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932章 身后的一只手
    “你——敢!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,犹如晴天霹雳一般,一下子在众人的头顶炸响。

    祝煊突然惊悚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就在众人呆立原地,不敢动作的时候,突然,周围又响起了一阵响动,转头看去,只见祭坛周围,那宽大的墙壁外围,突然出现了阵阵整齐的脚步声,从四面八方围拢上来。

    有人来了!

    大家睁大眼睛,只见数不清的旗帜,还有无数的身影,一下子从四面八个门外一拥而入,一下子冲进了这一片宽阔的场地。

    那是——

    南烟站在祭坛高处,一眼就看到,是英绍率领的御营亲兵!

    他们冲进来之后,立刻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,将之前准备一步一步往祭坛闭紧的护卫全都断了后路。

    一瞬间,那些护卫也有些惊慌。

    毕竟,在之前,整个大祀坛都是在他们的控制之下,不管做什么,他们都有底气,可是突然出现了皇帝的御营亲兵,一时间,让他们也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就要动手了!

    可是,双方的人数看上去也是势均力敌,动起手来,结果会如何呢?

    胜负未明,但人心总是这样,这些人因为突然的变故都有些犹豫,拿着刀的手微微的颤抖着,刀锋发出了不定的,闪烁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祝煊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瞪大双眼,看着眼前这一幕天翻地覆的转变,突然明白过来什么,转头看向祝烽,声音一瞬间就哑了:“你——你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居高临下看着他,却只是冷冷道:“还要朕再说一遍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敢!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,就像是两记重击,狠狠的打在了祝煊的胸前,他踉跄着后退了两步,身后的简若丞急忙扶住了他:“王爷!”

    祝煊道:“你,你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自然已经不必说。

    若是还在被人控制着心神,他绝对不可能对自己产生戒备和警惕的心理,更不可能提前准备好御营亲兵。

    祝煊道:“原来你早就已经清醒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众人似乎还有些不知所以,而站在祭坛上,与其他的嫔妃一起的丽嫔凤姝,这个时候一下子脸色惨白,转头看向祝烽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同样颤抖的人,还有站在台阶下的南烟。

    她看到这一幕,也不知道是悲是喜,再转头看向祝烽的时候,眼中蓦地涌起了滚烫的泪水。

    泪眼朦胧间,似乎感觉到,祝烽也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但,只是短短的一眼。

    下一刻,祝烽冷厉如刀的目光已经落到了祝煊的身上,眼中闪过了一丝阴冷。

    他微微眯起眼睛,冷笑着说道:“能让朕走到这一步,老七,你也不简单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煊的眼神乱做一团。

    但,他转头看了看周围的局势,突然深吸了一口气,又抬起头来,脸上恢复了之前那种戏谑的,玩世不恭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皇上此言,让臣弟不解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祝煊上前一步,做出恭敬的神情,对着他抬手行礼,说道:“皇上,臣弟只是想要让皇上回宫而已。这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——”祝烽阴沉的看着他:“你敢!”

    第三次听到这句话,让祝煊的脸色更苍白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知道,比起在北平打了十几年的仗的祝烽,自己在兵力上,以及战场上的应变,是大不如的,也正因为如此,所以,为了今天,他谋划了不知多久。

    步步为营,将每一个细节,都算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还是——

    不过,再转头看了看周围那些御营亲兵,他的嘴角突然又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,抬起头来看向祝烽,眼中已经透出了一点毒辣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皇上,就这一点人,就想控制全场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皇上认为,有了这一点人,皇上就不必向天下交代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人?”

    祝烽听出了他口气中的威胁之意,却只是冷冷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嫌人少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祝煊突然感到了什么,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只见祝烽手一挥,忽的一声,从祭坛的后面,突然闪出了几十道身影。

    快如闪电,大家几乎还没看清,这些人已经落到了祭坛之上。

    好快的身手!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这些人,将祭坛上的嫔妃,礼官,也都吓了一跳,甚至有人惊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有南烟,压抑住了心中的激荡。

    她转头一看,这些人身着锦衣,头戴官帽,黑发高束,面色肃然,几乎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,也大多生得面如冠玉,俊美异常。只是,他们的表情显得非常的冷厉,跟他们手中紧握的寒芒四射的刀剑,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这,好像不是一群人,而是一群刀剑布阵!

    他们是——

    祝煊也被这些人的突然出现惊了一下,瞪大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祭坛周围,明明都是自己的人布置的,这些人是藏在哪里?为什么完全没有被发现?

    “这是?!”

    “他们,是朕的亲信卫队,锦衣卫!”

    祝烽站在祭坛之上,背着双手,冷冷的说道:“你,还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还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祝煊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南烟正有迟疑,不知道他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,还能如此稳如泰山,却听见祭坛上,祝烽突然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老七,朕知道你在等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祝煊像是破功了一般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到现在,看到御营亲兵的出现,看到锦衣卫的出现,虽然他都有惊讶,但,并没有让他完全的失去自持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,突然听到祝烽这句话,他却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得。

    好像,心里还有一道最后的防线。

    却突然发现,原来自己的防线,已经崩溃。

    南烟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们,只见祝烽冷冷的说道:“你还在等,等你外面的人马进来,对吗?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马?

    南烟一听,心头又是一沉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祝煊的脸色已然大变。

    他惊道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,说道:“那你不妨,安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!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他这么一说,周围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大家全都凝神静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才发现在周围风声之外,大祀坛的外面,似乎还有声音,那声音非常的远,却非常的嘈杂,因为刚刚,御营亲兵和锦衣卫的突然出现,大家惊恐不已,都没有一个人静下心来去听外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现在,大家才听到。

    而祝烽已经瞪大眼睛,看着祝烽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祝烽冷笑着说道:“你大概已经忘了,朕,才是在北平,镇守十数年,所向披靡的燕王!”

    这句话,说得够狂!

    但,他有他狂傲的资本。

    他的确,就是那个镇守北平十数年,让倓国骑兵不能犯境一分一毫的燕王,这么多年来,大炎王朝的安定,都是他在战场上,一刀一剑,拼下来的。

    祝烽说道:“战场上的这点事,你以为,还能瞒得过朕?”

    南烟这个时候,立刻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,不止在大祀坛内安置了这些人马,祝煊为了确保万一,在大祀坛的周围,也安置了一些人马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这个想法,早就被祝烽看破了。

    所以,祝烽也已经提前在北平设下了伏兵,不等宁王的人动手冲进来,他的人在外面,已经解决了宁王的人马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北风呼啸。

    而风声中,传来了刀剑交击刺耳的声音,还有人的怒吼和惨呼。

    甚至,他们还能从风中,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外面,已经不知道激战成何种模样,更不知道,已经是怎样的惨烈战况。

    可是,越看不到,越让人惊恐。

    祝煊的脸色,一下比一下更苍白,他抬头看着祝烽,整个人就像是风中的一盏残烛。

    祝烽低头看着他,口气冷冽,说道:“老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问朕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里还能说得出话来。

    已经没有人能说话了。

    祝煊站在祭坛下,两只手握紧了拳头,手背上青筋暴起,但过了许久,慢慢的松开。

    再抬起头来,看向祝烽,脸上已经换上了和平常一样,散漫不羁的笑容:“臣弟,当然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让臣弟负责这一次祭祀,外面的人马,都是臣弟安排保护的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请皇上,不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,让人牙痒痒。

    因为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明着要对祝烽动刀动剑,一直以来,他的话,都有三分保留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,已经到了这个局面,他一句话,仍然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不过,也正因为这样,南烟明白,他的行动,失败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心一松,脚步也软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只手突然从背后伸过来,一把抚上了她的后背,稳稳将她扶住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南烟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正要回头,就听见身后响起了一个低沉,有些熟悉的声音,在耳边温和的道:“别怕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