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这一刻,许妙音感觉到自己扶着的祝烽,全身滚烫,有一种紧贴着火焰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,赤红如血。

    即使再陌生的人,看到这个样子的祝烽,都会明白,那是杀戮的前兆。

    而熟悉的人,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对许妙音而言,以前那个残忍嗜杀的燕王祝烽,好像一下子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竟有些战栗。

    甚至,就连祭台下的人,看到这样的祝烽,一时间都屏住了呼吸,没有一个人再敢轻易的开口,生怕祝烽的怒火会燃烧到自己的身上,那只怕,会是尸骨无存的下场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大祀坛,死寂无声。

    但,祝烽的世界里,却是狂风呼啸,风沙漫天,几乎封闭了他的五识。

    在这荒乱的世界里,唯一一点的清明,就是眼前的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南烟……

    司南烟……

    她竟然——

    他握着双手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一刻,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,即使用尽全力想要握紧拳头,却连指尖都捏不紧。

    “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可是周围的人,都完全听不见,只有身边的许妙音听到,急忙大声道:“来人,皇上唤你们,来人!”

    祭台下的护卫立刻走上前去:“皇上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烽沉了一口气,道:“把她,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走到南烟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们犹豫了一下,却都出于直觉的没有下手,而是恭敬的说道:“贵妃娘娘,请跟我们下去。”

    南烟对着祝烽行了个礼,站起身来,转身便跟着他们要走。

    这时,祝煊眉头一拧,上前一步: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“祝煊!”

    祝烽的口气一沉,仿佛凝聚着雷霆万钧:“你今天管的事情,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朕的后宫之事,难道,你也要管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煊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虽然现在,他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下面,但他很清楚,连这个杀手锏都祭出来,却还是没有撼动祝烽分毫,今天这一场,自己是赢不了了。

    唯一庆幸的,只有自己还没有涉身其中。

    但,若再在这件事上僵持下去,只怕自己也要被牵连,那,就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咬了咬牙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祝烽脸色惨白,再抬头看向下面的这些群臣,眼中赤红如火焰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他才沉沉的出了一口气:“回——宫!”

    |

    北平,国公府。

    关上外面的大门,也将整个北平城甚嚣尘上的气氛隔绝在外,吴应求一路走回到书房,沉沉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,是他的儿子吴定,还有其他几个官员、门生。

    大家的脸色,都有些惶恐不定。

    毕竟,今天发生的事,实在太过骇人听闻,虽然最后,皇家的一桩丑闻秘辛暴露出来,结束了这一天,但每一个人的心里,总还有一点不安的情绪在涌动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隐隐的感觉得到,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安静了很久,吴应求终于长出了一口气:“唉!”

    “父亲——”

    一旁的吴定刚要说话,这时,外面传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是康妃吴菀身边的小太监小棋子来了。

    他走进来,拜了一拜,然后对着吴应求说道:“国公,康妃娘娘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,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康妃娘娘想要再进一步,取贵妃而代之,这件事,还望国公能鼎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什么事该查,什么事不该查,康妃娘娘说,还请国公三思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行了个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听了这些话,吴应求花白的眉毛拧得更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定在一旁说道:“父亲,妹妹的话也不无道理,这件事已经水落石出,父亲就不要再纠结。既然贵妃就要下马,那接下来,自然就是协助妹妹取的贵妃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几个官员、门生也纷纷说道:“是啊,国公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的话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也要考虑更进一步,今日宁王此举,虽然尚且能保他自己安然无恙,但日后皇上必然要跟他算账,国公可以考虑将他的权力——”

    他们正七嘴八舌的说着,吴应求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桌上的茶杯都震得差一点翻到。

    吴定愣了一下:“父亲?”

    “你们懂什么?!”

    吴应求站起身来,气得脸颊发红,说道:“争权夺利,争权夺利,我们是要争权夺利,但前提是,这个国家还在,这个大炎王朝还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是跟着高皇帝,一刀一剑打下大炎王朝的江山,这里的每一寸土地,都沾着老夫,还有当年那些战友的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绝对不能允许,江山,被倓国人图谋!”

    吴定他们几个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父亲,难道还在怀疑皇上的身世?”

    吴应求沉沉的出了一口气:“老夫能不怀疑吗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,皇帝已经迁都北平,我们跟倓国的距离,比以往任何一次,都要更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,如果皇帝的身上真的流淌着倓国人的血液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自己都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若是祝烽不知道,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现在这件事已经闹到了台面上,只怕祝烽自己都要怀疑,甚至要去查。

    一个皇帝,身体里流淌着两国皇族的血,那还得了?

    他,还能不能像过去,当燕王的时候一样,一心一意的扞卫炎国的疆土,一心一意的打击倓国人?

    只怕,被身份所困扰的他,在一些关键问题的选择上,就要发生偏差了。

    而皇帝,不是普通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普通的老百姓,甚至就连自己这样的王侯公卿,发生偏差,不过就是引发朝政的一些动荡,但皇帝发生偏差,那直接关系的,就是一国存亡了!

    不,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!

    吴应求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讳言,自己爱权,也无时无刻不想着争权夺利,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会在当初靖难之役的时候,选择能给自己带来更大利益的燕王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种种迹象却在告诉他们,祝烽的身体里,可能流淌着倓国人的血液。

    早知道,当初,就该彻底的支持文帝!

    只是现在,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老夫一定要查个清楚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