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天色微暗。

    当暮色降临,最近的北平城慢慢沉入暗夜当中的时候,鹤衣出宫来,到了北镇抚司。

    随着“吱呀”一声悠长而嘶哑的声音,北镇抚司的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他慢慢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两边的岗哨自然也看见了他,但因为是中书省左丞,加上祝烽训练锦衣卫,鹤衣一直参与其中,他们对这位左丞大人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这时,三个人走上来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锦衣卫,但这三个人的衣着明显和周围的锦衣卫有所不同,他们的衣裳是紫色,并且胸口和袖口有麒麟的图案。

    立刻,一个衣着工整的指挥使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鹤衣知道,他们是锦衣卫四大指挥使。

    但现在,只来了三个。

    “鹤衣大人。”

    鹤衣点了点头,看了一下周围,然后说道:“本官是来传令,让你们去执行一项任务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一番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年纪最大,也不过三十出头的锦衣卫指挥使上前一步,抬手道:“鹤衣大人知道我们的规矩,请先出示皇上的手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鹤衣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皇上的手谕,本官暂时没有。”

    立刻,三个人的神情变得微妙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人又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请鹤衣大人回去找皇上,拿了手谕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两个人也说道:“没有皇上的手谕和圣旨,我们任何命令都不会听从,任何任务也不会执行。”

    鹤衣的眉头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当然也知道北镇抚司的这一批锦衣卫,除了皇帝的命令他们会听从,其他任何人,任何机构的话,他们都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这,自然可以保证他们绝对的忠诚。

    但眼下的情况——

    鹤衣心里忍不住苦笑,这大概是自信心爆棚的祝烽从来没有想过的情况吧。

    鹤衣微笑着说道:“本官当然知道你们的情况,本官的手中也没有皇上的圣旨和手谕,但本官让你们执行的任务,却是现在必须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人又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说道:“若鹤衣大人坚持,那等我等面见皇上之后,再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鹤衣立刻说道:“现在,你们不能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也不会见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年纪比较轻的指挥使皱起了眉头:“鹤衣大人,皇上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宫中的事,不是你们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鹤衣这么说,他们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人便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只能请鹤衣大人见谅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身为锦衣卫,所受的第一项训练就是绝对的服从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了皇上,谁的话我们都不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斩钉截铁的话,鹤衣便也不再勉强,只微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吧,你们有自己的规矩,本官也就不多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抬头看了看周围:“黎不伤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只有你们三个人?”

    一提起黎不伤,那个中年人的神情变得更严重了起来,说道:“这件事我们正想向皇上禀报,自从那天大祀坛回来之后,黎不伤的行踪就变得奇怪了起来,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见到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鹤衣听了倒是毫不意外,只轻轻的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又说道:“那天他在大祀坛上自作主张的行动,原本是该治罪的,但因为皇上这些天一直没有命令来北镇抚司,所以我们也就暂且按下没管,没想到——”

    鹤衣微笑着说道:“他执行别的任务去了,你们可以暂时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任务?”

    三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:“只有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鹤衣说道:“这项任务,只能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面面相觑,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而鹤衣微笑着说道:“好了,没事了,本官也该回去了,这些日子皇上不会再有命令到北镇抚司来,管好你们的下属,不可滋扰生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一起对他行礼,鹤衣摆了摆手,转身离开了北镇抚司。

    |

    南烟跟着祝煊他们上了路。

    按照身份来说,自己是个受宠被打入冷宫的贵妃,到祝煊这里,也不过是个被劫持的人质,原本待遇应该好不了。

    但因为有简若丞在,祝煊对她非常的客气。

    甚至连跑路的时候坐的马车,都是非常舒服的,想来是担心路上的颠簸,让她脖子上的伤加重。

    此刻,南烟坐在宽大的马车里,对面还坐着一个简若丞。

    看着窗外的风景,简若丞可以轻而易举的指着外面的山水,告诉她这个地方有什么传说,那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如何。

    他的博学多才,当然不止在处理政事和谋划心机上。

    若不是考虑到自己现在的情况,他真的是一个合格的旅伴,这也的确是一趟游山玩水,最好的旅途。

    但南烟不可能有心情去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凝重,一直到他们的马车到了一个渡口,然后上了一艘船。

    船不大,但看得到,这里来接应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等走到甲板上,南烟转头问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简若丞: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长清城。”

    “长清城?”

    听起来有一点陌生,但似乎,宁王府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其实,被他们劫持了之后,去到什么地方,对她而言意义真的不大,只是,她的心里有些淡淡的不安。

    已经两天了,竟然真的没有人来救自己。

    他们不来救自己,是因为不知道是宁王下的手,还是——

    他们现在,无暇顾及自己?

    如果是后者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祝烽,真的出了什么大事了!

    越想,她的眉头皱得越紧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眼前黑影一晃,一只温热的手伸到自己的眼前,轻轻的揉弄了一下自己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不要皱眉头。”

    南烟愣了一下,抬起头来,却见是简若丞。

    他似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做了那个动作,看着南烟,眼中还有些淡淡的迷茫似得,轻声说道:“我在这里,你不用担心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