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南烟道:“二公子,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简若丞看着她,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南烟点了点头,又看了他一眼,又点了一下头:“那——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,循例应该是简若丞后退一步,像之前送回皇后的时候一样,礼貌的问候一句,请她早些休息,她也就可以“毫无牵挂”的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,简若丞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仍然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手里还提着一盏灯笼,灯光并不盛,只能勉强照亮两个人的轮廓,但是,这样晦暗的光线下,南烟却能格外清楚的看到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微微的闪烁着,在发光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这样安静的对视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即使老练如彤云姑姑,站在一旁,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简若丞都是非常得体,也非常有礼有节的人,但他这样送贵妃回来,却站在门口不走,的确有点超出了身为人臣——或者说,作为宁王幕僚的身份。

    于是,彤云姑姑上前一步,轻声说道:“贵妃娘娘,天色晚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立刻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简若丞似乎也“清醒”过来似得,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贵妃娘娘请早些休息,明天一早,就要启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南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,便转身走进了屋子,当她转身,看着彤云姑姑关上房门的时候,看到门外的简若丞提着灯笼,慢慢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皱着眉头,轻声说道:“简大人——哦不,是简公子,他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,也是酒喝多了?”

    南烟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彤云姑姑又看了她一眼,轻声说道:“娘娘,皇上今晚让丽嫔过去,娘娘不会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南烟已经有些无奈了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气,也轮不到我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更气不到这个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这么说,但彤云姑姑能很明白的感觉到,她的心情并不太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这些日子皇上已经“回心转意”了一些,但没想到,刚到天津城,那个丽嫔又借机上位了。

    真是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另一边在铺床的念秋不高兴的说道:“娘娘也不用担心,等到了北平的皇宫,也不跟现在一样,到时候轮不到她再在皇上面前晃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忍不住苦笑。

    她扶着椅子扶手,慢慢的坐下来,彤云姑姑看着她脸色不对,走过来一看,轻声说道:“娘娘今晚也喝了不少酒,是不是也醉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像,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念秋,赶紧下去,让厨房那边给娘娘煮一碗醒酒汤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念秋立刻跑了出去,彤云姑姑要去倒水给南烟洗漱,但一摸,因为太晚回来,水都有些凉了。

    她便也下去,重新取热的水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从大堂走回来,一路冰天雪地,吹着冷风还没觉得,这个时候回到房间里,又烧着地龙,南烟就感觉到热得有点难受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,将窗户推开。

    忽的一声,一阵风卷着从屋檐上飘落下来的雪沫,迎面吹来。

    南烟被吹得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,人也清醒了一点。

    她想要探头去看祝烽那边的情形,但在这里已经完全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若是这么晚了,只怕,他们也该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心里又涌起了一股说不出的,压抑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刚刚跟彤云姑姑他们说,轮不到自己生气,也气不到这个,但其实,心里的难受,可以骗别人,却骗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祝烽前一段时间对自己的态度缓和,到底是他们所想的,没再被什么神秘的药物控制,还是,他真的就只是这么想。

    那,他现在亲近丽嫔……

    也还是他愿意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心头一阵针扎似得痛楚,让她呼吸都有些困难,她下意识的伸手抓紧了胸口的衣裳。

    一滴泪,从眼眶滚落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种熟悉的感觉传来。

    好像,有一双眼睛,在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南烟下意识的抬起头来,看向前方,而窗外,是一片漆黑的世界,除了远处的房舍屋檐下,亮着一点灯笼的光,周围,几乎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有些紧张,睁大眼睛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是谁在看着自己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被推开了,她急忙转头,却看见彤云姑姑端着热水走进来,看到她瞪大眼睛的样子,彤云姑姑也愣了一下:“娘娘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半晌,才轻声道:“姑姑,外面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人?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走过来,往窗外看了一眼:“没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刚刚一路走回来,没看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南烟心里有些茫然,难道,是自己的错觉?

    彤云姑姑道:“娘娘不要胡思乱想了,这里到底还是宁王的府邸,不仅有宁王的人马守护,皇上也派人在周围,怎么可能有人敢在外面偷看娘娘,那是要杀头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窗户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将水兑好,让她稍事的洗漱了一遍,正好念秋也从厨房那边端来了醒酒汤,她喝了之后,总算酒气上头的感觉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便让他们退下,自己休息了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他们一走,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心里,始终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北方的冬天,夜里风声呼啸,吹着院子里的树不断的摇晃,树影映在窗户上,给人的感觉,好像有人在外面似得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越这样想,越觉得门外有人。

    甚至,她好像都听到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南烟觉得自己可能是喝醉了,酒还没醒,但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让她忍不住从床上下来,赤着脚走到门口,忽的一下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外面,果然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她被冷风一吹,自己也清醒了一点,苦笑着。

    真是疑神疑鬼的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再一低头,就看见门口的地上,一块石头,正压着一张纸笺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