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937章 这,也是一个劫吗?
    这一场祭天大典,非常的混乱。

    虽然祭祀的过程倒是很顺利的完成了,但是之后发生的事,足以震惊天下,很快,这个消息就传得街知巷闻,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而在整个北平城沸腾的同时,御驾也回到了北平的皇宫。

    这,还是他们第一次,亲眼看到这座新建的皇宫。

    原本之前的燕王府,就是在北平城的最繁华的地带,扩建北平城,又营建皇宫的时候,就是以燕王府为基础,往周围扩建,所以回到这里,还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,谁也没有那个心情,去感受这种熟悉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时候,天色,已经黑了下来,之前原本还安排了宫廷晚宴,也完全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因为,祝烽一回到皇宫,就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陷入洪荒梦境的他,痛苦不已,即使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过来,为他施针灌药,都完全不管用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皇帝紧闭双眼,咬紧牙关,两只拳头捏得死劲,指关节都崩得发白,却始终无法从困住他的梦境中醒来。

    许妙音在旁边急得大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你们,到底有没有办法?!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几个太医束手无策,只能跪在地上:“请皇后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一个清静的声音:“皇后娘娘不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就像是天边吹来一阵清风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。

    是鹤衣,他慢慢的从外面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他,许妙音下意识的松了口气,急忙说道:“鹤衣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拜见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带着他走到皇帝的床榻边,说道:“皇上又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鹤衣低着头,看着床榻上痛苦不堪的祝烽,清朗的眉目也慢慢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妙音说道:“过去,皇上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病情,但,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鹤衣,有没有办法?”

    鹤衣没有说话,而是上前一步,牵过祝烽的手,给他诊脉。

    混乱的脉象,也的确让他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原本今天的一切,都已经够让人头疼,虽然他那一卦早就表明,今天这一劫是死中有生,司南烟是解这个劫的关键。

    但,他也的确没有想到,会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司南烟解了这个劫。

    可是这件事,也彻底的勾起了祝烽的心魔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不管他教给祝烽多少静心的法子,甚至,他也曾经试着忘记过去,但不管怎么样,祝烽仍旧被这个心魔所困扰,始终没有办法彻底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难道,还要再忘一次?

    “鹤衣?”

    许妙音的声音又在他身后响起:“你,能不能想办法?”

    鹤衣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转过身去,对着她俯首道:“皇后娘娘,在下可以想办法,让皇上先安定下来,但这个状况,外人解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能靠皇上自己——渡过。”

    “渡过?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听到这两个字,许妙音直觉的感到一点心悸。

    她望着鹤衣清朗的眉目,说道:“难道,对皇上来说,这,也是一个劫吗?”

    鹤衣的气息一沉。

    坦然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重复了一句:“大劫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许妙音一听,心都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鹤衣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床上的祝烽,说道:“皇后娘娘先去承乾宫那边看看魏王殿下吧,今天这件事,魏王殿下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,只怕接下来,还有一些事,会牵涉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微臣留在这里,为皇上,静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妙音回头看了看祝烽,心里也知道,连太医院的那一群太医都毫无办法,自己过去,也早就已经知道祝烽的情况,留在这里,也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于是轻声说道:“鹤衣大人,这一次,你一定要帮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迁都,很多大事都还没有定下来,宁王又趁机作乱——若皇上真的有什么万一,不仅是皇上,整个大炎王朝,就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点了点头,退出了祝烽的寝宫。

    走出去之后,大门立刻就关上了。

    而她一抬头,又看见叶诤站在外面,神情凝重,便走了过去:“外面的一切,都安顿好了吗?”

    叶诤立刻说道:“皇后娘娘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那边——”

    “微臣已经加派了人手,去守住了宁王的府邸。不过,现在没有皇上的手谕和指令,还不能对他有任何的行动,如果他要走,微臣只怕也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妙音的眉头也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,宁王的表现虽然很明显,但他也非常的狡猾,说话做事完全不露痕迹,根本没有办法给他定罪。

    而以他现在亲王尹京的身份,他们也不能随便对他动手。

    如果动手,只怕整个北平就乱了。

    许妙音只能说道:“本宫会通知世风,让他在北平城的四处加派人手,但,尽量不要跟宁王的人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叶诤沉沉的出了口气,道:“怕的就是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许妙音点头,正转身要走,叶诤突然又叫住了她,轻声说道:“皇后娘娘,微臣刚刚处理完那些事回来,还不知道贵妃,”说到这里,又迟疑了一下,道:“她,司南烟她——”

    许妙音回头看他,说道:“现在,还没有任何的旨意,要废黜她贵妃的封号。”

    叶诤的眼神在月下,显得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这,不是迟早的事吗?

    贵妃今天在大祀坛上,当着文武百官,那么多人的面,把这个罪责扛到了自己的肩上,这个“贵妃”,她怎么可能还做得下去?

    不要说继续当贵妃。

    只怕连那条命——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诤的冷汗都冒了出来,轻声说道:“皇后娘娘,这件事,还有转圜的余地吗?”

    许妙音说道:“只能等皇上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,会尽量拖延惩治她的时间,先将她打入冷宫,是为了给后宫,还有前朝的人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那,心平公主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让人先送到本宫的永和宫去了,”许妙音看了他一眼,道:“无论如何,本宫会保住她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