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939章 我的本心就是——你!
    南烟睁大眼睛,看清了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伤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黎不伤上前一步,一下子就走到了她的面前,低头看着他,那双狼一样的眼睛里透着说不出的沉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抬头看着他,一时间有点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虽然白天在大祀坛的时候,已经看到了这个孩子长大的模样,但这个时候,他站在自己的面前,离自己那么近,低头看着自己,两个人近在咫尺的距离,她才真的看清了他。

    这孩子……真的长大了。

    眉宇间的稚气褪得一丝不剩,甚至连少年气都不剩多少,而只有一种钢铁般的坚毅感,加上那双狼一样的眼睛,在这样的月色下看着他,南烟莫名有一种——

    看着一头孤狼,闯入自己房中的错觉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但立刻,心里就升起了一丝好笑的情绪,自己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这是黎不伤啊。

    这是过去那么亲近自己,自己也把他当弟弟的黎不伤,虽然以前相处的时间不多,他又整整离开了自己两年,但,她相信两个人的感情还是不会改变的。

    就像今天在大祀坛,那么危急的时候,自己一开口,他就帮自己动手了。

    于是,微笑着说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可是,黎不伤的脸上却没有什么笑容,他只是紧皱着眉头,低头看着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值得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,他也来这样质问自己。

    南烟这一天,已经被太多的人质问,这个时候,只觉得满心疲惫,她叹了口气,转身走回到桌边坐下,轻声说道:“为什么你也要来问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问?”

    黎不伤一步一步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身上那种煞人气息,一瞬间就讲整个房子都充满了。

    而南烟,只觉得他是为了自己心疼,毕竟这个弟弟已经没有任何亲人,他曾经那么亲近自己,也是把自己当姐姐看待的吧,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,他也会为自己不平。

    南烟抬起头来,看着他,轻声说道:“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这样做,我这样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黎不伤的眼睛里,光芒骤闪,好像有说不出的东西在他的身体里膨胀着,剧烈的涌动。

    南烟看着他这个样子,轻叹了口气,说道:“对了,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?这里可是冷宫,你身为锦衣卫,不能到这里来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黎不伤沉默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要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也阻止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样的口气,南烟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其实,看到他的一瞬间,她是有些意外,但,一想到他白天展示出来的身手也就知道,他要去到这宫里的任何地方,应该也是没有人能阻拦他的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没有人发现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南烟想着,伸手指了一下旁边的凳子,说道:“那你坐下来,让我好好的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黎不伤又沉默了一下,将那凳子拉过来,坐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两个人借着一盏微弱的烛火,都在打量着暌违已久的彼此。
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你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黎不伤的脸色又是一沉:“我,本来就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小呢?”

    想到过去的他,南烟忍不住微笑着,伸手比划了一下:“以前,你还只有这么高呢,又黑,又瘦,虽然我们相遇的时候,你已经快十六岁了,但那时,我还一直以为,你只有十一二岁呢。”

    黎不伤闭紧了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南烟笑道:“没想到,才两年的时间,你的变化就这么大。如果你不跟我说,只是这样相对着,我一定不敢相信,你就是当年的不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黎不伤抬头看着她:“但,你还是当年的南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被他说得一愣。

    却又苦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当年的自己,还不过是个尚宝女官,甚至,还是奴籍,跟在祝烽祝烽的身边,也是朝不保夕,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而这两年的时间,自己做了他的妃子,生下了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经历了后宫中,那么多的变化。

    经历了南北战事,那么多的变故。

    现在,又变成了朝不保夕。

    她说着,脸上不由得浮起了一阵苦笑,轻轻的说道:“说起来,怎么好像一个轮回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回到原点了。”

    黎不伤看着她憔悴的模样,更回想起今天在大祀坛上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胸口原本就一直涌动着的那股激荡,这个时候更是有些难以抑制,他那双狼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南烟,突然说道:“你,为什么不等我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听到这句莫名其妙的话,让南烟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蓦地看见烛光下,黎不伤的眼睛有些微微的发红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等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愣了一下,才恍惚的想起,两年前,他曾经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——

    “南烟,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两年,最多两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长大,而且,变得有用起来。我不会让人欺负你,皇帝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,两年过去了,他还记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的烛光摇曳了一下,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是烛心,要没入蜡油里了。

    南烟起身走过去,用一根簪子挑了一下烛心,等烛光又亮了起来,然后轻声说道:“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?不管你变成什么样,都应该是要为了自己,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的本心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黎不伤突然站起身来,猛地朝她走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南烟一回头,就看到他逼近到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两个人,几乎要贴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那种被狼紧盯着,甚至当成猎物的感觉,一下子又涌上了南烟的心头。

    她的心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要对她做什么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