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“皇上,妾有一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大家慢慢的,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站出来说话的不是别人,居然是安静站在祭坛上的皇后许妙音。

    众人一时间都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祝烽也转头看向她,嘴角微微一勾,说道:“皇后?皇后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往皇上恩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今天这么多人都发表意见了,皇后乃是母仪天下,又有何不可说的。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平静的上前一步,南烟能感觉到,在阳光下,她的脸色比之前苍白了一些,但面对着下面成百上千的目光,她还是坚定的说道:“刚刚,简老和简公子的话,本宫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照理,或者说,循例,宁王和魏王,都没有册封为皇太子,那么,他们就都不具备亚献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本宫认为,诸位也不必再争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礼部尚书上前一步,对着她拱手行礼,说道:“皇后娘娘,亚献这件事非同小可,若宁王和魏王都不能,那还有谁能呢?”

    许妙音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但是,并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又将目光转向了简同光,说道:“简老,刚刚本宫听皇上说,这一次祭祀的礼节,都是简老从历代古籍上查阅而来,所以,是有制可依,有迹可循的,对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只要在古籍上有记载,或者说,在历朝历代曾经出现过先例的,我们都可以依例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”她挺直了腰背,说道:“这一次亚献,就由本宫来担当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连简同光也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许妙音平静的说道:“本宫也熟读古籍,不管是古籍上的记载,还是众所周知的事迹,大家都应该记得,在唐代,曾经有过皇后亚献的先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今天,没有别的人有资格担任亚献,那就由本宫来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下子就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的确,在唐代,的确有一位皇后,曾经在泰山封禅的时候越过了当时的太子,担任了亚献;在那个时候,的确是石破天惊,之后的几百年,也再没有过皇后在祭祀中担任亚献的记录。

    但是,毕竟已经成为了先例。

    而现在,许妙音虽然提出了这个看似不合理的请求,但是,在宁王和魏王都不具备亚献的资格的情况下,由她来担任亚献,反倒就显得合情合理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一时间,众人都不好说话。

    毕竟,刚刚开始,都是“宁王”和“魏王”在相争,而现在,突然冒出了皇后,大家似乎不好和皇后争夺,但是,又不愿意白白的放手。

    所以,场面有些僵持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南烟在一旁轻声说道:“皇后娘娘的提议,合情合理,也有例可循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了周围的一些嫔妃一眼。

    原本,康妃他们都愣愣的站在一边,因为祭祀,都是皇帝和群臣的事,他们只是来看一眼,但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,而且,皇后站出来了,众人都有些愕然,哪里还有说话的意识。

    而南烟看了她们一眼,他们也有些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康妃想了想,轻声说道:“这,也是啊。”

    立刻,周围的那些嫔妃,如黎盼儿、新晴她们,都纷纷说道:“皇后娘娘可当亚献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站在祭坛下,许妙音的弟弟大将军许世风,还有许家的一些亲信,也都纷纷开口:“皇后娘娘可当亚献!”

    一时间,他们的声音,盖过了之前那些人的。

    祝烽站在祭坛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只淡淡的看着他们,这个时候,才又看向了简同光。

    “简老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,可以当亚献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简同光花白的眉毛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女人担当亚献,不足以让他们接受,但是,比起皇后,宁王更不能让他们接受。

    所以,他犹豫了一下,终究还是说道:“皇后娘娘,可当亚献。”

    祝烽微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对着许妙音道:“皇后,来。”

    “妾领旨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长舒了一口气,但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,她慢慢的往祭坛上走,路过南烟身边的时候,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南烟对着她轻轻的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许妙音走到了祭台上。

    在祝烽的指印下,她完成了亚献。

    下面的一些人都纷纷的松了口气,而接下来的祭祀,也非常顺利的就进行了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的祭祀礼节都进行完毕,祝烽淡淡的一挥袖,转身。

    礼官道:“礼成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大家都没有说话,而在这样安静的气氛中,又好像酝酿着一种怪异的暗涌。

    而这时,就看到宁王上前一步,微笑着对祝烽说道:“皇上,祭祀礼成,而接下来,还有一样很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今天,是心平公主的周岁生日,皇上之前也已经吩咐了,要在今天,将心平公主的玉碟送入偏殿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祝烽的脸上晃过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南烟的心不由得跳了一下,抬头看了他一眼,祝烽说道:“不错,这件事,也非常的重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挥手:“将心平公主的玉碟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礼官立刻下去,不一会儿,便碰上来了一个托盘,深红色的锦缎上,稳稳的放着一本单薄的册子。

    跟之前,在偏殿看到的那本册子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,要新很多。

    可是,跟在那个礼官身后的,还有另一个礼官,手中也捧着一个托盘,但托盘上放着的,是一个金色绸缎包裹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南烟只一看,气息就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就是——

    祝烽道: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上,”祝煊微笑着说道:“今日乃是迁都大事,而且,皇上与皇后亲自祭祀天地,这样的大事,自然应该在宗族大事记上添上一笔才是。”

    祝烽挑了挑眉毛: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    祝煊道:“臣弟认为,皇上的玉碟当中,应该讲这件事也记录在案,迁都,乃是皇上的功绩,应该让人千秋万代的传颂下去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