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953章 两个人单独相处
    南烟听了这话,蓦地一惊。

    睁大眼睛看着他:“你说,皇上从来没有宠幸过凤姝?”

    祝煊冷冷的看了她一眼:“这种事,难道你们在后宫中,都没有探知到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,南烟还真的没有探知到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那段时间祝烽非常的宠爱凤姝,对自己,对后宫的人全都冷漠不已,甚至,要将心平从自己的身边夺走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是真的以为,祝烽变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,他移情别恋了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原来他真的是被祝煊,还有凤姝他们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控制,但即使被控制,他也没有去宠幸过凤姝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她微蹙眉头,喃喃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哼,本王也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祝煊说到这里,口气更冷冽了一些:“他明明已经受了控制,也给了本王亲王尹京的权力,更对凤姝宠爱有加,可是,却始终不肯碰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好像,潜意识里一直在坚持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有的时候,还会出现摇摆不定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祝煊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吓人,不知道是在跟南烟说这件事,还是在泄心头之愤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道:“为了这一天,我们精心谋划了那么久。甚至,本王知道他是个意志如铁的人,寻常人喝那种茶,只要一次,就会卸下心防,而本王让他整整喝了一个多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还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本凤姝对自己的体内的异香是非常有信心的,这种事,她也可以做得天衣无缝,毫无痕迹,但就因为他一直不肯碰她,所以让她也心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烟听到这里,又皱了一下眉头:“那她,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祝煊道:“她自己喝下那种茶,加剧体内的异香,想要一举得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有这个时候,旁人才有可能闻到她身上的那种香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南烟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难怪,他们始终查不到凤姝的任何把柄,而在那一次之后,祝成轩说,在她的身上闻到过一种诡异的香味。

    原来,是这样。

    可是,她真的有些茫然,没想到这么久以来,不管被控制成了什么样,甚至给了宁王亲王尹京的机会,也差一点将心平从自己的身边夺走,但祝烽始终没有真正的碰过凤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南烟也不知道自己是想哭,还是想笑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也不管,他们的面前,还有多少艰难险阻。

    她知道,祝烽不是真的会抛下她的人,他比她想的,要更坚强得多。

    那么,哪怕将来还有更大的风浪在前方,她也坚信,他们可以闯过去,因为,他们是这样的司南烟,和这样的祝烽!

    祝煊冷冷的看着她微微闪烁的眼神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说道:“好了,该问的你也问了,该说的本王也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,就请贵妃娘娘好好的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然你在冷宫,应该没有多少人会顾得上你,他们也不会那么快发现你不见了,但本王还是想早一点回到自己的封地。明天一早,我们就要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要在半路上受伤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,可不想对人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南烟的眉心微微一蹙——什么叫,对人不好交代?

    自从自己醒来之后,他已经说了两次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——

    正想着,祝煊转过头去,目光一闪,对着门口出现的人影道:“我就说嘛,人都到了这里,你不应该还不出现啊。”

    南烟一抬头。

    只见原本紧闭的大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,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面色沉凝,目光肃然。

    是,简若丞!

    南烟的心顿时沉了一下,而祝煊已经微笑着走过去,说道:“若丞啊,你不应该这么慢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若丞的气息轻得让人几不可闻,好像生怕惊到了谁似得,但开口的时候,声音却异常的低沉,听起来几乎不像他本人的声音:“王爷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把她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目光闪烁着,像是想要往里看,却又不敢看似得。

    祝煊微微得意的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说道:“本王说过了,取一个人的性命,又不一定是要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她弄到自己的身边,让她的性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,不也一样是取人性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,可要比杀一个人,有用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伸手拍了拍简若丞的肩膀,说道:“你,难道不想见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不想见她,这些日子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简若丞第一次粗暴的打断了别人说话,而祝煊也丝毫没有被僭越的怒意,反倒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一些,说道:“好,本王不说,本王也不在这里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说什么,趁着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,尽量说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侧身走出了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他一离开,这个地方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南烟勉强靠坐在床头,但这个时候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只看着简若丞那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像是想要进来,又怕进来。

    犹豫了好一会儿,他终于还是迈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然后,一步一步的走到床前,低着头道:“贵妃娘娘……没有受伤吧?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眼睛还是低垂着。

    从出现到现在说第一句话,他一直没有与南烟对视过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在躲闪。

    而南烟则直直的看着那双无比熟悉的温润的眼睛,过了许久,才轻声说道:“简二公子在这里,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,其实讽刺得很。

    但她说这句话,却自己都能尝到各种苦涩的滋味,简若丞,就更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说道:“无所谓好,也无所谓不好。”

    南烟的鼻子一酸,说道:“既然如此不知所谓,那简二公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