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南烟紧皱着眉头,看着这个异形的胎记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她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出这一口气,并不是放松,而是在心底默认了什么东西似的,她伸手,轻轻的握住了小心平那肉嘟嘟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喃喃的,像是说给孩子听,又像是说给自己听。

    “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|

    因为宁王的居所原本就在北平与天津的中间,皇帝的御驾往北行了大概半个多时辰,便到了北平城。

    远远的,已经在苍茫雪原上,看到了北平城的轮廓。

    南烟撩起帘子,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在离开的时候,还没有这样浩大的规模现在看起来,北平城已经比之前所见的大了不止一倍,如同一头卧狮,匍匐在雪原之上,只远远的看一眼,就令人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北平以前只是一座边城,现在作为国都,理当有这样的气势。

    也许是这种雄浑的气魄,给了南烟一些力量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也稍稍的安定了一些。

    低头抱着怀中兴奋的,不断扑腾着往窗外探头的小心平,轻声说道:“我们一定能闯过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北平城门下,之前在这边执行公务的官员,和后来迁移到北方的官员全都聚集在此,排场比之前在宁王在天津城中接驾的排场还要大。

    城上城下,彩旗飘飘,卫兵列队,刁斗森严。

    一些外来的使节也都在此。

    而南烟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面属于倓国的旗帜。

    倓国的人,他们也来了!?

    来的是谁?

    当然,蒙克身为一国之君,是不可能来的;而从之前收到的一些情报来看,现在蒙克和阿日斯兰之间也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和竞争关系。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时刻,阿日斯兰应该也不敢离开国境。

    可惜现在离的太远,人又太多,实在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南烟想了想,隔着帘子对外面喊了一声:“叶诤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叶诤就策马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你去问一下,这一次皇上迁都前来庆贺的各国使节当中,倓国派来的使者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叶诤答应了一声,外面立刻传来马蹄往前飞驰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御驾停在了城门前。

    南烟听到了外面山呼万岁的声音,自然是祝烽出了金车,接受臣工和百姓的朝拜。

    等到朝拜完毕之后,大臣们和百姓便都纷纷跟随御驾进入城门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去的便是城南的大祀坛。走在半路上,叶铮的马蹄声又响起,回到了南烟的车驾旁。

    他在窗外轻声说道:“贵妃娘娘,微臣打听到,这一次倓国派来的使节是一位重臣,名叫满都。”

    “满都大人?”

    南烟的眉头一皱,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那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这个人可是曾经差一点成为塔娜公主的夫婿的男人。

    倓国这一次让他出使……

    南烟更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外面的叶诤禀报完之后,见里面半天都没动静,轻声问道:“娘娘,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”南烟想了想,还是说道:“让人去盯着他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叶诤立刻便传话下去。

    周围,马蹄阵阵。

    南烟听着车轮磕碰在崭新的地面上,发出的夺夺的声音,还有那些密集的马蹄声,自己的心跳也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,尽管,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,可是,眼看着大祀坛就在前方。

    谁,又能冷静得下来呢?

    终于,他们的马车停在了大祀坛外。

    这里,也已经聚集了不少的老百姓,前来观礼,当看到皇帝的金车停下来的时候,所有的人全都跪拜在地,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祝烽从金车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身明黄色的长袍,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这里的风要比之前凛冽得多,大概是因为这里的周围没有什么过高的建筑,无法抵抗凛冽的寒风,可是,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冷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脚下的大道,青石板铺得平整又宽敞,直通向正前方。

    那里,是外坛。

    远远的,能看到蜿蜒曲折的长廊,通向斋宫的无梁殿,另一边还有神乐署,以及一大片的连房。

    而这一片建筑的后面,能隐隐看到几座巍峨的大殿矗立着。

    远远的,大殿顶上的琉璃碧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那是大祀坛的三大殿。

    分别是供奉历代祖先灵位的正殿,和放置皇族成员玉碟,还有专供前来祭祀的皇族成员休憩的两处偏殿。

    而在这三座大殿的后面,就是祭祀的大祀坛。

    周围,还有一些其他的建筑,祝烽也只简单的看过图纸,今天这一切,才第一次真真切切的呈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边的侍卫立刻上前来,扶着他和皇后下了金车,后面的那些嫔妃也都纷纷从马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两边的官员开道,他们慢慢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走到了供奉祖先灵位的正殿前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今天先要祭祀天地,不能忙着过来祭祀祖先,只有等到去了大祀坛,祭祀了天地之后,再过来。

    祝烽只简单的看了一眼,便让大家去了另一边的偏殿。

    毕竟,一大早从宁王的别馆出发,一路上,大家也被颠簸得有些辛苦了,要在这里休息一下,养足精神,才不至于在呆会儿的祭祀中出现差错。

    而祝烽自己,去了皇乾殿。

    自然是要换上祭祀专门用的衣裳,并且,还要跟礼官确认今天所有的祭祀的步骤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,一步都不能错。

    南烟跟着皇后和其他的嫔妃,一起到了偏殿休息。

    但是,没一会儿,她就起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门口服侍的小顺子轻声说道:“贵妃娘娘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南烟道:“大殿里有点闷,我想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可留神,现在时辰差不多了,千万别误了祭祀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知道。”

    南烟点点头,出了这座偏殿,沿着长廊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到了另一座大殿。

    这里,是放置皇家宗谱,还有皇族成员玉碟的地方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这里的守卫就走上前来:“贵妃娘娘?拜见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南烟很平静的抬了一下手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守卫们站起身来,又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贵妃娘娘,呆会儿皇上就要在那边祭祀了,贵妃娘娘不是应该跟皇后娘娘他们一起,在偏殿休息的吗?为什么会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哦,本宫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他们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,贵妃要进来这里看,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合规矩,只是,上面并没有传话下来说允许她进入,这,让这些守卫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南烟看了他们一眼,微笑着说道:“你们不会是要拦着本宫吧?”

    “小人等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本宫也不为难你们,”南烟微笑着说道:“你们不要忘了,今天是本宫的女儿,心平公主的一岁生日,再过一会人,她的玉碟就要放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对了,今天不仅仅是皇帝陛下前来大祀坛祭祀天地的日子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要紧的事,就是公主的周岁生日。

    跟其他的皇族成员一样,她的玉碟,也要放进来。
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被南宫只是提前过来看看罢了,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,你们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对视了一眼,便退到一边:“是。”

    南烟这才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守卫很多,但这些大殿里的里面,却是非常的空旷。

    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南烟走进来,反手关上了身后沉重的大门,这里面安静得只剩下她的呼吸,周围的烛光微微的闪烁。

    一下子,好像进入了一个静谧的空间。

    跟外面,都不是一个世界了似得。

    这个大殿的正面,是整整一堵墙,直连到了大殿的顶端,墙上是一整幅画,画的是江山,还有一些战士们英勇杀敌的场景。

    高皇帝戎马一生,在放置皇族成员玉碟的大殿当中,还特地让人画了这样一幅画。

    大概,他也忘不了,自己曾经在战场上的往事吧。

    不过,南烟现在的注意力不在这里,她只简单的看了一眼,就绕过了这一堵墙,走到了大殿的后面。

    这一堵墙的背面,是无数的柜子。

    就跟之前,她做尚宝女官的时候,守护的玉玺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柜子并没有锁起来,而是就这样敞开着,里面放着无数个明黄色的绸缎包裹的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里,就是每个皇族成员的玉碟。

    每一个柜子下面,贴着一张小小的纸笺,标注玉碟的主人分别是谁,而南烟一眼,就看到了祝烽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上前,小心翼翼的将那个盒子取下来,解开了上面的绸缎。

    里面的那个盒子,非常的精致。

    也眼熟。

    跟过去在金陵皇宫中,放置玉玺的盒子,还有在金楼别苑看到的那个木盒,几乎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,上面的锁。

    南烟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到自己的领口,小心翼翼的抽出了挂在脖子上的一条绳子。

    绳子下面,吊着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正是当初,她在湖底的淤泥当中,捞出的那把钥匙。

    她的手微微颤抖着,拿着钥匙,轻轻的插进了锁孔里。

    只听咔嚓一声——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