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因为这个园子被宁王祝煊安排的非常妥当,所以等到他们安顿下来,才刚过申时。

    天色还早,加上今天难得出了太阳,虽然有一些旅途劳顿,但大家都不想这么早休息。

    只是和大人们不同,兴奋了一路的小心平这个时候倒是累了,南烟让彤云姑姑陪着她睡觉,自己离开这个院子,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一片冰天雪地。

    南烟裹紧了身上的狐裘,一路走到园中,虽然这里也有一个湖,但湖面上已经结冰,岸边有一棵很高大的树,大概因为来之前才下了雪,树上甚至都还有树挂。

    晶莹剔透,就好像月宫玉树一般。

    南烟走到树下,抬头看着这棵树,不由得想起了上一次祝烽带着自己从北平离开到鹤城的时候,半路上看到的那棵树。

    也是这样的高大,也是这样的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而那个时候发生的事——

    就在南烟站在树下,专注的回想这一年多前发生的那些事,不由得就有些失神的时候,莫名的,她感觉到有一个目光在追随的自己。

    这个目光,就像他们的船靠近大神堂海港的时候,人群中的那个目光。

    专注,甚至还有些……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站在树下,一时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这个天津城,包括这个园子,是自己从来没来过的,又怎么会有熟悉的眼神看着自己呢?

    难道,只是精神紧张的错觉吗?

    就在她有些恍惚的时候,一阵风突然吹来,摇晃着身边的这棵树,听着头顶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,树干轻轻晃动,上面的积雪哗啦一声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南烟刚一回头,就看到一个身影猛的冲到她面前抬起手臂,挡在了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积雪哗啦啦的落下来,全砸在了那个人的肩膀上和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这一幕也曾经发生过。

    正是在她刚刚回忆的,一年前的那个时候,从北平到鹤城的半路上,祝烽曾经为她挡住了树上落下来的积雪。

    那一天发生的事,让她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在积雪中,她和祝烽两个人嬉笑打闹的快乐,也有另一个人离开,带来的悲伤,始终印刻在她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而此刻,这个记忆中的身影,就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有些紧张,目光中也充满了关切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惊愕的睁大眼睛,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面孔,依旧清俊,眼角眉梢那种霁月清风的气质,也丝毫不变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简大人?”

    南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可是站在她的身边,抬起双臂将她护在怀中的,分明就是简若丞。

    听见她叫自己,似乎也确定了她无恙,简若丞微微一笑,松了口气似的,将双臂放下来,掸了掸袖子上和肩膀上的落雪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,草民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草民……

    对了,他早已经被罢了官,现在已经不是中书省右丞,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啊。

    可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简若丞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只是短短一面,南烟的脑子里已经翻滚了无数个疑问,她站在简若丞面前,轻声说道:“简——二公子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简若丞挡干净了身上的落雪,恢复了从来风度翩翩的模样,后退了一步,与她保持了规矩的距离。

    然后微笑着说道:“草民一直在这里呀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?”

    南烟皱着眉头看着他,恍惚了一下,突然明白过来什么。

    之前就听说他离开了金陵,但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,难道说——

    “你,你来了宁王府上?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简若丞笑吟吟的说道:“草民现在是宁王府的一位幕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竟然到了祝煊的身边,做他的幕僚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官员,告老还乡,或者被罢官到一些网页的府上做幕僚,这都是很常见的事,可是——

    他是简若丞啊!

    那个人是宁王祝煊啊!

    这两个人,是南烟无论如何,就连做梦都不会想到会走到一起的人。

    南烟抬头望着他,有些傻傻的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简若丞重复了一下这三个字,脸上闪过了一点似笑非笑的神情,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就很好笑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为什么不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草民虽然被罢官了,但草民还有自己的理想,还有自己想要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在朝中不能做,那就换一个地方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良禽择木而栖,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

    是,这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放在他身上,就是不正常。

    南烟只觉得自己的气息都乱了,眉心微蹙,抬头望着他,口气显得纠结又沉重: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她好像陷在这个问题里走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若是别的人,她都能理解这个“良禽择木而栖”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——宁王——

    南烟轻声说道:“二公子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简若丞微笑着看着她,目光却显得镇定而郑重:“在下做任何一件事都很认真,并且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又响起了一个戏谑的带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若丞,你在跟贵妃娘娘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正经八百的,就像在发誓一样,别吓着了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南烟的心都微微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简若丞立刻微笑着转过身去,平静的说道: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从他们身后慢慢走过来的,正是宁王祝煊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工夫,他又换了一身衣裳,雪白的长袍领口镶了一些蓬松的羽毛,显得又温暖又华贵。

    依旧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简若丞转过身去对着他,笑道:“若丞说的是今晚的晚宴。”

    “晚宴?”

    南烟诧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祝煊微笑着走过来说道:“没错,贵妃娘娘,皇上和诸位娘娘到本王的这个别馆来,本王自然要有接驾的规矩。今晚的洗尘宴,还望娘娘给本王一个薄面,一定出席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