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“听说,是高皇帝下的令,让他失去了以前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高皇帝下令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祝烽过去失去那段记忆,并不是意外或者病症,而是高皇帝有意为之,他要让祝烽忘记过去发生过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是什么事呢?

    有什么事能够让一个父亲,对自己的儿子像那样的很少,宁可让他失去所有的记忆,变成一个没有安全感,甚至整日惶恐不定的人,置身在这样暗潮汹涌,危机四伏的宫中。

    而之前叶诤还说过,高皇帝并不待见祝烽。

    是否,也跟这件事有关?

    南烟皱着眉头,沉思了好一会儿,然后看向秦若澜问道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若澜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,即使映着橘红色的烛光,她的脸色依然有一种过分的苍白。

    眸子清冷,淡淡的说道:“我知道的,就是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也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原来,她也并不知道当初的真相。

    还以为可以从她这里找到什么线索,但现在看来,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不过她寻究疑惑的那一眼,却像是刺到了秦若兰的软肋。

    她突然露出了生气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看着我,是不是想说我,也不过如此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我要告诉你,他最痛苦的那一段时间,是我在他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是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南烟沉默着,没说话。

    若是在过去,秦若澜总是借着自己知晓住方的过去,对着她冷嘲热讽,两个人还在“争宠”的时候,她说不定还真的会尖酸她一句——

    原来,你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她没有这个心情。

    她和秦若澜之间那点争风吃醋,相比起祝烽和现在的大局,就像是大象比之蚂蚁的触角。

    相比起计较,谁爱谁,谁不爱谁。

    或者,谁在祝烽这一生中更重要,更特别。

    她现在更愿意计较,经历这一次之后,祝烽应该如何才能痊愈;而这个大炎王朝,能否经历这一次考验?

    要知道,缔造盛世,不仅仅是身为皇帝的祝烽才有的梦想,也是自己这个贵妃的梦想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特不特别都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他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觉得现在还要纠结,谁对他更特别,谁对他更重要这种问题,你大可继续去纠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我,我只想做好我自己,做我自己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我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近乎冷漠的话语,秦若澜的脸上像是被人抽了一下似的,骤然从苍白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扶着桌沿站起身来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南烟原本还想提醒她带着自己的烛台。

    不过,门一推开,就发现外面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淡淡的晨光,透过天际厚重的云层洒下来,给人一种很单薄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样的黑暗,要多久,才能被光明冲淡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需要多久,才能迎来真正的光明。

    |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的祝烽,也陷落在一片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只是,这片黑暗,是许多年前的。

    那是一段已经被尘封的回忆,明明已经寻找不到,却不知为何,这个时候在黑暗中慢慢的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时候的他,眼前也是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听,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低沉而浑厚,问道:“烽儿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黑暗中另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:“回禀皇上,燕王殿下这状况,只怕是心魔作祟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心魔?!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是想要跟朕说,在这皇城当中,朕的龙威之下,还有魔怪作祟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,在这皇城当中,皇上的龙威之下,没有魔威胆敢作祟,可是燕王殿下心中的心魔,却是谁也驱散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自己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传来了一阵沉重的喘息声,像是一个人有些压抑不住暴躁的情绪,过了许久,他又说道:“那他到底有什么心魔?他已经回到朕的身边了,也贵为燕王,将来甚至有可能继承大统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个天之骄子,他还‘需要’有什么心魔?!”

    这句话既蛮横又霸道。

    对方那个人似乎也沉默了下来,过了许久才说道:“人心有缺,才会生魔。燕王殿下,现在的确是天之骄子,什么都不缺,但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

    最后没说完的话,似乎又触到了人心中的软肋。

    他粗暴的打断了那个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要让全天下的人知道,朕如此器重的儿子,竟然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嗜血狂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丢不起这个脸,皇家更丢不起这个脸!”

    对方沉吟了许久,沉声说道:“燕王殿下现在还小,心智亦不成熟,如果他长大了,或许可以想办法化解;但,凭现在的他,是无法抗衡自己的心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皇上不愿意让人知道,那唯一的办法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让他忘记自己心中的缺失。”

    “说清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忘记自己的过去,忘记自己现在拥有的,也就忘记自己曾经失去的,这样一来,他的心魔也就无法再作祟。”

    空气中明显出现了一阵低压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许久:“这,可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唯一的办法,皇上也不希望,燕王成为一个嗜血狂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尤其从她年纪这么小,就展现出了那么高的领兵天赋来看,皇上是有心让他接掌军权的,对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气息又是一沉,却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那,为了不让他成为为患世间的祸害,这是唯一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么做也有一个隐患,那就是,他永远意识不到自己的心魔所在,也有可能永远无法化解这个心魔。”

    又沉默了许久,终于听到那个人长叹一口气,深深的说道:“好吧,让他忘记吧。”

    好吧,让他忘记吧……

    让他忘记吧……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最深的梦魇,一层一层的从幽暗的梦境中传来。

    祝烽咬紧牙关,用力的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因为此刻,他好像又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说——

    “只能,让他忘记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