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看到简若丞的这一刻,祝烽的脸色仿佛一沉,他摆了摆手,让皇后和身后的人不必跟着,然后慢慢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简,若,丞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站直了身子,对着他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:“草民拜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走到他的面前,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微笑着说道:“草民知道皇上即将迁都北平,将要途径天津,倒是一直盼望着能与皇上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早就知道朕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,朕要做什么,都被你看透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,说得就有一点危险了。

    简若丞的脸上仍旧是非常得体的笑容,只是气息微微一沉,然后说道:“虽然现在,草民没有食君之禄,但身为宁王府幕僚,为皇上分忧解难,也属草民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祝烽目光灼灼的看了他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只让你做一个幕僚,实在有些屈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心志,这样的能力,给你一个宰相做,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草民岂敢。”

    祝烽勾了勾唇角,便不再看他,而是将目光又移到了南烟的身上。

    南烟原本是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,看着他们两说话。

    这一对曾经的君臣,现在相见,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了,简若丞不卑不亢,祝烽不喜不怒,似乎一切都非常的平静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什么,听着他们平静的谈话,南烟却有一种冷汗直冒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祝烽的目光看向她的时候,她下意识的低下了头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的面色微微的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了她一会儿,道:“你来得,倒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,南烟也不敢胡乱接话,而说完这句话之后,祝烽就不再说什么,而是转身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留在这里的两个人,都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似得。

    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简若丞对着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南烟也莫名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道:“对了,你刚刚——”

    简若丞看着她,目光认真而专注:“嗯?”

    南烟原本想要问他,刚刚是不是在外面看着自己,但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他的眼神,这句话就有些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而正在这时,祝烽已经走到正上方的桌前,坐了下来,宁王自然是坐在他的身边,作为主人,对着众人道:“诸位,请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还看着南烟,南烟想了想,笑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念秋过来扶着她,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在宁王的地方摆下的这个洗尘宴,所以,宁王和祝烽一起坐在了正上方,皇后坐在了祝烽的身边,而大堂上,两边还依次摆着几张桌案,一边是祝烽的妃嫔,另一边,就是宁王的人。

    祝烽后宫的妃嫔虽然不多,但也不能全部出席,所以,只有九嫔以上才能到场。

    南烟,自然就坐在了这一边的首位。

    而坐在她对面的,就正是宁王府如今最受重用,也最得宁王信任的首席幕僚,简若丞。

    两个人,又面对面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为了不僭越,简若丞一直低着头。

    但,即使低着头,他还是能感觉到一道目光,炽热如火的盯着自己,好像要把自己的身体都看穿一样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宁王微笑着说道:“皇上,这一场洗尘宴,也算是臣弟和皇上的一场家宴,恭喜皇上即将完成自己的梦想,迁都北平。”

    抬头一看,祝煊坐在自己的座上,正举着酒杯,微笑着对祝烽道:“臣弟就以一杯薄酒,恭贺皇上。”

    祝烽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也拿起了桌上的酒杯,说道:“这一次,也多亏老七你为朕分忧解难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臣弟不敢居功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个人也对着下面挥了挥手,众人都举起了手中的酒杯。

    南烟只喝了一口,立刻被辣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好烈的酒!

    再看向周围的众人,大家对这样的烈酒也都有些不能适应,对面的简若丞只喝了一小口,就立刻放下了酒杯。

    倒是坐在上方的两个人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祝烽笑道:“这酒,不错。”

    宁王祝煊立刻笑道:“臣弟就知道,南方那边的酒水其实都不合皇上的口味,皇上一定还是喜欢喝这样的烈酒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祝烽笑道:“不错,看来,还是老七你懂得朕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朕一直想念的,就是北方的烈酒。”

    宁王立刻说道:“明天,就是皇上迁都的大日子,这么重要的时刻,自然要好好的庆祝,臣弟再敬皇上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身后捧着酒壶的侍从立刻上前,再为他们斟酒。

    等斟满之后,两个人一举杯,又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祝烽大笑道:“痛快!”

    而一旁的叶诤,看到这个情形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个样子的祝烽,他并不陌生,过去镇守北平,在军中的时候,只要不打仗,祝烽经常跟自己的部将这样狂放的饮酒,那个时候,他一点燕王的架子也没有。

    感情,也是在酒里喝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军中,他有一大批可以为他卖命的部下。

    可是,自从文帝登基,开始削藩,而他也决心夺取天下,在听取了鹤衣的建议后,他几乎就没有这样喝过酒。

    尤其,是在登基之后。

    身为帝王,要时时谨言慎行,不能贪杯误事,所以,即使没有人劝,他就算喝酒,也非常的克制。

    但,他现在这个样子——

    叶诤上前一步,轻声说道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祝烽看了他一眼,道:“嗯?”

    “明天就要到北平了,而且,皇上要先去大祀坛祭祀,这酒,还是不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他的脸上泛起了一点红意,似乎已经有了微醺之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旁的宁王笑道:“叶大人果然尽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酒的质地最纯,更甚于水,是以自古以来祭祀天地都用酒。明天是皇上的大日子,本王与皇上饮酒,也是为了提前庆贺,这,没什么吧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