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933章 让你闭嘴!
    南烟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正要回头,就听见身后响起了一个低沉,有些熟悉的声音,在耳边温和的道:“别怕。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——

    虽然有些熟悉,却又透着一股陌生,是因为太遥远,而产生的陌生感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这个遥远的声音就在身后,近在咫尺,让南烟整个人都微微战栗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甚至都不敢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“你是——”

    他颤抖着,用尽力气,才说出了那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伤?”

    而听到这两个字,身后那只扶着自己的手,也微微的颤抖了一下,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心底里被激活了。

    南烟听见他在耳边沉沉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是他,真的是他!

    黎不伤!

    南烟这个时候才有些恍惚的回忆起来,就在两年前,黎不伤答应加入祝烽的皇家卫队进行训练,但为期两年的时间里,他们不能见面,甚至也不能有任何的信息往来。

    这两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,虽然有的时候,南烟也会想起这个拥有一双狼一般的眼睛的少年,但更多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她的确,无暇去想他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自己几乎已经快要忘记他的时候,他出现在了身后,用他温热厚实的手掌扶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黎不伤,他回来了!

    南烟的心里又是激动,又是欣慰,虽然碍于眼前的局势,她还不能回头跟他好好的叙旧,但还是带着笑,轻声说道:“回来了就好,你回来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的人却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同于重逢给南烟带来的快乐,他身上的气息却似乎并非完全是快乐,在快乐中,还隐藏着一种更深的情绪,让人捉摸不清。

    只是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他才说道:“是的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他说得格外的重。

    南烟甚至有一种错觉,因为他的“回来”,似乎又会有一场翻天覆地的震荡。

    一定,是错觉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南烟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祭坛上的祝烽一眼。

    而正在这时,祝烽也低头看向这里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掌控了全局,但不知为什么,他的眼睛显得更深幽了一些,看向他们的时候,甚至还飘过了一丝沉沉的阴霾。

    但,也只是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他再度抬起头来,看向祭坛下的祝煊: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低沉而霸气。

    让人有一种感觉,不管将来还要面对多大的困难,只要他还在,似乎一切都不用害怕。

    而南烟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一开始祝煊用了各种方法,步步紧逼,祝烽都显得那么平静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考虑跟祝煊交锋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他只用武人的办法来处理,刀剑之下出真理,只要用兵控制住了全场,祝煊就翻不起滔天大浪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虽然简单粗暴,但的确是最直接最有效的。

    似乎也感觉到了“大势已去”,祝煊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堆满了笑容,说道:“今日的祭祀已经圆满完成,臣弟如释重负,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还有什么要吩咐臣弟的吗?”

    这个人真的是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,好像刚刚的动荡,就只是为了训问祝烽一个答案,而不是兵变,更不是造反。

    毕竟在明面上他没有说一句反叛的话。

    这个人,精得像只狐狸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眼前已经控制了大局,但南烟的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安——祝煊这么精明,难道就真的止于此处?

    那之前祝成轩所说,鹤衣曾经为这一次的变故卜的那一卦,雷泽归妹,就没有应验了。

    会这么简单吗?

    祝烽低头看着祝煊,沉声道:“等回宫之后,再说朕要吩咐你做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拂袖:“起驾回宫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祭坛下,其他的官员全都齐刷刷的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南烟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祝烽的脸色也沉了下来,低头看着他们,说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!?”

    祭坛下的官员说道:“皇上,不管宁王要做什么,可臣等还是需要皇上给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心平公主手中的胎记,和她与倓国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再一提起,顿时又变得群情激昂了起来。

    官员们纷纷说道:“没错皇上,这件事没有解决,我们不能回宫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请给群臣,更给天下一个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心平公主到底是不是倓国的宗室之女。”

    “若心平公主,是倓国的宗室之女,那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烟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心中的不安,在这一刻完全变成了事实。

    相比起祝煊不成熟的兵变,这,其实才是他们今天最大的困局。

    心平的身世。

    直接关系着世人对祝烽的怀疑。

    他是一国之君,如果连他都——

    这一刻,原本阳光明媚,不知为什么,厚重的乌云突然在头顶聚集起来,好像一只阴黑的命运大手,压在了这个通天的祭坛之上。

    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祝烽的也再次变得阴暗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视线中稍现通明,但这个时候,仿佛又卷起了漫天黄沙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噩梦当中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撕裂般的痛从脑海深处传来,一瞬间蔓延至他的整个四肢五体,祝烽有些压抑不住的,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了一声低呼。

    而下面的大臣们,已经全部跪倒在地,对着他齐齐拜倒。

    一声一声的逼问——

    “皇上,请给天下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这时,那个搅乱了整个局面的满都大人也上前一步,他的脸上充满了急切,眼睛更是因为一种迫切的恳求而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倓国的宗室血脉,从来没有遗留在外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,只有一个!”

    “就是当年的塔娜公主,她已经失踪了三十多年了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南烟也慌了,指着他厉声道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就在她话音刚落,突然,身边掠过了一阵风。

    身后的一道人影如闪电一般,倏地一下就闪了过去,一眨眼的功夫,已经停在了满都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剑,一下子格在了满都的咽喉上。

    “让你闭嘴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