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之前,宁王得到了亲王尹京的机会,虽然也有这样的传统,但毕竟,还没有正式的确认,而此刻,这些朝臣的话,这分明,就是要在这个祭祀的大典上,公然的确定他的继承人的身份了!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绝对不行!

    南烟不由得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她也告诉自己,不能冲动。

    若今天这件事,真的已经是早有准备,那对方不可能只有这一点水平而已,她不能过早的出手。

    于是,抬头看向祭坛上的祝烽。

    而祝烽,也低头看着这些聒噪的群臣,眼中冷光乍然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噙着一丝微笑,突然说道:“宁王。”

    这时,站在人群当中的祝煊上前了一步,恭敬的抬起手来,行礼道:“皇上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祝烽道:“看来,你今天是众望所归。你认为,你自己能够担当亚献的重任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宁王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虽然早已知道,祝烽因为茶,还有香的关系,受了丽嫔凤姝的影响,但不知为什么,此刻抬头看向他,因为背光的关系,只能隐隐的看到阳光勾勒出的他的高大的身形,看不清他的眼神和脸上的表情,这种模糊感,反倒让祝煊的心里,升起了一丝莫名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以退为进,说道:“这些,不过是大臣们的意思,能否亚献,也要看皇上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分明也是在逼祝烽。

    这个人,以前都没有发现,他竟然这么精明,甚至精明得有些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南烟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人群中又响起了一个清朗的声音,大声说道:“不可!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别人尚可,站在宁王身后的简若丞,脸色突然一白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也都回头。

    只见人群当中,一个身影昂然而立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简同光!

    一看到他,南烟的心又跳了一下,下意识的看了简若丞一眼,只见他默默的低下头,藏在袖子里的手不易察觉的握紧了。

    简同光却目不斜视,连看都没有看别人一眼,直接走上前来,对着祭坛上的祝烽拱手行礼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简老,”祝烽微笑着看着他:“这一次祭祀天地,其中的许多繁缛礼节,都靠着简老翻阅古籍,才能完善,简老劳苦功高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简老突然出来,是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简同光朗声说道:“刚刚皇上也说,这一次祭祀天地的礼节,都是老朽翻阅古籍方能完善,老朽现在站出来,也是为了这个‘礼’。”

    “哦?朕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简同光说道:“历朝历代,祭祀天地,都是由皇帝担任首献,而亚献虽后于首献,但有同样重要的位置,历来,都是由皇太子担当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立刻说道:“可是皇上现在还未曾册立皇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没有皇太子,难道就不能有人亚献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皇太子,宁王也是可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七嘴八舌,简同光目光一横,看向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江南大儒,而且也在课堂上教训惯了学生,目光中自带七分的凛然和威压之意,被他这样一看,众人不由得声音一噤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简同光冷哼了一声,又用眼角看了脸色微微发沉的宁王一眼,然后说道:“宁王再是股肱之臣,也只是臣,并非皇太子,不能担当亚献!”

    这时,有个礼部的侍郎上前,冷笑道:“简老这意思,我们都明白,那简老认为,今天应该让谁来担当亚献呢?”

    简同光刚要说话,旁边有人说道:“简老总不会要说,是魏王吧?”

    站在祭坛第二层的魏王祝成轩,这个时候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简同光看了他一眼,道: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照您的话来说,的确不可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简若丞从后面慢慢的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,他们父子二人对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周围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,大家看着这一幕,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,有一些人,甚至露出了一丝戏谑,嘲弄的笑意。

    心说:再是大儒,再是家教严谨,又如何?自己的儿子,还不是跟他背道而驰,父子两还在祭祀天地的时候对峙起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简若丞奏上来,简同光的脸色更沉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儿子今天失礼了,只是为了与父亲辨礼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刚才说了,历朝历代,都是皇太子担任亚献,宁王既然是臣,不是太子,够不上这个资格;但魏王,他也只是王而已,并非皇子,也担不上亚献吧?”

    简同光眉头一皱,说道:“可是,魏王毕竟是皇上的骨肉!”

    简若丞微笑着说道:“宁王殿下,也是皇上的至亲骨肉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如今宁王不仅是亲王,更是担任了北平的京兆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微微拖长了一些。

    后面的话,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后面的话,有人替他说。

    果然,这时,周围那些大臣们都纷纷的说道:“亲王尹京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历代的亲王尹京,不都是——太子的人选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皇太子,但是,可以有皇太弟啊?”

    “当初高皇帝,不是还册封过皇太孙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全都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,原本严肃的祭祀场所,变得吵吵嚷嚷。

    而站在祭坛上的祝烽,眼中的神情更冷了一些。

    倒是祝煊,在心里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幸好,在祝烽受惑最深的时候,他做了一个最重要的决定,就是让群臣上表,给自己争取了亲王尹京的身份。

    现在,就算万分之一的机会,祝烽醒过来了,自己也不用惧怕。

    这个身份,给了自己太大的便利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冷冷的看着这些人唇枪舌剑的辩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祭坛上突然又响起了一个声音,只是这个声音并不如简同光那样的清朗,而是微微的低沉,有些柔和,在这些大臣们的唇枪舌剑当中,好像突然出现的一股清流——

    “皇上,妾有一言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