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皇上……

    皇上……皇上……

    南烟猛地从昏睡当中惊醒过来,睁大眼睛,下意识的就要喊:“皇——”

    可是,刚喊出一个字,就感觉颈项传来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声音也完全沙哑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时,身边立刻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,轻声说道:“娘娘,娘娘你可千万不要乱动,也不要说话,你的脖子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?”

    南烟愕然的转头一看,竟然是彤云姑姑守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里是——

    她急忙举目四望,才发现,自己又回到了冷宫,自己的房间里,此刻正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而一清醒过来,脖子上就传来一阵说不出的钝痛,她原本半撑起身子,这个时候全身绵软的感觉又涌了上来,差一点跌回去,幸好彤云姑姑伸手扶住了她,将软绵绵的枕头垫在她的身下,让她半靠半坐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真的说不出话来,只能勉强发出一些气息。

    幸好彤云姑姑明白她要问什么,急忙说道:“出了事之后,皇后娘娘和鹤衣大人立刻命人把娘娘送回冷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天亮了,而且宫中发生的一些事,可能也被外人知道,朝中一些官员,还有后宫其他的娘娘们,他们都在闹,要来看望皇上。皇后娘娘担心,如果被他们发现娘娘自己跑出冷宫,只怕你要受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自己是因为担心祝烽,也实在顾不得其他,才让冉小玉带着自己偷偷的出了冷宫去了祝烽的寝宫。

    但想来,也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被人发现,一个本该在冷宫的妃子自己跑出来,按照宫规,是要受罚的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自己就真的把把柄给别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还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急切的抓住彤云姑姑的手臂,眼神焦急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虽然说不出话来,但彤云姑姑当然也知道,现在她担心的,只有一个人——

    “皇上他,暂时安定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没事了?

    彤云姑姑的眉宇间却又浮现着一丝忧虑,轻轻的说道:“不过,在那之后,皇后又关闭了寝宫,只有鹤衣大人,叶诤大人,少数几个人还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鹤衣大人让奴婢转告贵妃娘娘,皇上的事,他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只是,贵妃娘娘,可能要有一点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南烟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理准备?什么意思?

    对上她疑惑的,追问的眼神,彤云姑姑摇了摇头,说道:“鹤衣大人只说了这些,其他的,就没有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南烟想到之前,秦若澜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祝烽曾经失去过一段记忆,而且,是高皇帝下的手。

    她回想起自己昏迷前见到的祝烽,顿时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自己见到的,好像已经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头野兽,一个失血的恶鬼修罗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高皇帝当初要下手,让自己的儿子失去记忆的原因吗?

    因为这,就是他陷入疯狂的样子?

    南烟靠坐在床头,闭上眼睛,再回想起那个画面,似乎也能明白一些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自己,如果有一天,自己的心平因为一些变故,变得嗜血残杀,自己也不会就这样袖手旁观的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顿时,颈项间又传来一阵钝痛,痛得她叫都叫不出来。

    彤云姑姑急忙说道:“贵妃娘娘,你的脖子受了伤,可千万不要乱动,也不要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额头上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刚刚奴婢看了一下,只差一分,娘娘的颈骨就要被拧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“幸好鹤衣大人及时出手。”

    南烟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只抬起虚软的手,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纤细的脖子。

    她自己是看不到,她的脖子上还留着几道指痕淤青,布在白皙的颈项上,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,即使没有看到当时发生的情形,也能知道她经历了怎样的险恶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谁让自己,是贵妃,是皇帝的女人呢。

    站在他的身边,享受了贵妃的荣华富贵,自然就不可能像普通的女人一样每天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她只希望,他能平安。

    这时,南烟突然又想起了冉小玉,她急忙抓着彤云姑姑的手:“小……玉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娘娘是问小玉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她,伤得有点重,叶诤大人让人送到他府上去养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伤得有点重?

    一听这话,南烟的心都被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想起祝烽那重重的一拳,将冉小玉打得口吐鲜血的样子。

    急切的揪着彤云姑姑的衣袖:“她——”

    “肩胛的骨头裂了。不过,叶诤大人说了,他会请北平最好的大夫来为她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放心,奴婢不会骗你,小玉还活得好好的,那种伤虽然很吃苦头,但真的不会危及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彤云姑姑再三保证,南烟才垂下眉眼。

    心里,还是难过。

    都是因为自己。

    “娘娘不要难过了,”彤云姑姑伸手覆在她的冰冷的手背上,说道:“只要娘娘没事,小玉就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,只希望皇上能早一点痊愈,早一点,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,早一点,把娘娘接出去。”

    |

    寝宫中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已经是大天亮,但因为这里门窗紧闭,阳光一点都照不进来,反倒透着一种深夜的幽黑。

    只有几盏烛火,摆成奇异的形状。

    烛火摇曳,照在祝烽苍白如纸的脸上,更给他清晰的轮廓,增添了几分锋利感。

    许妙音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她身上还带着伤,口角的血也还没擦干净,就对着鹤衣说道:“真的要这样,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鹤衣的眼睛在烛光中,也显得格外的幽深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高皇帝当年给皇上用的药,叫做‘太上忘情’,原本,是可以一直克制皇上的心魔的,达到一种平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,这种平衡被打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心魔控制皇上,就是再让他‘忘情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第三种选择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