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942章 取一个人的命!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他在我身上的手段,还不止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冉小玉急忙问道:“还有?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在燕王府的时候,出现的那块鹿肉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

    冉小玉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,但说完之后,突然又凝神想了一下,顿时睁大了双眼: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康妃吗?”

    “其实,当时我把康妃和宁妃叫来,让他们吃鹿肉和奶汤蒲菜的时候,就发现吴菀的表现有点奇怪,不像是她做的。她之前对我下手,表现不会那么坦然,那么理直气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,她也没有那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怀疑是成国公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看来,我们还真的错怪她和成国公,这件事是宁王做的。正是因为这件事之后,我开始怀疑成国公,所以,当皇上要离开北平,让我选择落脚的行宫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的,就选择了金楼别苑。”

    “金楼别苑……”

    冉小玉皱紧了眉头,轻声说道:“他这样做的意义何在呢?”

    南烟说道:“我想,金楼别苑的事,应该是他跟倓国的人勾结所致,最主要的,是帮助蒙克和阿日斯兰除掉北蠡王阿希格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即使如此,他也并非完全无利可图。”

    “那,他得到了什么利益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们,将所有的注意力,怀疑的目标,都放到了成国公身上。”

    南烟说着,眼中闪过了一丝阴霾,道:“等我们回到金陵之后,就出现了魏王反诗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冉小玉瞪大了眼睛:“难道,是他?”

    南烟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那个时候,为了查出幕后主使者,我把进出承乾宫的人的名册都拿来查看过,当时,我注意到的,只有成国公,但现在我才想起来,名册上,其实还有他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当时,从鹤城一路回来,我们都在怀疑成国公,把注意力都放到了他身上,而完全忽略了宁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冉小玉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说到底,她自己也并非一个单纯的人,而且,跟着南烟在后宫混了那么久,早就见识了人心的险恶,但是,她也真的没有料到,居然会有一个人,有这么深的城府,这么深的心机。

    这一步步,一招招,让他们无从查证。

    却又让他们,不知不觉的,跟着他的安排走下去。

    她喃喃道:“这个人,太可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说到这里,也不由得握紧了双手,说道:“更可怕的是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真面目,隐藏得那么好,几乎让人从来没有怀疑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这样,皇上,也不会对他疏于防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道,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有了这样的野心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!”

    冉小玉倒是清醒得很快,她说道:“这个人的手段这么阴险狡诈,如果他真的要出手,娘娘你的确是会有危险的。这些天,我一定会寸步不离的保护你,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!”

    南烟抬头看了她一眼,疲倦的脸上也浮起了一丝笑容:“嗯。”

    |

    北平的气氛,紧绷得就像一根拉到极限的弦。

    即使宫外什么都不知道的平民老百姓,也从北平城中各个关卡增派的守卫感觉得到,一股风雨欲来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皇帝,已经两天没有上朝了。

    可是,据说皇帝是非常勤政的,过去在金陵的时候,几乎很少懈怠,甚至连过年的时候,文武百官都休假了,他也会自己到御书房处理政务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迁都之后,他从大祀坛祭天大殿完毕,回到宫中,就一直没有再出过自己的寝宫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传闻,皇上病危。

    大炎王朝,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形下,所有的人也都惴惴不安了起来。

    即使在南烟他们的口中,狡猾如狐狸的宁王祝煊,在看着窗外的夜色,神情也比之前凝重得多。

    手里拿着一杯酒。

    这杯酒是在炉子上温好的,可是他端在手里,却一直没有喝,等回过神来,酒已经完全冷了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个温润又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王爷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祝煊回头一看。

    是简若丞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祝煊将酒杯放回到桌上,简若丞走过来,看了看那杯已经冰冷的酒,然后说道:“王爷也有决定不了的事吗?”

    祝煊说道:“本王要决定事情,从来不是一拍脑门就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任何一个决定之前,都需要对彼此的了解,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那王爷现在,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简若丞的眼中精光闪烁,然后说道:“可是,据在下所知,宫中已经完全的封闭了起来,皇帝的寝宫除了皇后和鹤衣等少数几个人,没有人能再进出,皇帝的消息,也彻底的断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本王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许世风,应该也得到了皇后的手谕,让他在北平各个关卡加派人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说一些本王不知道的吗?”

    简若丞看了他一会儿,说道:“在下能说的就是,王爷现在唯一的一条路,就是赶紧退出北平,回到封地。”

    祝煊的眉头一拧:“走?本王是亲王尹京,一走,就什么都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但留下来,又能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进不了宫,不知道皇帝还有什么手段对付你;也没有办法跟许世风的大军抗衡。”

    简若丞神情凝重,说道:“你必须得走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,说得相当诚恳。

    也的确,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祝煊留在北平,却不能行动,就好像一头老虎被关进了牢笼,等到祝烽那头更强悍的老虎清醒过来,他就彻底无望了。

    但想到这里,祝煊又咬紧了牙。

    “就算要走,在走之前,本王,也要取一个人的命,再走!”

    简若丞的目光一闪:“你是说——”

    祝煊一字一字道:“司——南——烟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