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“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了彤云姑姑的声音,南烟坐在桌边,将手中的纸笺叠起来收好,然后走过去打开门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站在门外,说道:“娘娘,你真的还没睡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南烟点了点头,道:“姑姑怎么又过来了,你不是下去休息了吗?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说道:“刚刚巡逻的人路过门口,说看见娘娘的房里还亮着灯,担心,所以让奴婢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他们倒是细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迁都是大事,他们当然要小心谨慎的。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说着,往房间里看了一眼,空无一人的房间,只有桌上亮着一盏灯,显然,刚刚南烟就坐在桌边,但桌上连一杯茶都没有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轻声说道:“娘娘不是已经睡下了吗,怎么又——”

    “哦,我睡不着,所以起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明天一大早就要启程,娘娘还是不要太晚睡了,否则精神不好——明天还要去大祀坛祭祀呢。况且,又是公主殿下的生辰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平静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马上就睡,姑姑你也下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告退。”

    彤云姑姑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了夜幕中,南烟沉默了一会儿,才慢慢的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热气,很快就重新聚集起来,将刚刚打开门的时候灌进来的冷风和寒意驱散。

    可南烟的双手,却凉得像冰块一样。

    她关上门之后,又背靠着门,站了好一会儿,才让自己缓过一口气来,慢慢的走到桌边。

    从袖子里,拿出了那张叠好的纸笺。

    其实,上面也只有几个字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这几个字,就像是冬日的惊雷,明明不可能出现,而一旦出现,就会让天地变色,令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她再次低头,看着那几个字,只觉得那些字就像是有温度一样,炽热的温度,几乎要烫伤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沉默了很久,南烟慢慢的将那张纸送到烛台前。

    火焰扑朔,一下子就点燃了纸笺。

    很快,那张纸笺就在手中化作了一团火焰,上面的字也一个一个,渐渐的消失在了火光当中。

    等烧到最后,南烟一松手,火焰化作灰烬,晃晃悠悠的落到了地上,她甚至还踩了一脚,将那一团灰烬彻底的化作虚无,然后转身,吹熄了桌上的烛火,再在黑暗中慢慢的走到床边,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,她做得平静无声。

    甚至,就连刚刚在彤云姑姑面前,她都没有露出一点异样,平静得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心跳如雷。

    她全身的血液,都在飞快的奔流,耳边回响的也不再是外面呼啸的风声,而是血液奔流的声音,在这样的黑暗当中,仿佛千军万马一般。

    怎么会?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她冰冷的手微微的握紧,却发现掌心,全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自己刚刚是不是做了一个梦,如果现在,自己继续躺下去,等到早上起来,梦是不是就会醒来?

    她这样想着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自己可能这一夜是睡不着了,但没想到,在耳边不断响起的如潮涌一般的声音中,她慢慢的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就在混沌中,她感觉到有人走到了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虽然天色很暗,那个人的眼睛却很亮,紧紧的盯着自己,那种目光好像要让人窒息,但,又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柔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南烟即使在半梦半醒间,也回想起之前彤云姑姑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一次迁都是大事,宁王的人,连同祝烽带来的护卫,都加倍小心,连自己的房中半夜亮起灯光,他们都会谨慎的去让彤云姑姑来查看,又怎么可能,让人进入到自己的房中呢?

    原来,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梦好像更沉了。

    南烟躺在床上,感觉到那双眼睛仍然在紧盯着自己,一丝一毫都不肯放松,而既然知道是梦,她也不再紧张,就这么平静的相对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床边的人慢慢的俯下身来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,吹拂到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有些热,甚至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呼吸也很急促,好像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,即使在梦中,南烟都能感觉到他近乎焦躁的,难以控制的情绪。

    在炽热的呼吸之后,是一种奇怪的触感。

    落到了唇上。

    有些温软,在自己的唇上轻轻的一点,随即,好像觉得不够,又更深入。

    南烟微微的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即使是梦里,她也知道不对。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是谁,在亲吻着自己?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她在与那个人唇舌交缠的时候,极力的想要躲开,可是梦中的她,全身沉沉的,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,只能勉强在逃避的间隙,从唇边溢出一两句虚弱的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你,是谁?”

    问完这句话,她突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室通明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南烟有些愕然的睁大眼睛,看着头顶的帷幔,半晌还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——

    昨夜,那个站在床边的身影,还有,那个人专注的目光。

    甚至还对自己……

    难道是梦吗?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来,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唇。

    唇瓣微微的颤抖,也不知道是昨夜被人碰过,还是敏感的错觉,她总是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可是,房间里,的确只有自己一个人,而且,已经快要天亮了。

    天光从窗外透进来,照亮了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难道,真的只是一场梦吗?

    好离奇的梦。

    南烟有些恍惚的从床上坐起来,而这个时候,彤云姑姑他们也来了,因为今天一大早就要出发去北平,他们就要来服侍她起床梳洗。

    很快洗漱完了,南烟坐在梳妆台前,念秋给她梳头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说道:“昨晚娘娘这么晚才睡,恐怕没睡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没说话。

    不是没睡好。

    不仅睡得很好,还做了个奇奇怪怪的梦。

    只是,那种梦,她不好意思跟他们说。

    这时,她想了想,问道:“皇上呢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