垫了这么多的垫子,公主殿下都不怕磕着。地板也干净。”

    南烟听说,还是讲心平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拉过她的手一看——

    正如之前彤云姑姑说的,她手上的胎记,在聚拢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聚到很小的一团了。

    隐隐看出来,像一个月亮。

    掌中日月么?

    这样一说,倒真是一个很好的兆头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并不希望这个小丫头能有什么翻云覆雨的能力和责任,只要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就好。

    虽然,她还不知道,明天,能不能平平安安的度过……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虽然今天,天气看起来很好,但,这是北方的冬天。

    风雪欲来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的嫔妃们,都纷纷的到了自己的居所,大家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丽嫔凤姝的房间,是在最角落的。

    大家看到她被分配到那里,都纷纷讥笑,凤姝的脸色阴沉,没说什么,只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一推开门,就看到里面一个身影,正背对着她站着。

    凤姝的脸色一凝,急忙走进去,反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