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925章 宁王亚献!
    就听见“吱嘎”一声,沉重的大门被慢慢的推开,阳光照进这个幽暗又空旷的大殿里。

    简若丞抬眼一看,里面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难道,是在后面?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要往里走,可是刚迈出一步,身后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,温柔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二公子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?!”

    简若丞急忙回头,只见司南烟站在他的身后,正温和的看着他,脸上透着一点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?”

    简若丞眉心一蹙,急忙将脚步收回来,转身对着她拱手行了个礼:“贵妃娘娘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哦,本宫刚刚觉得那边大殿里有点吵,就出来走走,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简大人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南烟一边说着,一边抬头看向他的身后,微笑着说道:“听说,这是放置皇室宗亲玉碟的大殿,简大人到这里来,有什么要安排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没有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急忙摇头,说道:“在下只是看到时辰到了,但是娘娘没在那边,就过来这边找找,无意中,走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既然时辰到了,那咱们就快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贵妃娘娘请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对着她伸出一只手,南烟点点头,转身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简若丞也跟在她的身后,只是走了几步之后,又回头,看了一眼那虚掩的大门,里面幽静的空间,给人一种莫名的战栗感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们通过了长长的丹陛道。

    走到这边的偏殿,许妙音带着人在里面,转头看见南烟和简若丞走进来,她急忙走上前来:“贵妃,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哦?妾只是出去走走,忘了时辰,幸好简公子过来提醒了妾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点点头,又看了简若丞一眼,说道:“辛苦简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毕恭毕敬的对着他们行了个礼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许妙音和南烟站在偏殿的门口,看着他的背影慢慢的离开,不一会儿,就走到了宁王祝煊的身后,似乎跟祝煊说了什么,祝煊往这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此刻,阳光正盛。

    而祝煊的眼中,隐隐透着一点深幽的阴霾。

    许妙音道:“贵妃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沉默了一会儿,轻声说道:“娘娘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这么说,但此刻的气氛,以及许妙音经历了那么多风雨所自带的敏感,已经早就让她察觉到,今天不止是迁都,祭祀那么简单,贵妃简单的话语,也完全不能安慰她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先到前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南烟跟着她走过了偏殿,慢慢的走向了祭坛。

    这座祭坛,比金陵的大祀坛的祭坛还要更大,而且分上下三层,虽然不及前面的一些大殿,甚至不如神乐署的殿宇看起来那么高大巍峨,可是,这个祭坛以天为象,最上层,铺着九块扇面原石,第二层和第三层,都是以九为倍数向外延伸。

    九,原本就是天数,以这样的形制修筑的祭坛,矗立在广阔的天地间,给人一种格外宏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,都站在周围,列队整齐。

    许妙音和南烟走过去,站在了祭坛第二层的台阶两边,毕恭毕敬的抬起双手。

    这时,前方响起了礼乐声。

    他们抬头一看,是丹陛大道上,手持刀、斧、剑、戟,以及禾穗,彩旗的贵族子弟,身穿祭祀的礼服,且歌且舞,随着礼乐慢慢的踏步,走向祭坛。

    祭祀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南烟顿时屏住呼吸,凝神看着前方,只见祝烽身着皇帝祭祀的礼服,由慢慢的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礼乐声声,让他的脚步,也比平时看起来更沉重,更稳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走到了祭坛下。

    皇后带着贵妃,还有周围的妃嫔和群臣,一齐向他拜倒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祝烽淡淡的一拂袖: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众人慢慢的站起身来,而祝烽一提衣襟,慢慢的走上了祭坛,在祭坛的第三层上,摆放着祭祀的桌案,祭桌上,摆放着牛羊猪三样太牢牺牲,以及三杯祭酒。

    祝烽走上前去,站定在祭坛中央。

    远远的,传来一声钟响。

    旁边的祭祀礼官立刻上前,将其中的一样牺牲端起来,奉给他,祝烽高举过头,对天一拜,然后,又交回给祭祀礼官。

    一样一样的祭品都献过之后,便是三杯祭酒。

    祝烽向上苍首献了第一杯祭酒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要举起第二杯祭酒的时候,下面的礼部尚书突然开口说话了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整个大祀坛上,原本安静得只剩下风声,人人都屏住呼吸,突然有人开口,众人都不免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南烟立刻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只见严故上前一步,朗声说道:“皇上,祭祀也要分首献和亚献。皇上刚刚既然已经担任了首献,那么亚献,皇上就应该另选他人。”

    祝烽已经快要碰到酒杯的手一顿,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慢慢的转过身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礼部尚书:“哦?严尚书这话是说,第二杯祭酒,朕不能献了?”

    严故说道:“天佑大炎,福祚绵长,也要代代相传,方能百世不衰。皇上这一次祭祀的亚献,自然也要遵循这样的自然之理。”

    祝烽听到这句话,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,眼中浮现出了一点笑意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尚书这话,也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尚书认为,朕应该让谁来进行亚献呢?”

    严尚书的脸色微微一沉,没有说话,而人群中,有人在轻声说道:“宁王殿下是皇上的骨肉血亲,又是股肱之臣,这一次迁都,宁王殿下居功至伟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宁王殿下,可以担当亚献的重任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下面不断有人说着“宁王殿下”四个字,南烟的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这段话,字字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王朝,希望自己福祚绵长,自然要代代相传,而历来献祭天地,首献和亚献的确是不同的,一般来说,皇帝作为首献,亚献,多数时候是太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所有的人却首推宁王祝煊来进行亚献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